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法院裁定伊藤師之勝訴,並判決山口敬之須支付 330 萬日圓的賠償。(圖/翻攝自 NHK.com )

日本法院 18 日裁決,伊藤詩織控告首相安倍晉三「御用記者」山口敬之案勝訴,經過兩年纏訟,山口終於被法院認定違反性自主,必須民事賠償伊藤詩織 330 萬日圓(約 90 萬台幣)。這看似遲來的正義,卻在日本社會投下一顆大石,蕩起大男人主義與性別平權的波漾。

此性暴力案件受害者伊藤詩織,於 2015 4 月與時任日本 TBS 電視台華盛頓分社社長的山口敬之,兩人相約用餐,然而平常酒量不錯的伊藤卻在用餐時間醉到失去意識,被山口敬之帶往旅館後遭到性侵,然而雖然飯店人員及相關證據皆證實伊藤詩織在當晚確實失去反抗能力,日本檢察官卻仍以「證據不足」,對山口作出不起訴處分。

此案引起外界關注的原因,除了受到全球 #MeToo 運動的影響,也因為是第一次女性受害人公開控訴權貴性侵,引爆了社大眾輿論,撼動向來重男輕女的日本保守社會。而不斷吹噓自己和安倍晉三有著匪淺交情的山口,對比年輕記者的伊藤,也被認為是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戰爭。外界將伊藤譽為「日本 #MeToo 運動中的象徵,而這場抗爭尚未結束,女性仍在與性騷擾與性暴力持續奮鬥。」

▲伊藤詩織於法院外手拿「勝訴」的字條。(圖/翻攝自 NHK News Web)

對於判決結果,伊藤詩織在記者會上表示「能夠活到現在真是太好了」在這段期間,她遭受了社會的許多批評,很多人並不認為伊藤是個受害者,指責她是個「枕頭營業」(陪睡)失敗的女人。加害人山口敬之甚至還反過來指控是伊藤主動引誘他並設計「仙人跳」,要求伊藤賠償 1 3000 萬日圓的鉅款。

據日本媒體報導,伊藤的父母也出席了這場審判,伊藤詩織再開庭時看著自己的爸媽,心想著「我的父母會怎麼想?」受到性暴力摧殘的不只是受害人,對受害人的家屬也是一種折磨。一直到現在,伊藤詩織仍然受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PTSD )所苦,法院判定勝訴對她來說意義非凡。她表示,如果未來有人不幸遇到了同樣的對待,請社會給予這些人支持。

英國廣播公司《 BBC 》指出,在日本性騷擾和性侵害的案件十分少見,也很少引起大眾的關注,並不是因為日本的治安良好,而是因為整體社會風氣更傾向於指責女性受害人,被性騷擾的女性會被認為是「行為不檢點」才導致自己被盯上,只要安份守己就不會有事的守舊思想導致女性在遭到性暴力、性騷擾往往不敢發聲。

▲支持伊藤詩織的民眾。(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法院判決結束後,山口敬之以及他的親友的態度就是女性遭受迫害的縮影。山口敬之對於判決結果表達不滿,發表聲明表示法院的裁定「十分不合理」並抱持著嚴重的懷疑,並再次強調自己「從來沒有做過觸犯法律的事情」。

▲山口敬之強調不認為自己有錯。(圖/翻攝自《產經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