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仔內/極端政權生與死 西班牙、柬埔寨大選「不出意外」的意外

▲西班牙與柬埔寨在7月23日完成國會大選,受到極端氣候影響的兩國,在迥異的政治脈絡下展現出同樣令人「不意外的意外結果」。圖柬埔寨總理洪森長子洪馬內(右)。(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西班牙與柬埔寨在7月23日完成國會大選,受到極端氣候影響的兩國,在迥異的政治脈絡下展現出同樣令人「不意外的意外結果」。圖柬埔寨總理洪森長子洪馬內(右)。(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國際中心楊智傑/綜合報導

氣候變遷帶來的惡劣天氣席捲全球,在地球一端的西班牙人民受到前所未見的熱浪折磨,首都馬德里民眾紛紛穿著比基尼和沙灘褲前往投票所;另一端的柬埔寨則被颱風帶來的豪雨強風侵襲,灰濛濛的陰雨下,掌權40年的該國總理洪森(Hun Sen)領導的人民黨(Cambodian People's Party)再度宣布勝選。誠如極端氣候造成的影響,全球—尤其歐陸—刮起的「極端主義」風潮也將保守派政黨吹進多國政府執政,西班牙與柬埔寨這2個文化背景、政治脈絡迥異的國家同時進行大選,竟在地球兩端展示了「不出意外的意外結果」。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柬埔寨的不意外:反對派被迫噤聲、「洪氏王朝」悄然成形

現年70歲的柬埔寨總理洪森,已經掌握實權38年,儘管柬埔寨仍有虛位國王作為國家元首,但絲毫無法動搖洪森掌握的政治實權。作為亞洲執政最久的領導人之一,洪森這次大選有意將總理之位交棒給兒子洪馬內(Hun Manet),為此他種種打壓異己的助兒行為也備受異議人士批評。

▲柬埔寨總理洪森與妻子文拉妮23日赴投票所投票。(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柬埔寨總理洪森(右)於23日前往投票所投票。(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7月23日這場國會大選是柬埔寨自獨立以來舉行的第7次選舉,共970萬人擁有投票權,這場選舉雖有著民主投票外衣,實際上柬埔寨卻已經被專制政權的陰雲籠罩。今年5月,柬埔寨主要的唯一反對派,也就是洪森所屬的人民黨主要競爭對手「燭光黨」(Candlelight party),被選委會以「沒有提供登記文件」為由,以不符合規定禁止了該黨的參選資格,也就是說柬埔寨人民黨此次「完全沒有對手」。

不僅如此,為了防止選民透過法律抵制選舉、靠投出廢票表達對洪森專制政權的不滿與抵抗,洪森在離選舉不足一個月的時間內,4度修改選舉法,禁止了「不投票公民」未來的參選權利,並對「煽動他人不投票或投廢票」者施以罰款、剝奪政治權利等罰則,同時也在四月將擔任該國皇家陸軍總司令的兒子洪瑪內晉升為四星將軍,並關閉質疑兒子越權的柬埔寨獨立媒體。

眼下洪馬內是「未來首相」的不二人選,頂著擁有紐約大學經濟碩士和英國布里斯托大學經濟博士學位、首位畢業於西點軍校的柬埔寨政治人物等光環,加上有著父親豐沛資源掛保證,加上自己的弟弟也曾擔任過父親的左右手、洪馬內本人也有兒子,不出意外的話,總理之位可能一代又一代地傳下去,這場「洪式王朝的民主制」似乎朝著柬埔寨風雨欲來。

西班牙的意外:選民擋下極右崛起、左派聯盟有望延續執政

地球的另一端,西班牙正為了右翼政黨挑戰左派聯盟而陷入僵局。

民主國家藉選民投票實踐民主,但有選舉的國家不一定代表是民主國家,近年來全球重新吹起一股極端主義風潮,歐陸如義大利、芬蘭更先後由忠實保守派選民們組出右翼政府,德國與希臘的極右浪潮也逐漸興起,西班牙首相桑切斯(Pedro Sánchez)也受到右翼挑戰,選前右翼在野黨更是來勢洶洶打算「下架」桑切斯的左派政府。

