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虛擬淘金熱/2hr賺10萬!打破時空限制 VTuber紅什麼?

▲VTuber相關產業在近年來展露頭角,可以不受時空限制,並且給觀眾製造出「陪伴感」,因而創造蓬勃商機。(圖/翻攝自ANYCOLOR官網)
▲VTuber相關產業在近年來展露頭角,可以不受時空限制,並且給觀眾製造出「陪伴感」,因而創造蓬勃商機。(圖/翻攝自ANYCOLOR官網)

國際中心徐筱晴/綜合報導

2022-07-21 16:45:002022-07-25 23:58:57

近年來元宇宙概念興起,「虛擬」這個詞也廣受大眾討論,其中「虛擬實況主」(Virtual YouTuber,VTuber)相關產業也逐漸展露頭角。不過早在2016年,日本就已經提出VTuber這個名詞,並實際透過「虛擬」的偶像活動,在接下來幾年快速發展,並且創造出蓬勃商機。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說到VTuber就不得不先從虛擬人物開始說起,這個概念其實並不陌生,最初起源於網路世界發展時,使用者在其中所使用的頭像以及網名,隨著線上遊戲以及科幻作品推出,再近一步推展了虛擬形象的功能,像是2002年的電影《虛擬偶像》(Simone)其中描述了用電腦影像製作虛擬演藝人員來吸引觀眾、2012年的出版的小說《一級玩家》更是讓人們想象出未來以虛擬形象過生活的樣貌。

其中最為人所知的,無非是2007年問世的初音未來,將虛擬角色從「擬真」轉變為「日式動漫人物設計」,最後才因為絆愛等多名虛擬實況主,才由預先錄好的影片轉為直播方式。《華爾街日報》曾報導稱,「虛擬YouTuber是日本漫畫和動畫悠久傳統的一種演變,為漫畫書和電視螢幕上早先描繪的那種人物提供了即時互動。」

而台灣也有自己的VTuber,2017年YAHOO TV推出第一名台灣VTuber「虎妮」之後,至今也已經約有2千名VTuber相繼出道。但相較於日本,台灣目前產業規模較小,也尚未形成一條完整的產業鍊。

▲今年8月的橘子嘉年華開幕記者會使用虛擬攝影棚,並邀請VTuber「貝塔虎妮」助理主持。(圖/資料照片)
▲台灣第一位VTuber是由Yahoo TV推出的「虎妮」。圖為2021年8月舉辦的橘子嘉年華開幕記者會,當時邀請「貝塔虎妮」擔任助理主持。(圖/資料照片)
台灣虛擬網紅協會理事長陳封平在2018年發現VTuber產業的潛力後,偕同台灣動畫、聲優、網紅及科技等15家廠商成立台灣第一個VTuber聯盟,於2019年正式成立協會,透過與企業合作、舉辦國際虛擬人論壇、國際虛擬人黑客松創作大賽等活動,積極帶動台灣VTuber產業發展,讓外界更了解虛擬網紅。

陳封平指出,過去如遊戲、電影等數位內容都是完成品經濟居多,在作品完成之後,消費者才會去花錢享受。但是VTuber的演出過程當中,觀眾會隨著他的活動,跟著心情起伏,也因此為內容消費帶來了革命性的變化。

▲台灣虛擬網紅協會理事長陳封平(右)指出,現在能以動態捕捉設備搭配虛實整合技術,讓虛擬網紅及真人同時出現在虛擬場景中。(圖/台灣虛擬網紅協會提供)
▲台灣虛擬網紅協會理事長陳封平(右)指出,現在能以動態捕捉設備搭配虛實整合技術,讓虛擬網紅及真人同時出現在虛擬場景中。(圖/台灣虛擬網紅協會提供)
根據數據分析平台PLAYBORD統計,在「2021年Super Chat贊助金額榜單」(Google的實況贊助機制)的前10名當中,就有9名是VTuber,贊助金額高達2.3億元。另外,VTuber還能推出周邊商品以及IP素材,除了能由此見到VTuber市場的潛在巨大商機外,顯示出虛擬偶像這樣的新型態內容消費形式,已經超越了真實人類,並在全球掀起了炫風。

與YouTuber不同的地方在於,VTuber是以虛擬形象再加上角色設定展現在眾人面前,有時候形象還是非現實的設定,卻也因此營造出神秘感,更凸顯了中之人的個人特質,以此吸引觀眾。從社群分析機構Hype Auditor調查中也能發現,VTuber整體平均互動率比起真人KOL高出將近3倍,顯示粉絲們對VTuber的黏著度更高,且更願意與他們進行互動。

