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徐永明接任時代力量黨主席。(圖/記者呂炯昌攝, 2019.8.21)
▲立委徐永明接任時代力量黨主席。(圖/記者呂炯昌攝, 2019.8.21)

蕭新晟/時代力量台北黨團科技長、新創工程師

在選出新任黨主席後,我原以為近日的紛擾可以塵埃落定,大家可以開始著手時力的選戰規劃。就如徐主席昨日在記者會中承諾的「與政黨之間的合作抱持開放態度」、「願意在前主席建立的基礎下繼續談下去」。大家準備團結一致,在所剩不多的時間內加速選舉佈局。
 
但是相隔一天,黨中央發出的聲明卻是把對談進程拉回到法案討論,迴避最迫切最實際的選區合作。我當然不否認《最低工資法》、《礦業法》和《實價登錄2.0》等政策的重要性。但是當問題已經迫在眉睫時,卻還顧左右而言他,就是在避重就輕、搞不清楚狀況。
 
選區的協調、合作,不代表就是價值的妥協,而是在單一選區兩票制的侷限下最理性的做法。如果立場接近的本土政黨互相搶票,就是讓親中政黨從中得利。
 
假如是因為現任立委的不適任,決定要在區域提名對抗,那麼為何不派人到反同大將賴士葆的選區?為何高雄不選林岱樺的選區?還是在部分黨內人士眼中,個人的仇恨比較重要,或者政黨的利益大於國家的主權危機?
 

昨天推選黨主席的過程中,我一直希望時代力量能夠藉由這個機會,能夠有一個年輕的領導者,來代表這個充滿希望的年輕政黨;能夠於危機中大刀闊斧地著手改革,讓時代力量在2020的選戰中扮演關鍵角色。
 
對於決策委員會最後的結果,雖然未能達成自己預設的目標,但是我也尊重共同決議的結果。
 
只是如果換了新任黨主席,卻持續在選戰策略上模糊不清、猶疑不決,那麼邱顯智的辭職所謂何事?我們何苦白白浪費了兩週,重新回到原點,甚至還退得更遠。
 
最讓我不能接受的,是時代力量聲明中說道「如何擴大本土勢力的支持,並不是一味喊保台口號就可以解決」。協調合作、每一區派出一位最強人選對抗親中候選人,就是要整合本土勢力,抗中力量最大化。
 
我們時代力量卻是反其道而行,不斷聲稱「捍衛台灣主權」,口號喊得震天價響,實際卻是混亂提名。你說不是喊口號就可以解決,請問這又是什麼解決方式?
 
我們是這個時代匯聚而成的力量,卻在台灣的關鍵時刻猶豫不決、扭捏作態。在困境中找出一條路,幫助台灣走向一個更好的未來,那才是時代力量存在的價值。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