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瞳與馬俊麟現身道歉。(圖/鳳凰藝能提供)
▲王瞳與馬俊麟現身道歉。(圖/鳳凰藝能提供)

藝人馬俊麟與女星王瞳的愛火從戲裡燃燒到戲外,讓馬妻梁敏婷瀕臨崩潰邊緣,決定訴諸法律,控告王瞳損害配偶權。昨晚,梁敏婷在臉書公布王瞳帶著親友來家裡「叫囂」的影片,引發網友們群起撻伐,馬俊麟與王瞳終於出面招開記者會說明。

記者會不開還好,一等馬俊麟說完,PTT網友頓時罵聲一片。筆者梳理馬俊麟的聲明文,發現他雖然表面上說「自己錯了」,字裡行間內仍舊把老婆拖下水,不僅埋怨她「為何要提出告訴?」「為何不與我事先溝通?」以及「妳這樣做,讓我如何面對同事跟其他人?」最終更直接暗示妻子毀他事業。

馬俊麟與梁敏婷的婚姻顯然岌岌可危,眾人都能從他聲明中嗅到他對妻子的不滿,還有雙方在溝通上的觸礁。

以下節錄每句話,都是馬俊麟在記者會上的親口告白,沒有一字偏差,所以並非筆者斷章取義。到底馬俊麟對他的妻子觀感如何?有無悔意?就讓讀者們自己來看看吧!

▲王瞳、馬俊麟現身道歉認錯。(圖/記者林調遜攝)

我的太太她對王瞳小姐提告,求償400萬,這件事情我完全不知道,她從來沒跟我商量跟討論,是公司叫我來,我才知道也許是我的溝通技巧很差;也許是我很沒有能力;也許是我太太不知道怎麼跟我相處。

看完只想告訴馬俊麟,當你不解老婆為何提出告訴卻不知會你時,怎麼不去思考當初你和王瞳深夜相約吃宵夜時,你為什麼不傳訊息與老婆報備一聲,而是選擇隱瞞?明知道妻子底線在哪,卻執意要去踩,夫妻關係之間的「信任」與「坦承」到底是誰先打壞的呢?

你說,你的太太不知道怎麼跟你相處,但在婚姻裡,相處並不是單方的責任,即便如你所述,你太太不知道怎麼跟你相處,但倘若你對這段婚姻還有半點心思,你就會想盡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梁敏婷曾經給過機會。(圖/取自梁敏婷IG)

就像你的妻子梁敏婷,一開始並沒有打算提出告訴,而是不斷在嘗試與你溝通,就連你在與王瞳約會時、傳Line問她「妳有沒有想我呀?」,她哪怕再不安,也仍舊回應「一直都在想」,感受得到她最初還是想挽救這段關係的。

是太太不懂得與你相處?還是,是你沒有耐心跟你太太相處呢?

▲馬俊麟、王瞳臨時召開記者會。(圖/記者林柏年攝)

「王瞳小姐,她於公於私都是幫助我的人,今天我沒有《大時代》,沒有這部戲,沒人知道馬俊麟是誰。王瞳小姐是我公司的前輩,雖然她年紀比我小、她是我同事,我的太太做這樣的事,要所謂的公道,我不知道在公司要怎麼面對其他的藝人,我要去怎麼面對王瞳的家人。」

婚姻危在旦夕,盤踞在馬俊麟腦子裡、他所在乎的,依然是王瞳的家人、公司的藝人。

最重要的太太與小孩呢?我發現馬俊麟這段話中有提到「太太」的,都是埋怨,都在暗指「我太太做這樣的事情,要一個公道,但讓我失去面子,讓我不曉得怎麼面對其他人」罷了。

我看不到馬俊麟對妻子的愛護,反而只見到滿滿的「不爽」!我不爽妳讓我抬不起頭,我不爽妳欺負我的前輩王瞳。如果我是馬妻,看到這邊想必是心灰意冷了。

▲馬俊麟與王瞳被拍到半夜幽會。(圖/翻攝臉書)

她的起訴書上寫說,她跟我結婚的時候,我們沒有什麼錢、我們一路走來不容易,我這個很渺小的事業也得來不易。我不知道她提告這件事情到底是再幫我還是?我不曉得。

馬俊麟這一大段話,就是在指責梁敏婷毀他事業,非常明顯。

馬俊麟太太起訴書的本意,或許是想喚起丈夫一點同理,當年我陪著你從不紅,一路到你慢慢小有名氣;你的從無到有,我都是一路見證。可是為什麼,最後你還是背叛我了?(先別管馬妻這個行為是不是涉及到情緒勒索,這邊僅分析她起訴書文字裡的渴求)

但馬俊麟的解讀卻是:既然妳知道我這事業得來不易,那幹嘛還做出這種毀害我事業的事?

馬俊麟沒有思考的是,現在正在屢行婚姻承諾的是你,而「守諾」是很重要的美德,遠比事業成就還重要。哪怕拍戲再怎麼心動,也都要把持住界線、顧慮到另一半的想法。哪怕真心喜歡王瞳,也該堂堂正正結束婚姻契約後,再好好追求。

但我們都知道,馬俊麟之前是說,他還想要這段婚姻。好的,既然還想要婚姻,那麼另一半已經拋出警訊時,就不應該視而不見,更不應該大張旗鼓地說「我不曉得聊天也有問題了」,來忽視另一半的訴求。

只能說這段婚姻會走上法律程序,絕對不是一朝一夕就形成的。

▲馬俊麟、王瞳親下去了。(圖 / 民視提供)
▲馬俊麟、王瞳親下去了。(圖 / 民視提供)

「拍戲過程中,也許我們沒有控制好自己的感情,沒有把演員的本份做好,沒有把戲裡戲外的界線畫清楚,是我個人的問題,都是我的問題。」

馬俊麟承認自己愛上王瞳,沒有控制自己的感情,沒有劃好界線。這是他整段聲明中的重點,也終於明白為什麼馬俊麟無法體諒妻子的舉措,主因就是「沒有愛了」,因為愛上他人,對不愛的那個,自然少了耐心。

不過,承認自己出軌就好,真的不需要再把老婆拖下水、怪東怪西,這樣只是更加損耗夫妻之間殘留的情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