然而,提前舉行國會大選的西班牙,在7月23日的開票結果出爐後卻造成「兩派勢力慶祝」的意外局面。這是因為開票後左、右陣營都沒法拿到能組閣席次的情況,對被挑戰的總理桑切斯率領的社會勞工黨(PSOE)及盟友極左翼匯總(Sumar)來說,這意味著原先民調顯示要被趕下台的局面不僅不會上演,還有可能從下野態勢翻轉為連任有望。

▲西班牙今天提前國會大選,開票後出現左、右陣營都沒法拿到能組閣席次的情況,左右兩派可能得耗時多週合縱連橫,若組閣難產恐還得重新選舉。(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西班牙今天提前國會大選,開票後出現左、右陣營都沒法拿到能組閣席次的情況,左右兩派可能得耗時多週合縱連橫,若組閣難產恐還得重新選舉。(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另一方面,高呼自己是「大選中得票最多的政黨」的右翼人民黨仍堅信有權成立新政府,並為從2016年以來首次在國會大選勝選感到自豪;但實際情況是,選舉結果代表人民黨(PP)和社會黨必須花更多時間談判才能爭取國會多數支持,選出心目中的首相,儘管此舉可能令雙方陷入僵局,但對西班牙民眾、以及外界高興的是,至少這次成功將極右勢力擋下來了。

西班牙極右勢力民聲黨(Vox)選前揚言要維持「西班牙傳統價值」,喊出重新篩選學童在校教材、扭轉保障LBGTQ+與墮胎等進步法律、否認氣候變遷與女性權益等爭議政見。原本站在同樣偏右立場的人民黨始終對於選後是否與其合作含糊其辭,而選舉開票結果更證明了西班牙選民傾向中間偏左、中間偏右的政黨,這對近年來歐陸的極端主義抬頭風潮來說實為罕見。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對西班牙總理桑切斯來說,提前舉行國會大選是場豪賭。在今年5月地方選舉失利後,桑切斯提出在暑假初進行投票,正在經歷極端熱浪的西班牙人不僅感受到氣溫不斷高漲難耐,同時也感覺到了極右勢力的崛起,以及成功與右派盟友入主西班牙政府的強烈威脅感。

在7月23日當天,西班牙首都馬德里觀測到攝氏39度高溫,然而許多選民們卻願意身穿泳衣、沙灘褲,去沙灘度假前走到投票所進行投票。今年大選整體投票率高達七成,這是前次2019年大選(投票率37.9%)的幾乎兩倍之多,其中不乏利用通訊投票表達態度者。

▲極端熱浪下,放暑假的西班牙民眾仍前往投票所投下神聖的一票才去沙灘避暑。(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極端熱浪下,放暑假的西班牙民眾仍前往投票所投下神聖的一票才去沙灘避暑。(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有趣的是,就結果來看桑切斯的豪賭算是「不出意外的意外」,儘管他在民調表現落敗,眾人對他並不看好,桑切斯仍執意提前大選並打出經濟牌,聚焦其執政下順利度過疫情與相對其他歐洲國家還低的通膨危機。這次大選適逢假期又碰上熱浪,導致願意前往投票所的人往往抱持強烈意志,那便是就算未必支持桑切斯的左派政府,但他們更對於極右翼勢力可能執政更感到憤怒與擔憂,有選民說「沙灘可以等,但西班牙不能」,也有選民被留下當成志工協志人手短缺的開票所。

另一方面,柬埔寨「不出意外的意外」則是洪馬內這名繼任者。

不出意外的是「洪式王朝」已悄然形成,洪森的傳位或將重演新加坡模式,由李光耀在背後主導干政,但不同於父親「打出天下」的手腕,洪馬內背負著接受過西方教育、高等學經歷的形象包袱,也符合柬埔寨35歲以下選民對改朝換代的期盼,儘管他與父親的「密切合作」毫不意外,而政策方向上也不被認為會有明顯改變,但他如何管理父親權力攏絡下的新內閣成員,走出自己的道路仍被視為柬埔寨落實真正民主化的意外之徑,尤其是具有改革意識的洪馬內如何改善與西方的緊張關係、維繫與中國的密切聯絡,將會是是否走向極端政權的重要轉折。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0日在釣魚台國賓館會見到訪的柬埔寨總理洪森。(圖/翻攝自中國外交部)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0日在釣魚台國賓館會見到訪的柬埔寨總理洪森與洪馬內。(圖/翻攝自中國外交部)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鞋槓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