一名同樣身為創作者的觀眾澱粉大俠(化名)就表示,VTuber對她而言的意義就像是一同前進的夥伴。「知道自己日常忙碌的時候,所認同的VTuber也在努力創作,因此產生了更多的陪伴感,對方也變成自己迷茫時堅持下去的燈塔。」澱粉大俠指出,這與單純支持偶像活動的感覺不同。在即時直播互動之下,能看見VTuber的成長以及觀眾增加,更能感受到VTuber變得更好的感覺。

的確在這幾年內,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宅」經濟更加被驅動著進步,這時候VTuber便成為了具有陪伴性質的新娛樂選項,在家裡打開電腦就能參與進群眾當中,即使無法踏出家門,陪伴需求也能獲得滿足,在社群氛圍的群化效果之下,讓人能明顯感受「我不孤單」。

KOL Rader資料庫統計顯示,包含Vuber、虛擬網紅、虛擬YouTuber的「VTuber」相關關鍵字,在2021年內成長了138%,從統計數據便能看出,VTuber在台灣的討論熱度正不斷上升,形成新一波潮流。陳封平表示,VTuber與真人偶像或是演員等是很不一樣的事,針對自己的分眾黏著度是非常高的。

在認同這名VTuber之後,也進而會想要支持對方,這時錢的多寡已不重要,要緊的是表達心意這件事。澱粉大俠認為,因為VTuber除了檯面上看到的努力之外,還有很多辛苦是觀眾看不到的,「我會願意抖內,是因為我覺得他們完全值得,而且他們帶給我的快樂不是隨便在街上用錢就買得到的,是因為有他們,抖內才有價值。」

▲觀眾可以透過影音平台的贊助機制(綠色色塊)「抖內」VTuber。(圖/擷取自Kohara Shiori ch. 小原栞YouTube頻道)
▲觀眾可以透過影音平台的贊助機制(綠色色塊)「抖內」VTuber。(圖/擷取自Kohara Shiori ch. 小原栞YouTube頻道)
在觀看VTuber直播時,常常能看到有觀眾抖內時,再附上長長一串加油打氣的話語,或向VTuber分享近期煩惱,尋求解決之道。不過有時也能看到觀眾們的「號召力」,隸屬於NIJISANJI EN旗下男團Luxiem的Ike Eveland在某次直播當中,碰上有觀眾開玩笑稱「抖內免錢」,隨即少至10幾元、多至上千元各個金額、不同幣種的抖內排山倒海而來,讓他嚇得趕忙邊喊「(抖內)不是免費的」,邊暫停抖內功能(影片約02:48:10處)。根據PLAYBORD數據顯示,當天整場直播下來,Ike Eveland就入帳了超過台幣16萬元。

碰到觀眾的抖內,VTuber大多都會選擇當場感謝。不過有時候也會碰到一次湧入許多抖內,若一一唸出內容並道謝,可能就會導致原先的直播內容中斷,因此像Ike Eveland等VTuber就會特別進行一場「感謝抖內直播」,一個一個唸出抖內內容,向觀眾表達謝意。

▲隸屬於NIJISANJIEN旗下男團Luxiem的Ike Eveland曾因排山倒海來的觀眾抖內,而關掉抖內功能,並在暫時離席時,留下了「不是免費」的字樣。(圖/擷取自Ike Eveland【NIJISANJI EN】頻道)
▲隸屬於NIJISANJIEN旗下男團Luxiem的Ike Eveland曾因排山倒海來的觀眾抖內,而關掉抖內功能,並在暫時離席時,留下了「不是免費」的字樣。影片約02:48:10處開始。(圖/擷取自Ike Eveland【NIJISANJI EN】頻道)
陳封平認為,「真人」跟「虛擬人」原本就是兩件事,但是虛擬人可以突破時空的限制,像是就曾經有日本VTuber團隊以實時連線演出的方式,在上海徐家匯LiveHouse進行表演,製作團隊還能繼續思考,接下來前往各大城市直接演出的可行性。

VTuber也能省去許多外部條件,陳封平便舉例,若是有台灣藝人想要跨足演藝圈,除了考量日文程度之外,也需要有日本當地的支持,「但VTuber並不一樣」,像是虎妮的訂閱者有一半是日本人,先前也有一名訂閱數不到2萬人的台灣VTuber在2個小時的直播當中,就收到了超過台幣10萬元的「抖內」,而且幣種包括台幣、日幣、美元等共6種。顯示出國界限制對於VTuber已經不是那麼重要。

不過對於近來元宇宙掀起的熱潮,透過裝備人們就能用虛擬分身在虛擬世界社交、工作,但是否能與VTuber共榮共存,陳封平抱持保留態度。元宇宙的確需要虛擬人去幫忙開拓,才比較容易成形,但即使元宇宙已經打好基礎,若無法帶給受眾們更好的演出效果或是視覺享受,消費者不買單也很難談到兩者相輔之下的產業發展。且在元宇宙興起之前,就已經蓬勃發展的海外經紀公司上市,說明了投資人也認同現在這個市場。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