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23日晚間舉行造勢晚會,現場民眾熱情揮舞著國旗。(圖/記者葉政勳攝,2018.11.23)2
▲只有多數選民願意回到最基本的信念來要求政客,選舉才能成為人民馴化政權的工具。(圖/記者葉政勳攝,2018.11.23)

總統選舉,是台灣社會的魔戒!
現任總統要選、前行政院長要選、前立法院長要選、上任不到五個月的北高市長都想選。
現在就連兩位台灣首富,也為了總統選舉開撕,一個拼命選,一個拼命擋。

不只如此,前幾任總統們也無法忘情:保外就醫那位的天天罵、輸掉政權的也天天對外放話、該退不退,完全忘了所屬政黨會失去政權,都是因為他們。台灣目前整個政壇明來暗去、刀光劍影。選舉讓這些人都成了搶魔戒的咕盧(guru)。

個人斯文掃地也就算了,為了要贏,這群人把整個社會最基本的遊戲規則都改寫了!現任總統跟她的前行政院長大打出手,幾乎把民進黨打散,全黨高層開了三個月會,還是連怎麼初選都搞不定,他們不知道,從黨外年代就一路死忠的支持者們,這現在這種狀況有多麼傷心。

▲ 民進黨高層開了三個月會,還是連怎麼初選都搞不定。(合成圖/翻攝自當事人臉書)
▲ 民進黨高層開了三個月會,還是連怎麼初選都搞不定。(圖/NOWnews資料照)

國民黨也沒比較好,為了贏毫無原則可言。韓國瑜民調高,就徵召他,愛什麼就給什麼;看韓流稍退就想解套、看反同選票多,就自動逞罰自主投票立委。標準見風轉舵,完全看不出政黨理想與性格在哪?把總統初選辦得像選秀會,天天有新招。真心希望國民黨變身再造的藍粉們,應該也徹底失望了。

所有人都去忙選舉了,然後呢?國家誰來顧?

中美貿易戰成為全球關注焦點,在中國大陸心急如焚的台商們,能找到自己選出來的政府一起想辦法嗎?不行!總統忙選舉,行政院長忙著在僅剩任期裡拼命安插自己人馬,連事務官都在休息,等著明年變天。反正可能又要大風吹了,誰肯主動做事?

全世界最詭異的雙首長制在台灣,內政上總統除了任命權外,無權無責;行政院長又形同魁儡,想做事也做不來。但就是沒有任何政黨願意解決這種憲政危機,未來選上了,當然也要享受得來不易的權力,任憑這奇怪的機制一直讓國家空轉。

選舉能解決政策問題嗎?

我們的國土政策,讓城市有高空屋率,以及買不起的高房價;鄉村裡有全世界最高價的農地,卻有最便宜的土地租稅負擔率,現在還讓違建工廠直接合法。

▲上班族低薪凍漲20年,國土政策卻放任城市有高空屋率,還有民眾買不起的高房價。(圖/NOWnews資料照)
▲上班族低薪凍漲20年,國土政策卻放任城市有高空屋率,還有民眾買不起的高房價。(圖/NOWnews資料照)

我們的新生兒出生率全球最低,大學生人口比率全球最高。但大學入學方案,每年一改,越改,越多人反對。

我們的能源吃緊,創新企業的生存環境差,上班族低薪凍漲20年。老人長照政策,又到底該怎麼走?抱歉,除了「獨立」跟「發大財」,通通沒有人要談。

我們不是想唱衰台灣,台灣真的一點都不差。但沒有一個社會能夠忍受長期紛擾,偏偏我們忍受了20年。而這次選舉撕裂的嚴重程度,有可能讓台灣付出慘痛代價,難道人民真的一點都沒有辦法去改變這現象嗎?

選舉是必要之惡,但也是逼政客現形的好機會。

選票可以迫使想戴上權力魔戒的政治人物們,努力討好選民。你讓他發現「拿對岸恐嚇」有效,他就跟你說民主人權意識形態;發現人民只在乎經濟,他就滿口發大財。

▲政客發現人民只在乎經濟,就滿口「發大財」。(圖/記者郭俊暉攝)
▲政客發現人民只在乎經濟,就滿口「發大財」。(圖/記者郭俊暉攝)

選舉可以看懂很多人。選民也應透過選舉想一想;兩黨黨員更該想想,為何自己的政黨淪落至此?而選民也該問問自己,因為政客們覺得「隨便來都可行」的背後,不就是選民的縱容嗎?

我們呼籲台灣選民對政客們表態:請遵守遊戲規則、重視公共政策。

競爭終究有輸贏,一定會有人贏得魔戒成為下任總統。所以除了輸贏,我們更該關心,贏家是不是真的靠政策說服人民,提出願景來贏,而不是大家現在擔心的,比「不爛」的人贏!?

民主,是一點一滴的權力馴化過程。只有多數台灣選民願意回到最基本的信念來要求政客,選舉才能成為人民馴化政權的工具。

多希望選舉能是台灣的驕傲,而不是付出沉痛代價的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