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吳崑玉/民選首長該怎麼保護公務員?

▲針對市議員苗博雅要求交通局運輸資訊科林姓科長,在市議會財建委員會中唸出在PTT發文內容,台北市長柯文哲14日痛批,「他們是國家公務員,不是議員作秀的工具。」(圖/台北市政府提供)
▲針對市議員苗博雅要求交通局運輸資訊科林姓科長,在市議會財建委員會中唸出在PTT發文內容,台北市長柯文哲14日痛批,「他們是國家公務員,不是議員作秀的工具。」(圖/台北市政府提供)

文/吳崑玉

為了苗博雅議員在議會叫那個上班在PTT貼文罵人的科長,公開把他自己的貼文唸出來,令尊敬的柯市長大發雷霆,市府發言系統火力全開,罵這是公審、羞辱公務員。柯市長火冒三丈的說:「如果不能站出來保護自己員工,就不配做他們的長官。」「他們是國家的公務員,不是你們議員作秀的工具」…。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柯文哲這番話,令北市府公務員們大為驚豔,感動到差點跪下來叩謝皇恩浩蕩,忍不住想喊:「皇上醒了,皇上終於硬起來了…。」也不過就在幾週前,那個想開議員停車罰單卻沒開成的警員被凶、被懲處、被公開秘錄器上網公審,請問市長保護他了嗎?很想調查一下,市府員工這八年來有多少人被議員當眾羞辱,或被叫到辦公室罵到臭頭、罵到掉淚?罵到邊嘆氣邊去應付議員交辦任務?那數量應該不會少於三位數吧?!請問柯P幫他們頂過事、講過話、發過火嗎?更別提過去領軍搞定世大運的蘇麗瓊、規劃出東西區門戶計劃的林洲民、幫柯P搞定許多麻煩事的副市長林欽榮、鄧家基、陳景峻,他們因種種原因離開後,你有講過他們好話嗎?感謝過他們?或保護過他們嗎?

柯P至今保護最周全的,就是他老師衛生局長黃世傑。不論媒體與議員怎麼抨擊其防疫作戰能力?不論市府上下包括柯P自己在內部會議怎麼痛罵?他老人家現在依然安坐其位,市府高層也只敢架空繞過他而不敢把他拔掉。不敢拔掉不適任的一、二級主管,就等於在給基層公務員每天找麻煩,將帥無能,累死三軍,請問這是在保護自己人?還是在保護公務員?

說實話,就這位科長行為而言,的確不是什麼大事。言論市場本就是個自由市場,像咱們這種無官無職的下流老人,上臉書或PTT發廢文罵人,百分百文責自負。風向切錯樓搭歪了就得被鄉民公審,用筆名匿稱一樣會被肉搜,甚至會被告或被祖,敢放砲就要有胸肌承受後座力。事情會鬧這麼大,柯P會突然冒這麼大的火,無非是這波肉搜的確戳到了柯家網軍的痛處,柯P與發言系統不得不出面加壓止血,否則多年經營的暗黑網路戰線,可能就此崩盤。

不過柯P發火也並非毫無貢獻,起碼點到了「民選首長到底該優先保護誰?」這個題目,市長到底該把服務市民、議員、市府公務員,那個對象擺在第一優先?相互衝突時要怎麼處理?怎麼疏通第二優先?安撫第三優先?這就像論語中那個「足食、足兵、民信之矣。」的大哉問一樣。「必不得已而去之」時,那個服務對象要放在第一優先?

我想所有民選首長反射性的回答,都會把服務市民當作第一優先,議員次之,公務員居末,但這只是政治語言。現實狀況是,站在市長位置,不怕官只怕管,第一壓力源是議員,其次是府內高官,最遠的才是民眾,而且民眾通常要鬧到上媒體才會對市長形成壓力。於是那個每天早起要應付幾千幾百個壓力源的民選首長,就算當初再有理想,最後也慢慢地自然變成以壓力源大小與遠近來決定事件處理的優先順序,其中再「乘以」「已公開或未公開」這個變數。然後,這樓搭著搭著就歪了,素人市長沒演成澤連斯基那種麻雀變鳳凰的喜劇,成天喊「毋忘初衷」,意思是不要忘了從政是為了服務民眾的初衷,走著走著卻自動升級成了「中二」,而且還一直留級在這個年級。市民們看著看著歹戲拖棚也就散了,首長們卻演著演著自己入了戲,真以為這市府八萬員工都是選舉會挺到底的自己人,真以為抱錢砸人砸媒體就能顛倒黑白,然後就像個玻璃窗上的蒼蠅,前途一片光明,其實根本沒有出路。

