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熱潮1/投資效益驚人!球團預算年僅千萬 產品賣翻

何哲欣/專題報導

中華職棒33年球季風光落幕,棒球球季結束,緊接而來的是籃球賽季,PLG與T1兩聯盟熱鬧開打。但不論是不是球迷,即使沒看過球賽,也一定聽過林襄、峮峮等啦啦隊女孩的名字。台灣職棒5支球隊,加上職籃兩聯盟12支球隊,經營啦啦隊已成了標配,啦啦隊女孩成了台灣職業運動的特殊文化。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啦啦隊女神熱潮,背後除了有賴球團高層的支持外,另外兩大支柱,就是直播平台與經紀公司。直播平台讓女孩在比賽結束後,能繼續與球迷互動;經紀公司則協助女孩包裝,繼續擴充人氣,甚至開始進軍演藝圈。

不過每個球團經營啦啦隊風格不同,對女孩的保障與生涯規劃也不盡相同,若要讓台灣的啦啦隊產業更加蓬勃、制度更加完善,球團、直播與經紀三大支柱,各自都還有需要努力的目標。

【完整報導請見:女神降臨

「一二三,Rise Up!唱我們的歌,跳出屬於自己的獨特~」12月18日台北小巨蛋舞台上,一群青春洋溢的女子團體,賣力唱跳、搖擺身軀,搭配五光十色的光束,向觀眾展現自己的舞技。有別於一般的藝人演唱會,這群女生是中華職棒5支球團的啦啦隊,各自精心挑選10名火紅成員出場表演。

這場「啦啦隊女神Hot SHow」,充分證明如今台灣的職業球團啦啦隊,人氣有多旺,她們在球季期間吸引粉絲進場看球,休季後還首度攻上小巨蛋舞台,繼續傳播女神魅力,形成台灣職業運動獨特的啦啦隊文化。

▲ 樂天女孩林襄等人在小巨蛋舞台上表演。翻攝樂天女孩臉書
▲ 樂天女孩林襄等人在小巨蛋舞台上表演。翻攝樂天女孩臉書
職棒啦啦隊最早源自2004年,La New熊隊受到韓國職棒表演啟發,開始籌組第一代La new Girls,一直到2019年球隊轉手樂天,啦啦隊更名為樂天女孩,規模與人氣都是國內頂尖。其他四支職棒球隊也紛紛仿效,包括中信兄弟、統一、味全、富邦,都陸續成立自己的啦啦隊。

這股熱潮還吹向籃球圈,目前國內PLG與T1兩職籃聯盟共12支球隊,每場主場比賽也都可見啦啦隊表演。她們是場外的嬌點,有時獲得的關注程度、媒體的報導篇幅,甚至還超過球賽與球員本身。

▲ 中信兄弟啦啦隊女孩在小巨蛋舞台表演。翻攝中信兄弟啦啦隊臉書
▲ 中信兄弟啦啦隊女孩在小巨蛋舞台表演。翻攝中信兄弟啦啦隊臉書
職籃T1聯盟桃園永豐雲豹的母企業、雲豹能源公關長蔡沁瑜笑說,會成立啦啦隊,真的就是同儕壓力,「看別人有,我們也要有。」但她也肯定啦啦隊的成效,能吸引更多不是球迷的粉絲進場,「我們發現,有人真的只來看啦啦隊,女孩有很忠實的粉絲,不管辦什麼活動,邀請女孩來表演,粉絲一定會到場。」

不過若真要仔細分析啦啦隊崛起的因素,曾任高雄市體育處長、現任清華大學運動科學系教授黃煜說,台灣最熱門的運動是棒球,但最近幾屆奧運幾乎都未將棒球列入比賽項目,新一代球星未經國際賽洗禮,聲量有限,而過去長年隨中華隊征戰的陳金鋒、彭政閔等人退休後,台灣的棒球明星出現斷層,職棒球迷少了追星的目標,很自然就會把注意力集中在啦啦隊身上。

啦啦隊炒熱現場氣氛 球迷搶買「髮香區」

「職業運動就是娛樂產業,如何提升球迷觀賞樂趣,都是職業運動要做的工作,除了靠球場上球員的競技外,其他行銷活動、吉祥物表演、啦啦隊應援,都是娛樂元素,都有助於吸引球迷進場,炒熱現場氣氛,所以很多球迷都想買『髮香區』。」黃煜說。

