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木文人

[有雷影評]

▲《江湖無難事》劇照(圖/華映)
▲《江湖無難事》海報(圖/華映)

該如何把喜劇中的幽默鬼扯合理化的呈現,《江湖無難事》對於個人而言是非常成功,雖然劇情可說是惡搞至極,但卻不失合理性。片中設定拍片以及喪屍元素,不免俗被人拿來與日本神片《一屍到底》比較,但後者所呈現的較偏向在對所有電影工作者致敬,而前者諷刺成分居多。要看過電影就知道,這兩部片都是表現出色的獨立作品,不存在模仿的問題。

▲《江湖無難事》劇照(圖/華映)
▲《江湖無難事》劇照(圖/華映)

令人想到韓國電影《雞不可失》的導演李炳憲有部電視劇「浪漫的體質」,乍看是探討兩性的感情觀差異,但片中依舊充滿大量的笑點與炸雞。其中有段因為角色廣告、電視圈工作關係,討論該如何將業主的超級勁似夢幻的按摩椅,合理化的置入於劇情裡貧困的主角家中。看似不可能的任務,導演卻利用了劇中劇中劇的概念,以開玩笑的方式完成任務,也間接諷刺了商業置入這項行為。身為一個創作者,最排斥的就是為了金錢而去服務他人,就像明明是個藝術家可以在畫布上自由揮灑,卻因為收了贊助被迫成為服務業,業主若要一隻狗出現,就算你畫的是蒙娜麗莎的微笑也要讓她抱一隻。

▲《浪漫的體質》劇照(圖/網路)

這樣身不由己的處境在《江湖無難事》也處處可見,製片豪洨和導演文西要應付的甚至是置入一整個女主角。然而這也絕不只是拍片者獨有,而是在各行各業中都流傳著各種的血淚經歷,無論是美術設計、廣告業、企劃等等,說穿了只要你不是出錢的那個人,注定要遭遇到各種磨難。在碀面對這種共同迫害經驗之下,有一種心有戚戚焉的共鳴悄悄在心中竄出頭,於是便很快樂的把整部片看完。

▲《江湖無難事》劇照(圖/華映)
▲《江湖無難事》劇照(圖/華映)

個人認為本片最棒的是,兩位主角在面對資源不足但卻不放棄的這種狀態,電影並不再強調「夢想」的追求。夢想其實不過就是人生的目標,雖然人人都在宣揚、鼓勵,但明明有些夢就是追不來,卻不見有人有勇氣勸退。跳脫追夢的巢臼之中,讓觀眾看見的是實踐的單純。

▲《江湖無難事》劇照(圖/華映)
▲《江湖無難事》劇照(圖/華映)

關於創作,在現實中存在著許多對於「專業」的不重視,從片中黃尚禾曾說的一句「不然我們廖哥也可以做導演啊」可清楚感覺到,但不免聯想到現代人人都要當導演現象;有時候在專業領域上,就該交給專業人士去做,而不應該是任何一個有想法的阿貓阿狗就可以取代。要有想法其實很簡單,但要做得漂亮可就沒那麼簡單。因此之後龍哥堅持文西導演不能死,雖然與他背後的計謀有關,但還是讓人聽了心裡一陣莫名的感動。

▲《江湖無難事》劇照(圖/華映)
▲《江湖無難事》劇照(圖/華映)

《江湖無難事》或許不是爆笑,但幽默一流。明明嘴上不斷說著「很煩耶」,但嘴角也不斷上揚,這種口嫌體正直的反應,正是最高尚的讚美。本片的幽默建立於兩個主角所遭遇到的荒誕事件,但兩位主角心中的終極目標至始至終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我要拍電影!」有時候認真的說一個好笑的故事,卻有可能會笑到心酸地哭出來,這就是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