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網 / NOWnews
鉅亨網 / NOWnews

當 17 歲的 Quattro Musser 和朋友一起閒逛時,他們不會喝啤酒或者在約會時開車閒逛。相反地,他們從事的是普遍級的活動,如攀岩或討論書籍。

根據一項新研究顯示,越來越多青少年不再從事長期以來被視為成年人才會做的活動。這項研究週二在「兒童發展」雜誌上發表,結論為自 1976 年以來,美國擁有駕照、曾經酗酒、約會和為錢工作的青少年百分比急劇下降,過去十年跌速尤其快速。而且無論種族、地區和社會經濟條件或者農村、城市和郊區,都一致出現了下降。

可以肯定的是,一半以上的青少年仍然會做這些小屁孩的活動,但是人數已大幅減少。1976 年至 1979 年間,86% 的高中畢業生會去約會;研究發現,在 2010 年至 2015 年期間,這個數字只有 63%。同期,打工賺錢的比率從 76% 下降到 55%。在 1976 年至 1979 年期間,喝酒的比率從 93% 下降到 2010 年至 2016 年的 67%。

《芝加哥論壇報》根據美國疾病控制中心 (CDC) 的數據,青少年近幾十年的性活動穩步下降,由 1991 年的 54% 下降到 2015 年的 41%。

主持研究的 Jean Twenge 說,「人們說:『這是因為青少年更負責任,更懶惰或更無聊,』但是他們沒看到更大的趨勢。」相反地,她說,孩子們對於約會、開車或打工等活動的興趣較少,因為在今天的社會裡,他們不再需要了

研究顯示,根據進化心理學理論,一個人的「生活策略」會根據他或她的環境而放慢或加速,暴露於「苛刻和不可預測的」環境導致較快的發展,而資源較豐富和安全的環境具有相反的效果。

在第一種情況下,「你會生很多孩子,而且生活處於生存模式,年紀輕輕就成為小爸爸小媽媽,然後你的孩子像你一樣提早生小孩,等到的只是更多的疾病和更少的資源,」聖地亞哥州立大學的心理學教授 Twenge 說。

Twenge 說,一個世紀以前,平均壽命較低,大學教育不太普遍,「當時的目標是生存,而不是 5 歲前開始學拉小提琴」。

研究表示,在這個模式中,一名十幾歲的男孩可能會更加認真思考對待婚姻、開車和工作,對於「考量資源取得建立夥伴價值」來說,這一點非常重要。

但是,美國正在向更慢的模式轉移,而在社會經濟頻譜中,變化是顯而易見的,Twenge 說。「即使在父母沒有接受大專教育的家庭中…… 家庭成員也不多,需要小心培育小孩的想法真的逐漸減少了。」

研究報告指出,延後進行「成人活動」不能歸因於更多的家庭作業或課外活動,報告強調,今天青少年比 20 世紀 90 年代花費的時間更少(除了社區服務略有上升)。智慧手機和互聯網的使用也不完全是原因,因為早在它們廣泛滲入生活之前,衰退就開始了。

住在俄勒岡州波特蘭 17 歲的 Musser 在夏天打工,但他從來沒喝過酒,因為對此並不好奇。對他來說,早期幾代青少年圍繞在採購和喝酒的晚間活動的想法聽起來很神秘。

他說:「我沒有聽說有人出門去就是特意和朋友們喝酒。」「這不是你會去做的事,就像『哦,我要出去喝個大醉了』。」

住在一個容易騎自行車、乘坐公共汽車或共乘的城市,他看不出有開車的需要。至於約會,「在高中時期認真與某人約會看起來有點可笑,我的意思是,接下來的打算是什麼?一路約會到大學,然後最後結婚?這似乎是不切實際的。」

雖然這項研究沒有針對 13 歲以下的群體,但 Twenge 表示,她懷疑成年人行為的延後是起自童年時期,從單獨上學的小孩的減少或無人監督的遊玩開始。近幾十年來,父母對獨立活動的限制更為嚴格,一些州的法律已經編纂了這個規定,禁止兒童在無人陪伴之下外出或待在家裡。

法律也延後了另一個成人活動:在 20 世紀 70 年代,一些州的合法飲酒年齡低至 18 歲,現在幾乎普遍是 21 歲。

對青少年精神病學家 Daniel Siegel 來說,青少年自己的大腦會「重新改造」,以適應自 19 世紀以來發生變化的社會。

「在我們的文化中,大家常說:『好吧,你要上高中,上大學,念研究所,然後實習,直到快 30 歲時,你才能真的對自己負責。』那麼大腦會相應地做出回應。」他說。

Siegel 說,這些變化是正面還是負面,取決於延後成人活動的原因。

他認為,如果延後是為創造性探索騰出空間,形成更好的社會和情感聯繫,這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是因為恐懼,那顯然是一個問題。」

現在的青少年中,「你會有一種感覺:『哇,這世界真是嚴肅,那麼為什麼我會急著深陷其中… 為什麼我不留在朋友身邊,遠離任何有嚴重後果的事物,像是懷孕或性傳播疾病?』」

現代家庭理事會研究主任 Stephanie Coontz 說,青少年現在也更加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可能產生的影響。

「他們開始意識到,哇,真的要注意自己的履歷,」她說。「他們不會魯莽地無視後果,像之前幾代充滿自信的年輕人,那時的人們會說:『我要輟學去參加和平運動,管他的。』」

她說,沒有大學學歷的人就業機會越來越少,年輕人不再能對此無動於衷

「他們對父母對他們的未來感到同樣的焦慮。」

華盛頓州聖胡安島 15 歲的 Chiara Power 沒有興趣約會、開車、工作或喝酒,而且不斷上漲的大學費用讓她夜夜難眠。

她說:「我已經開始恐慌,無法逃脫的學生貸款是最大的噩夢,我擔心我最終會無家可歸。」

她的父母試圖緩解她的恐懼。「他們就像:『老兄,這些事情未來三年都不會發生,所以冷靜一下。』但我不能冷靜,我無法冷靜… 因為有很多人說:『哦,你到時候一定會很辛苦。』」

她 45 歲的母親 Penelope Haskew 對她女兒喜歡和家人一起度過閒暇時間感到困惑。

她說:「一方面,我知道她很安全,她沒有懷孕或吸煙、喝酒或做各種我想像適合各種年紀的危險事情。」但是 Haskew 懷疑她的女兒是否錯過了這些行為可以教導的生活教育。「這是人類發展所必需的東西嗎?為了從青少年過渡至成年人,你必須要冒險而為嗎?

不過,她同意女兒的觀點,現在這個世界看起來比起她青少年時更為奸詐。她表示:「氣候變化是超級真實的,而且在我們說話時的正在進行。」「也許關於成年人的可怕事情現在更加具體,所以現在不要成為成年人可能比較安全。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鉅亨網》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