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步羞辱性撤退?白紙革命抗清零 習近平掌權最大挑戰

▲中國近日多地爆發白紙革命,為習近平的第三任期帶來挑戰。圖為英國聲援白紙革命的文宣。(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國近日多地爆發白紙革命,為習近平的第三任期帶來挑戰。圖為英國聲援白紙革命的文宣。(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國際中心徐筱晴/綜合報導

中國近日多地爆發白紙革命(又稱白紙運動),包括上海、北京、南京、烏魯木齊等地都有民眾現身高舉白紙,公開表達憤怒以及對於中共當局的失望。《日經亞洲》(Nikkei Asia)刊登美籍華裔學者裴敏欣(Minxin Pei)的分析文章指出,這起白紙革命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帶來執政十年來的最大國內政治危機。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裴敏欣指出,從許多方面來看,中國的清零政策使得這類的抗議行動幾乎不可避免。儘管該政策在疫情大流行早期階段十分有效,並且讓北京當局能吹噓對病毒的由上而下的專制反應,但今年年初出現了傳染性更強但致命性低的變異株Omicron,使得中國「劇本」過時且不必要的拉高成本。

最開始,中國民眾忍受了大流行期間持續的封鎖以及不斷增加的經濟損失,因為他們願意給政府更多時間來尋找重新開放的方法。但時間過去,他們得到的答案卻是大同小異。中國當局沒有找到更實際的方法來獲得喘息空間,而是簡單地加倍實施一項毫無意義地、無盡苦難的政策。

裴敏欣表示,中國共產黨似乎又犯了一個錯誤,便是過於信任用「鎮壓機器」來實施封鎖。雖然自1989年天安門鎮壓以來,共產黨鎮壓群眾抗議方面取得了成績。儘管每年都會發生多次「群體性事件」,包括遊行示威、暴動和集體陳情,但共產黨都能迅速平息這些事件。

但共產黨現在遇到了「完全不同於以往的」群體抗爭。裴敏欣表示,這與拖欠工資或非法徵地等個人不滿而引發的抗議活動不同,這些抗議僅限於村莊或是城鎮等較小的地理區域,現在正在進行的反封控抗議是全國性的,針對的是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以及其政策。

更值得注意的是,抗議者來自不同的社會背景,有生產iPhone的巨型工廠農民工、大學生和中產階級城市的居民。裴敏欣指出,清零政策來自所有社會背景的人同時受害,並且使他們跟同樣對政府失去信心的族群相互聯繫,清零政策無意中為不同社會階層的人建立了同樣的身份,便是「無意義政策的受害者」。只要北京當局繼續清零,這個共同身份將不會消失,並且讓反封鎖抗議活動持續下去。

▲中國各地爆發反封控抗爭,民眾高舉白紙抗議。(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這次白紙革命不僅有農民工,還有中產階級城市的居民,清零政策為他們建立了共同身份,即是「無意義政策的受害者」。(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習近平面臨的挑戰不僅僅是反封鎖運動,他可能更擔心必須執行清零的黨內基層和成員中日益增長的疲勞和挫敗感。在公眾反抗之下壓力倍增,地方官員可能將不那麼熱情實施封鎖,導致疫情爆發,讓清零政策更難以站得住腳。但習近平現在面臨著「令人不快」的選擇題。

裴敏欣認為,習近平最明智的選擇是化危機為轉機,宣布在聽取人民意見並且決定後改弦更張。放棄清零有可以許多方面帶來好處,中國經濟有望立即反彈,習近平也可能重新獲得信譽。

但這種路線修正也將帶來嚴重政治代價,由於抗議者高呼「共產黨下台!習近平下台!」,等於是公開挑戰習近平和共產黨的權威。這種政治反抗在後天安門時代是前所未有的,從過去經驗來看,在不嚴厲懲罰的情況下放過抗議者,可能會在未來激起民眾對黨的統治的反對。

另外,習近平已經將自己的權威壓在清零政策上,在一個月前的中共二十大上展現了他無可匹敵的權力後,結束清零可能將被視為默認重大政策失敗,削弱習近平的光環。裴敏欣指出,若是習近平現在拋棄清零可以被視為一種「羞辱性」撤退。

相較之下,對於一個很少在民眾反對下讓步的政府來說,鎮壓抗議似乎是一個成本較低的選擇,但逮捕抗議者並不能解決當前危機的根本原因。即使鎮壓平息這次的反抗運動,疫情仍在潛伏,造成的經濟和社會損失將不斷累積,助長未來的抗議活動。「習近平的公眾形象將再次受到打擊,這也成為他史無前例第三任期的不祥之兆。」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跨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