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保密條款當做保命條款?鄭運鵬批張善政:心虛想閃躲

▲鄭運鵬批張「把保密條款當做保命條款」,令人不可思議,質疑張是「有所心虛、想要閃躲」。(圖/記者李春台攝,2022.09.15)
▲鄭運鵬批張「把保密條款當做保命條款」,令人不可思議,質疑張是「有所心虛、想要閃躲」。(圖/記者李春台攝,2022.09.15)

記者李春台/桃園報導

國民黨桃園市長參選人張善政多年前擔任農委會研究計畫報告被控涉抄襲,張對外稱因與農委會簽署保密條款,無法對外說明太多細節。民進黨桃園市長參選人鄭運鵬今(15)日受訪批張「把保密條款當做保命條款」,令人不可思議,質疑張是「有所心虛、想要閃躲」。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鄭運鵬今出席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理事會,會後受訪表示,張善政現在把保密條款當作保命條款的作法,讓他覺得非常不可思議。以當初張善政和農委會簽的合約來看,張是乙方,甲方是農委會,當甲方認為沒有必要保密的時候,就已經失去保密效力,農委會一再說明,資料也公開了,那些部分已經沒有保密的必要。


鄭運鵬指出,張善政跟律師研究過後,還把保密條款當做保命符,是在挑戰市民跟媒體對於合約跟法律常識的一個說法,「很顯然他可能有所心虛,想要閃躲,這並不是一個很合理的說法。」


鄭運鵬表示,很難想像像張善政這樣保守的觀念,把已經失效的合約條件拿來當做保命的救生索,這是一個很不可思議的說法,相信他的律師不會給他這樣的建議,批張到底是心虛想隱瞞什麼事情,「他自己是計畫主持人,5736萬元高額的研究案,用複製貼上就來領取,他現在強辯說還在保密的範圍內,甲方都說不需要保密了,我實在不知道他現在在拗什麼。」


鄭運鵬籲張善政誠懇地來面對,「已經過時的保密條款絕對不是你的救生索,絕對不是你的保命條款,保密不是保命,已經過時了,希望你不要把它當作是一個救生索來攀爬,這個對市民很不公平、對媒體很不公平、對農委會5736萬的高額研究案也非常不公平」,盼張盡快實踐願意召開說明會的承諾,「誠實為上、公開為上、誠懇為上。」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跨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