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開山!搶登頂看日出「彈丸登山客」激增 反被急救送下山

▲日本知名觀光景點富士山7月1日正式開山、迎來登山季,這也是在新冠疫情防控措施解封後的首個登山季,許多登山客紛紛搶在首日直奔山頂。(圖/記者鄭宏斌攝)
▲日本知名觀光景點富士山7月1日正式開山、迎來登山季,這也是在新冠疫情防控措施解封後的首個登山季,許多登山客紛紛搶在首日直奔山頂。(圖/記者鄭宏斌攝)

國際中心徐筱晴/綜合報導

日本知名觀光景點富士山7月1日正式開山、迎來登山季,這也是在新冠疫情防控措施解封後的首個登山季,許多登山客紛紛搶在首日直奔山頂,在2日迎接登山季開跑後的首個日出。除了日本民眾之外,也能看到不少外國遊客,但山小屋預約早已爆滿,因此許多登山客挑戰以「彈丸登山」,也就是徹夜出發不休息直接攻頂,反而造成身體出現不適症狀,甚至有人被救護車緊急送下山治療。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根據《富士新聞網》報導,富士山山梨縣一側的「吉田路線」在7月1日時開通至山頂,迎來了登山季,不僅是新冠肺炎傳染病等級將至5級後首個登山季,今年還是富士山正式列名世界文化遺產的10週年,因此能在山道上看到不少民眾登山,其中也有許多外國遊客。

由於不少登山客的目標就是在富士山山頂觀賞日出,凌晨3點時就已經能看許多登山客摸黑上山,配戴的頭燈在黑暗中排列了好幾百公尺,到了山頂附近更是擠滿了登山客,形成「寸步難行」的狀況。尤其在山頂附近的道路寬度只夠1個人通過,若是踏錯了一步,很可能還會引起落實,因此在山頂能不時聽到富士山嚮導拚命呼籲登山客「待在繩子內」。

▲登山客搶在凌晨攻頂富士山,配戴的頭燈在黑暗中排列了好幾百公尺。(圖/翻攝自《富士新聞網》)
▲登山客搶在凌晨攻頂富士山,配戴的頭燈在黑暗中排列了好幾百公尺。(圖/翻攝自《富士新聞網》)
富士山的登山路線是需要花費6至7小時攀登,下山也得花上3小時半至4小時的時間,強度十分高,要登頂絕非易事。但在費盡努力登頂,並且看到太陽緩緩升起,陽光照耀在水面上的景色,登山途中的辛苦也瞬間煙消雲散。

但是也因為登山過程困難,登山客通常會先搭車到5合目,休息1個2個小時,接著步行2至4小時,在下午或晚間抵達7合或8合目的山屋。小睡以後,在午夜零時左右從山屋出發,走3個小時到4個半小時,天未亮時登頂,等待日出。

但因為新冠疫情的關係,山小屋防疫措施尚未鬆綁,容納人數仍是過去的一半,所有山屋預約網站都是客滿或僅剩少數床位。報導指出,在開山第一天「一床難求」,其中有7成是由外國登山客預約。

預約不到山小屋的登山客執意上山的話,多半都是採取「彈丸登山」方式登頂觀日出,但專家以及工作人員都十分不建議,在五合目也能看見工作人員向登山客建議不要採取「彈丸登山」的方式登山。「彈丸登山」指的是徹夜出發,攻頂後立即下山的登山方式,但這種「0泊2日」的登山方式,容易因為睡眠不足而引發意外,也可能因為身體沒有時間適應海拔升高,容易引發高山症和失溫風險。

而記者實際走訪富士山,的確也看到了不少「彈丸登山客」,還有許多輕裝上山的遊客,甚至有外國登山客穿著短袖短褲挑戰登頂,讓在富士山五合目救護站的護理師看得捏把冷汗。

富士山五合目救護站護理師堀田麻由美強調,攀登富士山並非想像中的簡單,是運動強度很高的登山活動。「雖然輕裝上山也是有可能可以登頂,但真的安全嗎?如果天氣突然變差,屆時能不能平安下山呢?」

在採訪途中,還碰上一對義大利籍兄弟在下山途中,弟弟走到一半突然呼吸困難,連走路都成問題,在前往山小屋的途中失去意識,最後由救護車送下山。

隨著疫後首個登山季到來,再加上邊境管制措施放寬,「彈丸登山」引起的問題也讓當地商家、工作人員十分苦惱。先前周邊地方政府還提交請願書,希望能控管登山人數,避免山難風險增加。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跨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