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獲得威尼斯影展最高榮譽的金獅獎。(圖/華納兄弟)
▲《小丑》獲得威尼斯影展最高榮譽的金獅獎。(圖/華納兄弟)

以《醉後大丈夫》榮獲金球獎「最佳音樂及喜劇類電影」的導演陶德菲利普斯,今年再以《小丑》一舉擒下威尼斯影展最高榮譽的金獅獎,證明他不只喜劇功力強,在劇情片方面也有獨樹一格的洞察力。

陶德菲利普斯表示:「我喜歡喜劇,也擅長拍攝喜劇,正如大家所熟知的《醉後大丈夫》系列,你會發現它好笑的本質,在於它具備顛覆性與頑強的特質,呈現出真實的世界,但我發現許多人失去了幽默感,無法輕鬆地看待喜劇,於是我們另外找了題材,一樣能夠充分表現出顛覆性與頑強的《小丑》。」而且,這一次導演利用高譚市的角度與人物,拍攝出一個完全不同於觀眾認知的《小丑》。

▲導演陶德菲利普斯功力非凡。(圖/華納兄弟)
▲導演陶德菲利普斯功力非凡。(圖/華納兄弟)

導演陶德表示,《小丑》在漫畫中的不明起源,給了他在創作上極大的發揮空間,再配合上他對於角色與現今社會的深入觀察與研究,讓瓦昆菲尼克斯飾演的亞瑟佛萊克,這個白天受雇表演的小丑,在笑臉的彩妝下,不斷地承擔社會的冷漠與蔑視。

導演陶德說:「我與瓦昆菲尼克斯創造出來的亞瑟佛萊克,是一個再三被誤解的人物,他偶爾失控,不適切地狂笑,他即使到了壓抑不了的程度,身邊的人也不會給予同情的眼光或溫暖。讓他在高譚市的社會裡顯得十分的疏離,就是這樣的疏離感,塑造出『小丑』這樣的反英雄人物。」導演陶德補充:「依照我的觀察,在當今的社會中,觀眾對這種疏離感絲毫不會感到陌生,因為它每天都在我們生活的四周圍發生。」

▲小丑(左)原先也是正常人。(圖/華納兄弟)
▲小丑(左)原先也是正常人。(圖/華納兄弟)

導演陶德說:「像亞瑟佛萊克這樣的人,是每天會與我們擦肩而過的平凡人,當我們看到一個罪犯時,常常只看到他犯下的罪刑,鮮少有人討論他是如何走到今天這一步。」透過《小丑》這部衝擊性極強電影,導演真正想要喚醒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關心與同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