講這樣很多人會不服氣,就拿自己最近遇到的幾件事來說嘴好了。三月時木柵再興社區發生外牆崩塌事件,砸爛了幾輛車。市府立馬拉起黃線,副市長到場關心,住戶立馬撤離。隔了一陣,鑑定說還可以住,於是住戶又搬回去了。到現在三個月,黃線還沒拆,外牆也沒補,車子也停進封鎖黃線裡去了,由此引起的都更法令修改也沒下文了,反正就是沒人管了。

另外有個朋友在做室內設計,他客戶在巷子裡開店,幾年前先是稅捐處來說他們非法營業要罰稅,然後建管處來說他們是違建要拆,那到底可不可以營業呢?大家都說不歸他們管。找官員找議員去問都沒用,只好上網找「市政達人」,付點錢迅速搞定。後來市政達人被禁了,他因疫情要收掉原店裝潢新店,自己跑建管處和地政處跑到頭暈腦漲,結果申請一個程序等核准起碼兩個月,大半年還沒搞定。咱這室內設計師便叫他去找代書,一個半月搞定。請問,這市府是在服務市民,還是在服務自己的利益分配小圈圈?

換句話說,尊敬的柯市長恐怕畫錯重點了。一個好的民選首長,要帶領公務員面向市民,第一優先為市民服務解惑,而不是「向上看齊」,更不是為自身利益服務。一個人打電話或走進公務機關,不知該怎麼把事情辦好時,懂程序的公務員該幫他指點路徑,而不是手一指叫他看牆上貼的分機電話表,叫他自己去問。每個組織都有好員工與爛員工,不能一視同仁護短到底,優劣必須有別。民選首長要保護的,是那種積極為民眾解決問題,抵擋議員濫權威脅,卻被小人誣告或羞辱的公務員。甚至不待他們被問責羞辱,自家在程序上就幫他擔責解套,用市政會議決議賦予簽文依據,用法規會提供法源保護,甚或市府首長直接面對議員質詢,對的就據理爭辯,錯的就改。

民選首長保護公務員的最好辦法,是帶領一個團隊,贏得大多數市民的肯定。在選票壓力下,就算再惡劣的反對黨,也不敢無中生有的羞辱或施壓公務員,更不敢勾結他們做違法亂紀的事。但對自家公務員,更該「信賞必罰」,要求效率。社會觀感不好,不是行政處分的理由,而是這個人自己該去承擔的社會責任。但如果「依法而不行政,道歉而不認錯,檢討而不改進,引咎而不辭職」,擺爛無為,能混就混,那就不待外界羞辱,首長自己就該出手砍人了。

柯P剛上任市長時,北市府官員們一片罵聲,「肖ㄟ」、「亂搞」、「黑白來」、「不會假會,三八假賢慧」,那時的確很多事理想太高做過頭了,但外界還會有不少叫好聲。現在外界安靜無聲,根本不知道這八年來台北市有什麼改變?內湖上下班一樣寸步難行,市府辦事一樣得走門路,滿意度調查永遠敬陪末座,公務員們變得不吭聲,得等到酒喝夠了才會開口罵出心裡的話,他們根本失去了服務公職的初衷,也失掉了身為公職的榮譽感。這樣有比較好嗎?

長官的肩膀,是用來扛責任的,我下的令我扛,這才是保護屬下的表現。民選首長,本就該妥善處理政治問題,政通人和,讓行政官員好辦事。長官的肩膀上,架著最有價值的東西是那顆頭腦,但現在很多長官們的肩膀上只撐得住一張嘴巴。每天上班只負責裡裡外外到處罵人,卻搞不清楚事理,畫不出流程,擺不平爭議,圓不了人情,沒耐心處理細節,下達不了明確指令,甚至連優先順序都經常錯亂。市政府本質上是一個服務市民的行政單位,不是一個為首長征戰的政治組織,後者是政黨的職能。如果連這點分際都抓不住,請問你這個長官是要保護什麼?捍衛什麼?開單警員你不保護,開砲科長卻要怒火捍衛,長官一意保護的是私的自家人,還是公的公務員?這是更根本的價值問題。作為一個民選首長,如何能把政府當作自家私產,把公務員教育成自家家臣呢?

柯P的問題不只是柯家軍的問題,更是台灣行政機關普遍存在的潛規則隱患。許多黨國餘孽,威權幽靈,就是以這種方式隱藏在公務機關的暗處角落裡繼續生存。那不是法令可以掃清的死角,而是每一個政治人物和民選首長,甚至高參幕僚,都得時時放在心底的警惕與行為的分際。我們不能用「大家都這樣啊!」來當作蓄養小強成堆成群的藉口,這種藉口只能顯示這位首長如同渣男腐女般衛生習慣不好。「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說起來沒那麼高大尚,卻是首長們務實可達成的日常作業,這才會是真正有用的「每天前進0.1」,也才是市民們心底真正的期待。


●作者:吳崑玉/專欄作家、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 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