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民主運動催淚彈
▲香港警方在驅離示威民眾時,除了水炮車,時常採用發射催淚彈的方式。(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立場新聞》記者陳裕匡昨日( 13 )於個人臉書上貼文表示,經過醫生診斷,確認自己長了氯痤瘡( Chloracne ),該類皮膚病起因於體內殘留的二噁英(dioxin)。氯痤瘡病徵類似皮膚炎。由於二噁英化合物構造穩定無法分解,且身體難以代謝,基本上可以稱為「不治之症」。


根據《立場新聞》推測,記者的病因和與「過去五個月催淚彈」有一定程度的關聯。該名記者香港採訪的期間,長期暴露於充滿催淚煙霧的工作環境中,即使配戴面罩等防護措施,二噁英還是能經由皮膚被攝入體內。且報導表示,學者擔心二噁英會對環境造成污染,在土壤、水資源中累積,經由食物鏈毒害人體。

在反送中運動及後續示威遊行中,香港警方在驅離示威民眾時大量使用催淚彈,根據統計警方至少已發射超過 6,000 枚催淚彈。雖然香港警方強調,催淚彈只會造成暫時的不適,但有多家媒體針對警方使用的催淚彈實際上會對人體造成傷害。

韓國媒體 KBS(中譯:韓國廣播公司)日前製作的《時事追擊》中指出,香港警方在減少進口英國製催淚彈後,轉而使用中國製催淚彈,據該節目報導,中國製催淚彈具有毒性。

KBS 的報導並非空穴來風,根據《新唐人電視台》 10 11 日的報導,截至 10 月,香港警方已發射數千發枚進口催淚彈,有民主組織請願歐美製造商停止供應香港警方。內容提及消息人士透露,香港警方的催淚彈庫存已經快要用完,將改用中國製的催淚瓦斯。

Medical Inspire 則指出,中國製催淚彈與外國製最大的分別在於,中國製內含的大量催淚劑,發熱材料燃燒後的溫度也比外國製高出許多。中國製催淚彈經過高溫分解過程釋出「超級致癌物」二噁英、會導致肺積水的氯化氫、以及山埃氣體等,對嚴重威脅人類健康。該報導中的化學系博士 K Kwong 在文中,使用中國催淚彈無助解決政治問題,而是「解決」市民,呼籲政府必須立即停用。

▲香港警方在驅離示威民眾時大量使用催淚彈,內含化學物質極可能對人體造成永久性傷害。(圖/翻攝自《香港 01 》/ 羅國輝攝)

報導中舉出許多二噁英及類二噁英的中毒案例,《立場新聞》指出,美軍於越戰期間使用的落葉劑,使士兵體內殘留過量的二噁英,並患有氯痤瘡與抑鬱病徵。 Medical Inspire 》則是以 2004 年烏克蘭總統候選人的尤先科為例,尤先科於 2004 年 11 月被證實中毒,驗出體內含有大量 TCDD(四氯雙苯環二噁英),臨床病徵為臉部長有氯痤瘡。報導更指出,有醫生發現最近開始越來越多記者及前線示威者長出這種皮膚病,致病原因極有可能與催淚彈氣體有關。

據另一篇 Medical Inspire 對記者罹患氯痤瘡的報導,部分二噁英類化合物有可能引致其他的健康風險,例如四氯雙苯環二噁英( TDCC ,有研究顯示會增加多發性骨髓瘤與白血病的機會。

▲烏克蘭總統候選人被類二噁英化學物證實中毒。(圖/翻攝自《 Medical Ispire 》/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