「髮香區」指的是看台上,能以最近距離觀賞啦啦隊表演的區域。富邦集團旗下MOMOTV總經理鄭偉柏說,場內球員的表現較陽剛,啦啦隊可以緩和陽剛氣息,帶動票房,同時又具備流量密碼,有助球賽收視率的提升,是球團很重要的IP(Intellectual Property,指品牌形象)。

從觀眾人數來看,中華職棒過去兩年都曾因疫情影響停賽或閉門開打,前年進場總觀眾人數僅約86萬人,去年增加到95萬人,今年逼近150萬人,平均每場觀眾約5千人,成長率高達54%,逐漸恢復職棒往日的榮光。

除了票房外,啦啦隊周邊商品也賣得強強滾。以樂天女孩為例,今年3月還推出推出限量NFT,是台灣史上第一張中華職棒NFT;10月推出25尊160公分人形立牌,一尊高達2萬9999元,15分鐘內完售,也是讓人咋舌。樂天女孩也是目前唯一在職棒擁有自己主題趴的啦啦隊,曾創下單日6百萬元的銷售業績。

女孩經營獲得成效,自然就能吸引投資。樂天女孩2019年起與直播平台浪LIVE合作,限定樂天女孩的直播只能在浪LIVE,浪LIVE則獲得在球衣上的冠名權,這樣的冠名贊助,據了解,一年就高達5百萬元。

知情人士說,球團對女孩的主要支出是在出場費,一名女孩每次表演,通常是5千元到7千元,頂級女孩可能到每場1萬元,一場例行賽約需8到10名女孩,全年60場主場,還不到5百萬元,即使加上其他培訓、編舞、治裝等費用,一年花費不到千萬元,相較於經營一支職棒球隊,每年需要1億元到2億元,投資在女孩身上絕對划算。

職籃PLG聯盟高雄鋼鐵人的資深公關羅暐智說,球團把女孩捧紅之後,就可以拉到贊助,支應女孩的培訓費用,女孩上節目、通告代言等,球團也能從中獲利,加上賣的周邊商品,如毛巾、抱枕,製作成本也不會高,這些收入都還不算拉啦啦隊女孩帶動的票房與收視率收益,這就是為什麼台灣的職業球隊,都這麼熱衷經營啦啦隊的原因。

投資啦啦隊每年不到千萬 效益比經營球隊划算

「支持啦啦隊可以增加曝光,就會有廠商願意投資,球團有了收入,就會投資更多經費在啦啦隊的表演,這會是正向循環,像滾雪球越滾越大,長期下來,啦啦隊不只不會造成球團負擔,未來還有機會是獨立賺錢的部門。」鄭偉柏說。

但啦啦隊的熱潮要能持續,女孩們的曝光就不能僅限在球季期間的球場內,畢竟職棒每支球隊一年主場只有60場,休季後雖有職籃球季接力,但PLG每隊僅20場主場表演活動,T1更只有15場,即使女孩棒籃雙棲,這樣的曝光度仍嫌不足。要持續讓更多球迷、觀眾認識女孩,就需要經紀公司與直播平台的加持。

職棒球團、直播平台與經紀公司,是職業運動啦啦隊產業的三大支柱。目前國內知名的直播平台,除了浪LIVE外,還有17LIVE 與Up直播,其中浪LIVE因標榜綠色直播,走清新健康路線,爭取啦啦隊女孩直播也最積極,因此絕大多數啦啦隊女孩,都在浪LIVE直播。

浪LIVE主播經紀中心副總李羽妗(妗音同進)說,相較於電視等舊媒體,直播的特性就是能與粉絲即時互動,直播平台的任務就是整合線上與線下,想看女孩不必再到髮香區,女孩比賽表演結束後回家上線直播,粉絲可以繼續上線看表演,而且還能看到女孩私下的一面,女孩也會與粉絲互動,這對粉絲是很大的吸引力,拉近自己與偶像間的距離。

「很多人會因為在這個平台認識女孩,再認識樂天、再到棒球場看球;我們也會幫女孩自製節目、寫企劃、寫腳本,幫她們留住球迷。」李羽妗說。

另一方面,直播也是女孩增加收入的管道之一,除了球團因與直播平台簽約必要的抽成與行政支出外,粉絲的打賞收入,女孩可分得一半,有些平台還有保障底薪,對女孩來說,粉絲越多不只代表收入變多,人氣也會變得更旺,有助於自己的曝光。

