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大生「連直播5晚」玩《原神》猝死!實習公司只願付人民幣5千元

▲中國河南一名男大生在實習期間擔任《原神》遊戲直播主,卻疑因連續熬夜直播猝死,該公司卻表示雙方不存在勞雇關係,僅願給死者家屬人民幣5000元的撫慰金。(示意圖/圖取自Pixabay圖庫)
▲中國河南一名男大生在實習期間擔任《原神》遊戲直播主,卻疑因連續熬夜直播猝死,該公司卻表示雙方不存在勞雇關係,僅願給死者家屬人民幣5000元的撫慰金。(示意圖/圖取自Pixabay圖庫)

國際中心楊智傑/綜合報導

中國河南一名男大生因學校要求6個月的實習,前往一家遊戲直播公司實習,在與對方簽下「每個月不少於240個小時」協議後,連續5個晚上熬夜直播遊玩手遊《原神》,沒想到卻在回到校外租屋處後便猝死;該公司表示,對男大生夜間直播的情況並不知情,而出於人道主義,只能給死者家屬人民幣5000元的撫慰金。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根據《澎湃新聞》報導,猝死的李姓男大生就讀河南平頂山職業技術學院計算機科學與應用系三年級,李父向媒體透露,兒子找到這間「河南琴意文化傳媒有限公司」進行實習,並簽署每個月直播時長不得少於240個小時的協議,原先李姓男大生是在白天直播,但在11月5日後他開始夜間直播,猝死前更曾連續五晚熬夜遊戲,前一天更連續直播了9個小時,直到11月10日返回租屋處休息時才猝死。

根據死者的平台帳號紀錄,他在直播的遊戲是中國熱門手遊《原神》,死者父親稱兒子同學告訴他,李姓男大生一直不願意上夜班,但公司主管經常規勸他們晚上直播打賞的人,賺的錢也會更多;但河南琴意文化公司反駁,稱公司與李男簽署的是《主播及公會合作協議》,雙方沒有僱傭關係或實習關係,再加上李男是「結束工作後返家死亡」,與公司並沒有關係。

▲直播記錄顯示李姓男大生猝死前曾熬夜直播玩《原神》。(圖/翻攝自新浪微博)
▲直播記錄顯示李姓男大生猝死前曾熬夜直播玩《原神》。(圖/翻攝自新浪微博)
該公司表示,對於李姓男大生夜間直播的情況並不知情,也不會強制要求主播在夜間進行直播,出於人道關懷,只能給死者家屬人民幣5000元的撫慰金。

李父表示,兒子的身體一向很健康,也沒有心臟病,去年體檢顯示各項指標都很正常,只要安穩過完實習階段,預計明年6月就可以順利畢業,兒子還告訴他找到了一家直播公司做遊戲主播,保底能拿到3000元的底薪,「我也不懂是什麼樣的公司,他說他們宿舍4個人,其餘3個都在這家公司當主播,我覺得有同學一起照應,問題應該也不大。」

不料,就在連續熬夜遊戲直播結束後,返回租屋處休息的李姓男大生忽然在床上展現急促呼吸,同學怎麼叫都叫不醒,就算救護車到場搶救也無力挽回,事後派出所更出示一張死因寫著猝死的「非正常死亡」死亡證明。

李父痛批,出事後兒子任職的公司不僅沒有進行任何溝通、慰問,態度更是完全置之不理,「我去到公司,他們直接派了一個法務出面,說只能給5000元的撫慰金,如果有其他要求,讓我去法院起訴他們,態度非常強硬。」

▲李姓男大生與實習公司簽下的協議要求他每月開播有效時長不少於240小時。(圖/翻攝自新浪微博)
▲李姓男大生與實習公司簽下的協議要求他每月開播有效時長不少於240小時。(圖/翻攝自新浪微博)
澎湃記者聯繫該公司的法務後,對方則稱公司的招聘要求就是18歲以上、會打遊戲,「我們提供場地,有人給主播打賞,我們就從裡面抽成,就是這種簡單的合作關係,相當於是一個兼職」,強調雙方簽的是合作協議,「雙方沒有任何僱傭關係或者勞動合同,再加上他是在自己租住的出租屋出事的,但凡他是在公司出事,我們都會承擔責任,但現在我們沒有什麼責任。」

該名法務也坦言,遊戲直播行業確實存在過勞的隱患,「一般這一行招的都是愛打遊戲的人,一邊玩遊戲一邊還能掙錢,很多主播這個度就容易把握不好」,至於李姓男大生的情況,「公司出於人道主義,只能給家屬5000元的撫慰金。同時,公司將會對主播進行培訓,提醒主播注意勞逸結合、不要熬夜。」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I倪珍報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