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以豪專訪/拒絕「人設營業」揭叛逆靈魂!男神私下反差萌超可愛

▲電影《白晝如焚》劉以豪專訪,他拒絕人設營業堅持做自己,透露想要刺青和打耳洞,但媽媽那關還沒通過。(圖/記者吳翊緁攝影)
▲電影《白晝如焚》劉以豪專訪,他拒絕人設營業堅持做自己,透露想要刺青和打耳洞,但媽媽那關還沒通過。(圖/記者吳翊緁攝影)

記者黃雅琪/專訪

李保樟執導香港愛情電影《白晝如焚》,找來劉以豪與港星鄧麗欣共譜淒美苦戀,向來主打「陽光暖男」形象的劉以豪,這回扮演「憂鬱男子」盧子峰,演繹哀傷情緒演技大爆發,展現出截然不同的另外一面。劉以豪接受《NOWnews今日新聞》專訪時,坦言不喜歡有「人設」限制自己生活,想刺青和打耳洞很久的他,其實媽媽那關還沒有革命成功,他透露小時候會跟媽媽撒嬌求按摩,展露「反差萌」一面。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電影《白晝如焚》劉以豪專訪。(圖/記者吳翊緁攝影)
▲▼劉以豪在電影《白晝如焚》中演出陰鬱男子盧子峰。(圖/記者吳翊緁攝影)
▲電影《白晝如焚》劉以豪專訪。(圖/記者吳翊緁攝影)
 
想刺青、打耳洞 劉以豪苦惱媽媽不同意

《白晝如焚》劇情除了描繪男女情感、陳年懸案之外,也大量探討「原生家庭」對人格養成的影響;劉以豪也分享自己與家人像是朋友一樣、無話不談,唯獨他一直以來想刺青、穿耳洞兩件事情,至今媽媽始終不願答應:「如果我要刺青的話,就還是得刺比較有意義或是跟家人有關的東西。」與媽媽感情超好的劉以豪,透露兒時也會跟媽媽撒嬌討按摩,至於爸爸就比較像傳統的一家之主:「爸爸也盡量在丟掉傳統包袱!」父子之間私下會互開黃色笑話,也開始注重起健康養生議題。

▲電影《白晝如焚》劉以豪專訪。(圖/記者吳翊緁攝影)
▲劉以豪希望刺上與家人有關的刺青。(圖/記者吳翊緁攝影)
不斷進入另一個世界 劉以豪:開電視我就會被抓走

劉以豪在《白晝如焚》片中所飾演的盧子峰,經歷一場意外事件後,整整12年徹底改變個性,從陽光大男孩變成陰鬱邊緣人;「我覺得自己可能在改變,但沒有太大的發現!」今年37歲的劉以豪笑說:「可能有變比較成熟嗎?」有些心虛的看向坐在一旁的經紀人,令記者也忍不住偷笑,想不到立刻被劉以豪抓包:「我說『嗎?』妳這個笑是!(我以前又不認識你,我怎麼知道),對啊,我也不知道啦!」聊到一半劉以豪又陷入沉思,記者趕緊將他拉回現實:「你是不是又進入深思?」劉以豪才驚醒說:「對,對不起!我很容易被影響,妳開電視我就會被抓走,我沒有辦法一心多用,會進入那個世界。」

▲電影《白晝如焚》劉以豪專訪。(圖/記者吳翊緁攝影)
▲▼劉以豪坦言無法一心多用,訪談過程中常會陷入深思。(圖/記者吳翊緁攝影)
▲電影《白晝如焚》劉以豪專訪。(圖/記者吳翊緁攝影)
 
不喜歡有人設!劉以豪「情緒低落」就會跑上山歸零

「我不喜歡去設定,自己應該是怎麼樣!」大家印象中「陽光形象」的劉以豪,希望能真實做自己就好,坦言只要心情比較陰鬱時就不會在社群上發文:「我不想發一些讓大家跟著陰鬱的東西,一個人類本來就會有陽光和陰鬱的地方。」看來是屬於報喜不報憂的個性,負面情緒自己扛的男人。

▲電影《白晝如焚》劉以豪專訪。(圖/記者吳翊緁攝影)
▲關心地球村動態,劉以豪不解戰爭居然在現代還會發生。(圖/記者吳翊緁攝影)
面對國際上爆發哈瑪斯戰爭、環保綠能議題,種種紛亂都使劉以豪心情混亂:「以前大家是一個美好的地球村,不分任何膚色,就是可以很好啊!現在這個世界怎麼了?」但凡吸收太多負能量時,他就會選擇上山露營沉澱心情:「控制不了,那我就去山上好了!」不喜歡待在同一個地方太久,因此劉以豪時不時就會獨自往山上跑、露營,讓自己徹底歸零。電影《白晝如焚》全台熱映中。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pp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