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台北電影節大使吳慷仁、温貞菱星光對談。(圖/記者林柏年攝,2017.6.18)
▲2017台北電影節大使吳慷仁、温貞菱星光對談。(圖/記者林柏年攝,2017.6.18)

吳慷仁、温貞菱擔任台北電影節大使,今(18)日一同出席星光座談,與粉絲暢談電影與拍戲經驗。近日影視圈內,意外頻傳,導演齊柏林墜機逝世,各界遺憾;東映傳播無預警倒閉,讓許多員工、演員領不到酬勞,提到這些事,吳慷仁感慨萬千。他也認為,台灣電視產業公會很不完整,直呼:「如果我有小孩,不會讓他進這行!」

然而回想起「電影」和「演員工作」帶給自己的感動,吳慷仁和温貞菱還是打開了話匣子。吳慷仁說,他第一次看的電影是1993年的《侏儸紀公園》,然而他也坦言,在27歲之前,他生命裡是沒有「電影」這回事的。他笑說:「大約2008年時,我來台北電影節看電影,每次都只覺得『這是甚麼啊?』」後來他成為演員,才逐漸了解「電影」為何物。

吳慷仁入行晚,2007年才出道,當時領他入門的老師,給了他很多鼓勵。老師的讚許讓他成長,卻也讓他一度「很臭屁」,喜愛大肆評斷別人的作品。然而,他很快就遇上演藝事業瓶頸,接下來連續1年多2年都沒有戲拍。他這才發現,拍電影不是只有演員演好就行,拍電影是眾人的事。

經過了這些年的歷練,吳慷仁離「電影」更靠近了,他認為看電影的方式的方式其實很簡單,「看電影能給我動力,能帶給我夢想。」

▲吳慷仁(右)、温貞菱擔任台北電影節大使。(圖/記者林柏年攝,2017.06.18)

台北電影節的常客温貞菱也談到自己的觀影經歷,她從12歲開始,就很愛看電影。她2011年演出《甜.秘密》後,更因常與同劇演員、導演大聊電影,進而開始深入觀賞電影。然而,温貞菱不認為只有深度電影值得看,除了深度電影外,她也很愛看喜劇,温貞菱說有人把喜劇「稱之為B級片。」但她就是喜歡,「因為可以不用思考!」


▲吳慷仁(右)、温貞菱擔任台北電影節大使。(圖/記者林柏年攝,2017.06.18)

吳慷仁、温貞菱兩人皆從電視劇轉入電影,温貞菱認為,兩者從「讀本」階段就不一樣,「而且看電視時你能邊吃邊看、旁邊的家人或許會找你說話、打斷思緒,但在看電影時,觀眾在電影院相對會更專注於螢幕。」她說,「所以拍電影時,演員很小的表演、細節都能被觀眾看出來。」

吳慷仁則認為台灣電視有分許多類型,大部分都非常速食;他也表示,很佩服電視演員,可以長時間的融入在角色裡。而電影則是讓他發現「原來演員要注意的細節這麼多!」他贊同温貞菱的說法,認為「你的情緒在大銀幕都一目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