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後恢復死刑引關注 新加坡「臨終攝影」更曝家屬複雜心情

▲2022年7月被執行絞刑的拉吉姆,家屬手中拿著他過世前於獄中拍攝的照片緬懷。(圖/翻攝自法新社)
▲2022年7月被執行絞刑的拉吉姆,家屬手中拿著他過世前於獄中拍攝的照片緬懷。(圖/翻攝自法新社)

國際中心蔡姍伶/綜合報導

新加坡奉行嚴刑峻法,國家被治理的井井有條,但也一直被人權組織詬病,在2022年恢復新冠疫情期間暫停的死刑後,迄今已有16名死囚被送上絞刑台。然而,星國看似冰冷無情的執法過程,也有它特殊的一面,如行刑前的臨終攝影,究竟是體貼還是殘忍,端看個人解讀及接受度。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綜合《法新社》、《MalaysiaNow》等外媒報導,新加坡在1990年代推出這項計劃,死囚可自行決定是否參與拍攝,目的是讓家屬有機會獲得親人離世前最新的照片,也會提供佈景、衣物和其他簡易道具,家屬也可自行準備。

去年因販毒被處決的拉吉姆(Nazeri Lajim),因為上訴均失敗,並且2次均未能獲得總統赦免,於2022年7月22日,以64歲的年紀在樟宜監獄被絞死。他的妹妹、前妻及兒子生前都極力奔走,希望能讓拉吉姆免於死刑,甚至還在星國引起種族歧視爭議,最終新加坡仍在2022年7月15日發出死刑令,明訂拉吉姆的處決將於同月22日執行。

在行刑前數日,拉吉姆在一片淡綠色的碎花背景前,拍下一系列照片,這是他的家人最後能為他留下的紀念物。親友們坦言,對於這種作法感受「很複雜」,認為死囚很難在死亡陰影壟罩之下,拍出真正開懷的照片,但不可否認的是,這確實也給了親友更多保留回憶的機會。

▲拉吉姆(Nazeri Lajim)在死刑前幾日拍下的最後照片。(圖/翻攝自Coconut)
▲拉吉姆(Nazeri Lajim)在死刑前幾日拍下的最後照片。(圖/翻攝自Coconut)
來自馬來西亞的卡拉萬(Kalwant Singh)在2013年時,因持有60.15克海洛因及販運120.9克海洛而被判死刑,並於2022年7月7日執行,他同樣也拍了行刑前的告別照,家人還特地給他買了全新的白色運動鞋、T恤、運動褲以及帽子,為了把握穿新衣新鞋的時間,卡拉萬在牢房裡來回跑著走著,希望抓緊與家人最後的時光。

▲卡拉萬(Kalwant Singh)於2022年7月7日遭到處死,死前拍下陽光大男孩般的照片。(圖/翻攝自臉書)
▲卡拉萬(Kalwant Singh)於2022年7月7日遭到處死,死前拍下陽光大男孩般的照片。(圖/翻攝自臉書)
當地社運人士形容,死囚臨終的照片,就好比寫給家屬的情書,讓他們知道死者對自己的愛有多深,盼能透過相片永遠銘刻。不過,在某些特殊案例中,臨終攝影也因為過多爭議,反而顯得格外殘忍與諷刺,比如去年4月被處死的馬來西亞印度裔男子納加德蘭(Nagaenthran K. Dharmalingam),他在2009年4月搭乘火車入境新加坡時因攜毒被捕,聲稱自己是被脅迫,也根本不知道當時綁在腿上的是毒品,納加德蘭的律師也以「智能障礙」與「精神障礙」為由,申請法院重新量刑。

儘管法院也認證,納加德蘭的智商確實僅有69,似乎符合唯一死刑其中一個改判條件-行為人具有影響其心智能力的「精神障礙」,但在納加德蘭的例子中,所有專家證人及法官,皆認為他的智力並不影響責任和應對能力,事實上,納加德蘭也確實能獨立生活,甚至明白運送海洛因是非法的,所以才會在搜查時設法藏匿,最終決定他不應該免於法律制裁,納加德蘭的生命也永遠停留在33歲。


※【NOWnews 今日新聞】提醒您:
少一份毒品,多一分健康;吸毒一時,終身危害。
※ 戒毒諮詢專線:0800-770-885(0800-請請您-幫幫我)
※ 安心專線:1925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鞋槓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