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阿拉丁》(圖/迪士尼影業)
▲2019年《阿拉丁》(圖/迪士尼影業)

文:雀雀

一九六八年出生、自青少年時期就已經是校園風雲人物的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八○至九○年代初期擔任過知名嘻哈饒舌樂團的主唱。歌手出身也少年得志的他卻沒有謹慎理財,以致於一度瀕臨破產。而讓他翻身的,便是一份與美國國家廣播公司的演員合約。這間公司運用其知名度而量身訂做的情境喜劇「新鮮王子妙事多」既成功也讓史密斯展開了演員生涯。一九九五年,他與馬汀勞倫斯主演的動作片《絕地戰警》則是踏入影壇的首部熱作。

《絕地戰警》是一部動作喜劇片,描述兩位邁阿密非裔警員搭擋為了調查百萬價值毒品案件所觸發一連串事件,威爾史密斯與馬汀勞倫斯憑此片獲得MT 電影獎最佳銀幕組合提名。接著,《ID 星際終結者》裡他所詮釋的勇敢戰鬥機飛行員一角為他建立起斐然英雄形象,緊接著在《MIB星際戰警》威爾史密斯與湯米李瓊斯所詮釋的「J探員」與「 探員」的搭擋情誼更深植人心,也就是一連在這兩部電影的大大成功,讓史密斯一舉晉身成為好萊塢票房明星。

▲1997年《MIB星際戰警》(圖/哥倫比亞三星影片)
▲1997年《MIB星際戰警》(圖/哥倫比亞三星影片)

史密斯在一九九八年參演的間諜驚悚片《全民公敵》中擔任一位具有查案能力的律師,其涉入美國國家安全局的暗殺國會議員事件,是史密斯的闇黑系沈重電影代表作之一。當年這部電影與《七夜怪談》在台灣皆創造出破億台幣的高票房紀錄。

▲1999年《全民公敵》(圖/博偉電影)
▲1999年《全民公敵》(圖/博偉電影)

二十一世紀初,威爾史密斯開始顧念及非裔人士的處境以及企圖向世人宣告關於同胞的榮耀,先是《重返榮耀》讓他受到有色人種促進協會形象獎電影優秀演員的提名;二○○一年的《威爾史密斯之叱吒風雲》更讓他一舉入圍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提名。片中他飾演傳奇人物拳王阿里,聚焦在這位有生之年即盡享名聲榮光的角色其拳擊生涯的黃金十年,他榮登世界拳王寶座卻改名並信奉回教,並堅持拒絕參與越戰,與世相違的行逕讓他人生跌落谷底,到了一九七四年才以三十二歲高齡再度向世界宣戰,挑戰拳王桂冠。

二○○四年的科幻電影《機械公敵》中史密斯擔任主角兼製片人角色,片中他飾演一個曾被機器人解救卻也再也不相信機器人的警探,有血有肉的角色演出與動人情節刻畫更讓世人關注、討論起機器人三大法則之議題,至今本片仍為影史上最重要的機器人電影之一。

▲2004年《機械公敵》(圖/20th Century Fox)
▲2004年《機械公敵》(圖/20th Century Fox)

接下來的十年,威爾史密斯若非失去挑選好劇本的能力,就是其高昂的片酬和愛帶家人一起演戲的「好爸爸形象」影響了他在影壇進一步發展的機會。儘管二○○五年的《全民情聖》與二○○六年的《當幸福來敲門》都是有溫度的作品,但電影類型偏向都會與小品,稱不上是大片,更遑論在演技上能看見他的突破性。也或許是他身為人父後的事業規劃調整使然,《當幸福來敲門》就是他一邊演出老爸角色、兒子也親自演出他在劇中的兒子角色的案例,本片亦曾讓他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提名。

▲2007年《當幸福來敲門》(圖/博偉電影)
▲2007年《當幸福來敲門》(圖/博偉電影)

二○○七年史密斯更與女兒一起演出《我是傳奇》,當然,他們在片中的角色關係一樣是「父女」。二○一三年奈沙馬蘭導演的《地球過後》,沒有意外,史密斯又拉了兒子在片中再度飾演父子,但這次兩人的對戲就沒有讓觀眾那麼喜歡了。是年金酸莓獎大方將最差男主、男配角獎,以及最差搭檔獎一併全數送給威爾史密斯父子,或許就是這個獎,讓好爸爸史密斯決定不要再想著帶兒子女兒一起演戲的事,得以自己專心,好好演戲。

▲2007年《我是傳奇》(圖/華納)
▲2007年《我是傳奇》(圖/華納)

二○一五年其所演出的《震盪效應》他對非裔人權的爭取與掙扎就得到非常好的評價,獲得多項電影獎的提名,讓人覺得史密斯回來了。二○一六年,觀眾終於等到這號大人物演出超級英雄電影,他在《自殺突擊隊》裡飾演死射一角,在群戲裡依然有著強烈的存在感,證明他的魅力不減。二○一九年的迪士尼《阿拉丁》電影真人版中,史密斯更要挑戰神燈精靈一角。

▲2016年《自殺突擊隊》(圖/華納兄弟)
▲2016年《自殺突擊隊》(圖/華納兄弟)

《阿拉丁》由大導演蓋瑞奇執導,翻拍自改編自一九九二年迪士尼同名動畫,其奇幻歌舞場面與熟悉的音樂將帶領觀眾徜徉經典故事的動人現場,而威爾史密斯也能終於結合他歌手與演員身份長才,帶給影迷一個全新的威爾史密斯。

▲2019年《阿拉丁》(圖/迪士尼影業)
▲2019年《阿拉丁》(圖/迪士尼影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