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陳冲/雞蛋與Blackpink的黃牛票

▲BLACKPINK高雄演唱會官方照。(圖/YG Entertainment)
▲BLACKPINK高雄演唱會官方照。(圖/YG Entertainment)

文/陳冲

開春以來,每日盤據媒體歷久不衰的,就是缺蛋話題,蛋餅沒蛋,一時真是哭笑不得。三月以來,每日在網路上話題不斷的,就是Blackpink黃牛票議題,由8800元喊到四萬、十萬,甚至瘋傳有四十萬元的價格。這兩件事有何關聯? 其實都牽涉到市場法則的運用。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Blackpink是韓國天團,在台有廣大歌迷,政客考慮到年輕人的選票,倘這些選民買不到門票,或是被黃牛重利剝削,自然代誌大條,加上又有謠言傳聞特權買票、索取公關票等,於是文化部長積極出面熄火,指責黃牛搶購或掃票,「非供自用轉售圖利」,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應予處罰,後又發現法律罰則太輕,則又揚言一個月將完成修法,加重罰則,以儆效尤。當然名嘴不會放過這一話題,七嘴八舌,甚至有人建議加場演出,以應觀眾熱情云云。不過文化部也應想想,社會秩序維護法為何自始沒考慮到,任何商業買賣都是「非供自用轉售圖利」,為何獨對娛樂票券開刀?以政治手段解決經濟問題,是否有效?雞蛋問題也是一樣。  

從經濟學觀點,如果有轉售黃牛票圖利的空間與市場,很有可能是訂價策略失誤(例如開價過低),當然這可能引起歌迷的誤會,搖滾區8800元的票價還嫌太低?也許可以回說,黃牛票十萬元不也賣完了?但這就流於口舌之爭,而非討論解決方法。處理經濟問題,可能要回歸商業行為觀點,從消費者心態著手,例如把售票行為與經營鐵粉結合,仿日本由平時購買CD的紀錄、參與鐵粉聯誼會的頻率等因素,決定購買入場券的機率,都不失為減少Box Office秒殺壓力的方法。

表演或歌唱畢竟不是一項能隨意量產的資源,勿以為一再加場,就可達成供需平衡。同理,母雞也不是加個夜班,就可產量加倍。農政單位解釋問題(不是解決),有很多原因,例如禽流感造成蛋雞短缺、價格飼料成本高於蛋價、換羽未及補充、高密度飼養等,隔行如隔山,吾等外行人,不明其中奧妙,但以金融危機而言,平時有預警系統,事情臨頭有SOP為處理依據,就不易有荒腔走板之事。同一道理,雞農、蛋雞、疫情、飼料等因素,理論上「超前部署」應該都有掌握,為何會發生市場失靈?為何數月不能解決?實在費解,這應與價格管制及資訊不公開有關。

Blackpink業已華麗榮歸,黃牛大概也賺得缽滿盆盈,亡羊不忘補牢,是堅持修法提高罰則?還是以經濟方法解決商業問題?至於習慣用政治手腕處理經濟問題的人,務必記得諾貝爾獎經濟學大師Milton Friedman說過:「我們經濟學家所知不多,但知道如何創造缺貨,舉個例子,如果你要製造番茄短缺,只要立法規定每磅番茄不得超過兩分,馬上你就會得到番茄缺貨的結果」( We economists do not know much, but we do know how to create a shortage. If you want to create a shortage of tomatoes, for example, just pass a law that retailers can’t sell tomatoes for more than two cents per pound. Instantly you’ll have a tomatoes shortage.)。如果還不懂,佛里曼就要舉雞蛋為例了。


●作者:陳冲/ 行政院前院長、現任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 [email protected]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跨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