T1聯盟台中太陽啦啦隊隊長牛奶說,「有時表演結束後上直播,粉絲會覺得妳很辛苦,就會打賞、給妳一點鼓勵,他們上線不見得是要看妳跳舞,有時候只是想再跟妳聊聊天而已,他們就會覺得妳好親近,沒有距離感,所以直播是拉近跟球迷很好的方式。」

有些啦啦隊女孩在入行前,就是小有名氣的直播主,球團也樂見這樣的發展,因為這樣的女孩自帶流量,且女孩有自己的基本收入,球團也不必太擔心女孩的生計問題。

至於經紀公司與球團的合作,主要可以分成三種模式。一種是如樂天與富邦,女孩的經紀業務,是同屬於球團母企業下的不同子公司或不同部門負責;另一種如中信兄弟、台中太陽與PLG的福爾摩沙台新夢想家等球隊,啦啦隊的經紀業務,是由與球團長期合作的經紀公司負責。最後一種則是單純的外包機制,每次主場活動,由球團找經紀公司負責安排表演活動。

一名職籃球團高層透露,找外包最省錢,例如一場活動預算有5萬元,經紀公司找10名女孩來表演,但球團若要再砍預算只出3萬元,經紀公司也可只派6人來表演,「這種球團的心態,只是想要有啦啦隊撐場面,對球迷有交代,但品質難控制,不只女孩都常見熟面孔,連舞蹈也都類似,女孩也非真心為球隊加油,缺乏向心力。」

球團自己設置經紀部門培養女孩 讓表演品質更精緻、更像一場秀

也有一名職棒球團幹部說,外包雖省錢沒錯,但在職籃比較常見,因為職籃場次少,每場女孩人數需求也不高,但以職棒來說,通常一場比賽,女孩的出場費合計就要約10萬元,一年有60場主場,全年也要5、6百萬元成本,「還是自己養女孩,或是要有長期合作的經紀公司,會比較划算。」

若球團與經紀公司都願意支持,捧紅女孩不成問題。樂天女孩壯壯、籃籃、林襄、巫苡萱,還有中信兄弟的峮峮(音ㄑㄩㄣ)等人,球季後也沒閒著,如今都是綜藝節目的助理主持人或固定班底,籃籃今年9月還與節目其他主持群入圍金鐘獎,是中華職棒史上第一位入圍金鐘獎的現役啦啦隊員。其他啦啦隊女孩,球季後也都是綜藝節目的常客。

「職業賽事就是show business,球場外要有秀味,啦啦隊就是很重要的存在!」鄭偉柏說,職棒平台透過贊助,可以在球賽中露出,強化品牌,贊助資金可以讓球團願意打造更好的舞台效果,啦啦隊有高知名度,又已經習慣舞台表演、面對觀眾,也會是演藝圈找來賓、主持人的人才庫,女孩在工作以外時段的直播,也有助於直播平台收益,「這三方是相輔相成,會一起把餅做大。」

「每個時代都需要明星,啦啦隊就是娛樂圈的跳板!」鄭偉柏說,以前要當明星可能要先參加選秀、參加比賽,現在啦啦隊本身就是網紅,透過啦啦隊當作明星加速器,若球團主事者願意再把娛樂、演藝、經紀與啦啦隊業務整合,挹注更多資源,讓經紀制度更完善,女孩福利更獲得保障,啦啦隊產業未來會是相當蓬勃發展的產業。

蔡沁瑜也說,現在很多會跳舞的女孩,都以進入啦啦隊為目標,啦啦隊紅了之後,媒體會爭相報導,就會有更多女孩想進入這個圈子,素質就會增加,顏值提高、舞技也更精湛,整個產業就會越來越壯大。

啦啦隊是娛樂圈的跳板 有星夢的女孩不必再到韓國當實習生

「不要把啦啦隊定位為Show Girl,這是不對的,啦啦隊女孩只要凸顯才藝、個人特色,就可以變成藝人。我想要讓大家都變成一顆星!會跳舞愛跳舞的女生,不必再到韓國演藝圈當練習生。」蔡沁瑜說。

桃園永豐雲豹今年成功挖角NBA前球星、「魔獸」霍華德,帶動票房開出紅盤,前4場主場共6萬張門票秒殺。蔡沁瑜說,希望未來台灣的啦啦隊,也可以對外輸出,例如到中國、日韓表演,「魔獸都會來台比賽,如果有天,(雲豹啦啦隊)電豹女也能到國外表演,變成啦啦隊的標竿,這不是很棒嗎?」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