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集中營
▲大規模維吾爾族人被關進集中營(又稱「職業培訓中心」)接受再教育,人數恐達300萬人。(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南部,古代稱為沙河的塔克拉瑪干大沙漠裡,不知掩蓋著多少燦爛的西域古文明,那些是我們在班固的《漢書.西域傳》、法顯的《 佛國記》和玄奘的《大唐西域記》裡曾經讀到過的,像是樓蘭、龜茲、于闐、疏勒、扜彌等等,直到清末民初,才被西方的探險家發掘出來,從露頭的沙丘發出千年的喟嘆和嚶泣聲。

文明消失的原因各有不同,有的因為外族侵略,有的因為瘟疫傳染,有的因為氣候變遷導致民族遷徙,無論如何,最後則都被沙漠吞噬。而這一歷史又將在維吾爾民族身上輪迴嗎?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在新疆實施極端的民族同化政策,而其效果,將是維吾爾人的文化滅絕,一旦維吾爾的文化傳承中斷、民族識別消失,對中華人民共和國而言,那就意味著維吾爾人融入漢民族,中華人民共和國就可更加毫無忌憚地牢牢控制住新疆及其地表下的各種資源,而這些新疆資源的掠奪,又可分撥一部分用於鎮壓維吾爾人。

今年三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布了《新疆的反恐、去極端化鬥爭與人權保障》白皮書,對其自二零一七年開始在新疆的反極端化政策出說法。簡單地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整個反極端化政策的基礎,是建立在此一命題之上,即「分裂主義是新疆恐怖主義、極端主義產生的溫床」。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強烈指摘分裂主義的同時,卻忘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前言的宣示:「中華人民共和國……在維護民族團結的鬥爭中,要反對大民族主義,主要是大漢族主義,也要反對地方民族主義。」

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於自己架空維吾爾自治的漢族殖民黨國極權體系毫無反省。

其實從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建立之後,新疆就被納入中國共產黨黨國體制當中,其特點就在於以聽命於黨中央的中國共產黨委員會書記來領導新疆的民族區域自治,在此同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再以中國人民解放軍進駐新疆各地建立建設兵團進行軍事屯墾,其實質就是漢人的軍事移民。更者,中國共產黨迷信所謂的科學社會主義,對宗教的不可知世界採取否定敵對的立場而主張無神論,乃與維吾爾以及大多數信奉伊斯蘭教的新疆各個民族形成長期難以化解的緊張關係。而為了論證新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領土,中華人民共和國竄改了新疆的歷史,把漢朝以來中國和中亞各國的朝貢關係描述為主權國家和地方政權的關係,卻對何以一個宣稱自古屬於中國的地區會在清朝建省時命名為「新疆」(新的領土)解釋不清,語焉不詳。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通過並修正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係針對維吾爾人的生活習慣和宗教信仰進行立法管制,而由國家和新疆當局各相關機關部門檢查與判斷當地人民的言論和行為,是否受極端主義宗教思想觀念的影響,而有極端化的異常行為表現者,則由新疆區、市、州、縣各級人民政府,在新疆各地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也就是外界所稱的再教育集中營,實施去極端化的思想教育、心理矯治和行為矯正,並且也要求學習漢語、法律和職業技能。

把維吾爾人身上的維吾爾和伊斯蘭文化特徵擴大認定為極端化,再將行為人強制送去再教育,等於是要消滅維吾爾人的文化認同。臺灣和香港屬於中華文化,多數人也不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可見,分裂主義的根源不在文化差異或極端主義,那是壓迫者對壓迫者反抗的最後一搏!

●作者:曾建元/國立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法學博士、國立中正大學傳播學系訪問學者、中國問題專家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