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虛擬淘金熱/不只有「絆愛」!揭開日本VTuber產業面紗

▲日本率先搶攻VTuber市場,並且將觸手伸及海外。圖為NIJISANJI EN旗下男團Luxiem。(圖/翻攝自官方推特)
▲日本率先搶攻VTuber市場,並且將觸手伸及海外。圖為NIJISANJI EN旗下男團Luxiem。(圖/翻攝自官方推特)

國際中心徐筱晴/綜合報導

2022-07-21 16:46:002022-07-25 23:58:24

隨著科技不斷進步,人們獲取娛樂的方式越來越多元,視聽習慣也從原本看有線電視、聽無線廣播,轉為看線上串流或是直播。在直播產業逐漸成熟後,還出現了虛擬網紅(Virtual influencer,VTuber)取代真人直播主。而最先帶起風潮的,無非就是有著成熟二次元產業的日本,在2016年推出「VTuber始祖」絆愛奠定基礎,後起之秀也紛紛崛起。由VTuber推出不輸給真人偶像的內容,更為VTuber經紀公司賺進大把鈔票,帶來龐大商機之餘,甚至獲得了投資者的肯定,在東京證交所上市,為新媒體產業熱潮揭開新頁。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雖然在「VTuber始祖」絆愛出現之前,就已經有類似虛擬角色出現,但絆愛在2016年11月底初次「登台」後,「VTuber」這個名詞也才跟著問世,不過當時的定義為「利用動態捕捉程式達成虛擬形象與真的人結合的角色」或「由電腦圖形所繪製的插畫風格的人物YouTuber」,還是一直到2017年,日本擁有大量粉絲的Vtuber,諸如電腦少女小白(電脳少女シロ)、輝夜月、未來明(ミライアカリ)、虛擬口癖蘿莉狐娘Youtuber大叔(バーチャルのじゃロリ狐娘Youtuberおじさん)等後起之秀出現後,才重新定義了「VTuber」一詞,使其不再是絆愛的代名詞,也讓世人漸漸的廣泛使用。

自此之後,日本的VTuber熱潮開始出現了猛爆性的的成長。截至2018年3月,日本VTuber總計約1000人,到了2021年秋天突破1萬6000人,在3年之間成長了15倍。隨著VTuber迎來熱潮,也有許多相關的經紀公司、工作室也跟著興起,目前看到熱門國外VTuber也大多出自日本經紀公司にじさんじ(NIJISANJI,華語圈通稱彩虹社),以及hololive。

其中にじさんじ的母企業「ANYCOLOR」成立僅5年,卻已經於今年6月8日正式在東京證券交易所「Growth」(成長)市場上市,更在上市第一天就創下單日249萬股成交量的漲停板好成績。由於是日本首次以VTuber為本業的企業上市,因此相當受到市場的關注。

にじさんじ旗下虛擬直播主擅長的節目類型不僅止於直播遊戲,也會製作電視綜藝一般的雜談節目、競賽遊戲等,同步發展偶像和音樂創作事業,像是旗下的百萬訂閱Vtuber「叶」在先前才宣布,跟上前輩「月ノ美兎」、「葛葉」等人在商業樂壇出道。

にじさんじ採取大量挖掘新人、多角發展、開發多類型節目的「綜藝取向」策略,在穩固日本市場的同時,也推動著「NIJISANJI EN」,啟用多名英語系VTuber搶攻海外市場,並且帶來了新的成長可能性。可以透過NIJISANJI EN開始活動後的YouTube收看數統計,看到在男團「Luxiem」與「Nocty」出現之後,在海外帶動了與日本本土同樣急劇上升的人氣。

▲ANYCOLOR的投資人關係情報顯示,再推出英語圈VTuber之後,YouTube觀看人次有明顯提高。(圖/翻攝自ANYCOLOR官網)
▲ANYCOLOR的投資人關係情報顯示,再推出英語圈VTuber之後,YouTube觀看人次有明顯提高。(圖/翻攝自ANYCOLOR官網)
同樣推出多名VTuber的hololive則採取養成型偶像方式,吸引許多人關注,在日本、歐美以及亞洲都有著超高人氣的hololive,世人所熟悉的「會長」桐生可可(已畢業)、「族長」兔田佩克拉、「鯊鯊」噶嗚·古拉(Gawr Gura)都是出自hololive。從PLAYBORD統計也能發現,hololive的「偶像養成」路線相當成功,在「2021年Super Chat贊助金額榜單」上前5名,全都由hololive旗下的VTuber佔據。

其中Gawr Gura在2020年9月初次直播之後,在短短40天內達到100萬訂閱的成績,這項紀錄還是一直到今年5月,才被にじさんじ旗下的百滿天原莎樂美(壱百満天原サロメ)打破。且Gawr Gura不僅是hololive史上第一位達成200萬訂閱的成員,當時全球訂閱數僅次於絆愛,如今訂閱數已經衝到400萬,創下了VTuber史上最高訂閱數。

▲hololive旗下VTuber噶嗚.古拉(Gawr Gura)在今年6月達成400萬訂閱紀錄。(圖/翻攝自@gawrgura)
▲hololive旗下VTuber噶嗚.古拉(Gawr Gura)在今年6月達成400萬訂閱紀錄。(圖/翻攝自@gawrgura)
不過VTuber市場不完全由日本獨享,美國VTuber事務所VShojo在2020年成立之後也迅速發展,旗下VTuber大多以Twitch為主要活動平台活躍。從今年6月起,VShojo積極在日本增加曝光度,像是在JR秋葉原站的大型廣告以及在日文版官方推特上傳的短片等等,並且推出兩名VTuber—擁有121萬名訂閱者的Kson與有著熟悉聲音的新人「飴宮なずな」,準備開著黑船進軍,回攻搶佔VTuber市場的日本。

而在中國,雖然YouTube遭到封鎖,但也有部分「虛擬UP主」或是「虛擬主播」在影音網站bilibili上活動,另外也有部分虛擬主播參加了如中科院物理所開發日這樣的大型活動。

隨著動態捕捉技術、3D技術、AI技術等技術提升,造就數位經濟蓬勃發展,而各國企業紛紛推出VTuber,展現出該產業未來潛力。陳封平提到,像是東南亞接受虛擬偶像的方式就與台灣不同,像是知名男性內衣品牌泰國Calvin Klein就曾創作了VTuber作為品牌代言人,另外馬來西亞航空公司亞洲航空(airasia)也曾招募過虛擬人,企業端接受新一波科技浪潮,推動VTuber產業持續壯大。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