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仔內/斯里蘭卡全國陷破產恐慌 經濟出路往哪走?

▲斯里蘭卡深陷經濟危機,究竟為何一個盛產茶葉的觀光國度會淪為嚴重糧食與能源短缺的危機狀態呢?圖為示威者上街集結狀況。(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斯里蘭卡深陷經濟危機,究竟為何一個盛產茶葉的觀光國度會淪為嚴重糧食與能源短缺的危機狀態呢?圖為示威者上街集結狀況。(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國際中心楊智傑/特稿

斯里蘭卡陷入經濟危機以來超過半年,全國除了受到新冠肺炎疫情以及俄烏戰爭打擊,導致茶葉及觀光收入銳減,中國倡議的「一帶一路」計畫也導致舉債高達35億美元,嚴重拖垮經濟,如今缺乏外匯又面臨高通膨,大規模缺電、缺油、缺糧食逼迫人民走上街頭,高喊要政府下台負責。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斯里蘭卡總理馬欣達·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家族過去長年來把持朝政,與中國建立友好關係、互相輸送利益;外界認為中國的「一帶一路」計畫向海外發展中國家提供鉅額貸款,同時輸出政經影響力,直到像斯里蘭卡深陷債務陷阱,就得被迫以國家重大建設、港口或機場等「租借權」讓渡抵債,形同成為中國在海外飛地。

▲斯里蘭卡民眾聚集在總統辦公室外抗議。(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斯里蘭卡民眾聚集在總統辦公室外抗議。(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為何斯里蘭卡會走到外匯嚴重見底,幾乎要破產的窘境?經濟學家認為,拉賈帕克薩家族多年來領導不力和貪汙腐敗是主要原因,但這兩年來又碰上新冠疫情嚴重衝擊國內重要旅遊業和茶葉收入,過去出國打工賺取外匯的民眾也因此被困在國內。在大型建設外債不斷增加的情況下,拉賈帕克薩還採取該國史上最大規模的減稅措施、也環保為由禁止進口化學肥料,導致糧食產量銳減、價格瞬間飆高,儘管這些措施後來一一取消,但造成的負面影響卻嚴重打亂民生經濟,直到2022年5月國內通膨率已接近40%、食品價格上漲近60%。

當國家整體外匯儲備急劇下降,根本沒有多餘的錢能夠進口食物、能源燃料甚至醫療資源,斯里蘭卡財政部亦表示,如今斯里蘭卡的可用外匯儲備只剩下2500萬美元,當地貨幣盧比更嚴重貶值了八成,導致國內進口成本更高,遑論償還數十億美元債務;斯里蘭卡如今全國2300萬人口當中,有300萬人正在接受緊急人道主義援助,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WFP)表示,全國10個家庭中就有9個家庭的飯菜不足,或者正在減少他們的食量;而根據根據國營錫蘭原油公司(Ceylon Petroleum Corporation)資料顯示,自今年初以來斯里蘭卡柴油價格已翻漲了4倍,汽油則是將近3倍,能源部長維杰舍克拉(Kanchana Wijesekera)更直言國內「實際上已經沒有汽油跟柴油了」,所剩的燃油則必須得配給至國內的基本服務。

▲斯里蘭卡能源進口因外匯見底受限,燃料價格一口氣調漲2至3成,民眾苦不堪言。(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斯里蘭卡能源進口因外匯見底受限,燃料價格一口氣調漲2至3成,民眾苦不堪言。(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如何解決斯里蘭卡危機的辦法眼下只有三方,那就是中國、印度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中國向來有意「以財壓政」攏絡權勢與政治人物向該國輸出影響力,包含曾多次出任總理一職,如今又回鍋總理兼財長的維克勒馬辛哈(Ranil Wickremasinghe)上任後就會見中國駐斯里蘭卡大使,聲稱會堅定不移的繼續推動一帶一路,並警告不要指望印度繼續支持斯里蘭卡;不過斯里蘭卡人民對政府過去的親中路線感到不滿,也對中國見死不救感到心寒,印度發現北京背棄斯里蘭卡後的真空也順勢扮演起危難中願意支持斯里蘭卡的南亞大國形象,提供各項經濟與物資協助,也打算直接在水稻播種季節贈送農民肥料。

此外,過去多次拒絕幫助斯里蘭卡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也終於收到斯國政府的財政計畫書,上個星期已派遣團隊抵達斯里蘭卡商都可倫坡(Colombo)展開了談判,有望在月底前達成工作人員級別的協議(staff-level agreement),對斯里蘭卡方來說,目前最大的希望就是成功尋求來自國際貨幣基金大約30億美元的援助,讓公共財政得以回到正軌,並順利取得過渡期融資。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