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李兆立/寄生國會就是黨政不分 民眾黨別拗了

文/李兆立

2021-02-18 17:07:20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26日公布民調,報告顯示年紀在39歲以下到20歲的「青年世代」,政黨支持度由民進黨和台灣民眾黨獨占鰲頭。(圖/柯粉俱樂部臉書)
▲民眾黨近日被爆出黨中央的人員跑到國會黨團辦公室辦公,深陷「寄生國會」爭議。但民眾黨主席、台北市長柯文哲聲稱,黨在使用空間上符合法規。(圖/NOWNews資料照/柯粉俱樂部臉書)
民眾黨中央黨工擠在立院黨團辦公的「寄生國會」話題持續延燒,從黨主席柯文哲、黨籍立委到發言人總動員,數度出面說明回應,相關說法卻讓人越來越看不懂,甚至出現相互矛盾的情形。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說法一:黨部因為「遲遲找不到適合地點」所以暫居黨團,強調一切「合法使用」;

說法二:因為民眾黨草創,黨團初期運作本來就「需要更多人力支援」,黨工是「支援國會」而非寄居國會;

說法三:民進黨才是自己坐享龐大行政資源還恣意妄為,如此檢討在野黨是「一隻手指指別人,四隻手指指自己」不要只會檢討在野黨;

說法四:新的會期,會尊重各界意見,做適度調整。黨部一直在找新地點,確定後會對外公布。

所以,擠在黨團工作的原因,到底是因為創黨一年半來都「找不到辦公室」而被迫在黨團辦公,還是為了「支援國會問政」?民眾黨對這種現象的認定,到底是「一切合法,謝謝指教」,還是「黨政不分,濫用公家資源」?

關鍵是,如果真的認定一切合理合法,為何又說會搬走?又為何把這件事與民進黨佔用行政資源的行為相類比?

民眾黨自2019年創黨,也標榜著2015年以來,所有第三勢力的新興政黨都曾提出的願景「打破藍綠舊結構,迎接台灣新政治」,如今卻因為「寄生國會」爭議而陷入左支右絀的窘境,我們在此提出兩點提醒:

第一點提醒,請停止「你也有錯,所以我不算錯」的烏賊話術。

台灣過去的政治最為人詬病的其中一點,就是當自己的錯誤被指正時卻不承認錯誤,反而忙著指出對手也有犯錯,大家都沒資格指控對方。

換句話說,當搬出「一隻手指指別人,四指手指指自己」這樣的說法時,就等於默認了自己確實有做錯,但對方也沒好到哪裡去。剩下的只是「誰比較黑」、「誰沒資格」這樣的爭論口水罷了。

但是,如果政治就只能「天下烏鴉一般黑」,選民為何要做出新選擇?

第二點提醒,若認定過去的作法有錯,就別再複製下去。

新政治的定義,不是新的政黨,而是堅持新的政治理念和做法,以避免陷入「大家都這樣做,所以我也照做」的錯誤循環。

「黨政不分」是台灣人對過去政治最糟糕的印象之一,不只是黨國威權時期,即便過去二十年來歷經三度政黨輪替,依舊在台灣的政治舞台上演。因此我們看到,馬政府時期的官員到國民黨中常會上報告,被民進黨強烈批評;我們也看到,蔡政府時期的官員到民進黨中常會上報告,被國民黨強烈批評。

換句話說,無論是公民社會或新興政黨,對於黨政份際應該是有清楚認知,並且期待能夠確實改革的重要面向。而任何違背這個價值的做法,都不會因為搬出「藍綠都有做過」而自動獲得正當性。

站在這個角度上,「把黨部放在立院黨團裡面,佔用公家空間與資源」的是非對錯,其實非常清楚。剩下的問題很單純,新政黨究竟是要複製過去的錯誤,還是堅持走出新的道路?

同樣作為第三勢力的新興政黨,我們當然非常清楚,相較於藍綠大黨坐擁許多執政縣市及地方組織,國會攻防是小黨經營的重中之重,黨部和黨團之間更需要密切合作,辦公地點自然越近越好。

然而,在國會附近要找到能容納中央黨部的辦公空間,其實並不容易,租金也不便宜。即便如此,時代力量自2015年創黨以來歷經二次搬遷,還是堅持不與黨團「合署辦公」,理由非常簡單,因為這就是黨政之間應有的分際。

因此,即便開局遠比擁有台北市執政資源的民眾黨艱辛,時代力量寧願花更多心力去找尋辦公地點,同時承受不輕鬆的租金負擔,剩下的就是用更多的努力和數位平台的協助,去實現黨團與黨部的合作。

我們必須承認,這真的一點都不容易,但這就是第三勢力政黨該堅持的事。當大家都堅持一點一點地做出改變,台灣的政治才會一步一步越來越好。

●作者:李兆立/時代力量智庫執行長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 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NOW民調中心

你覺得哪個「虛擬小三」行徑最不要臉?

你覺得哪個「虛擬小三」行徑最不要臉?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