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侶要是分手了,至少還有卡片可以燒啊!」林隆益邊說邊哈哈大笑。讓人腦海閃過那些連續劇劇情,分手後的戀人,一口氣把成堆的書信、照片丟進熊熊烈火,回憶彷彿跟著裊裊煙霧,一起煙消雲散。雖然,在一切都電子化的今天,想拿出東西燒,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林隆益是全台唯一一間卡片專賣店「我思文創」經營者,店裡不僅有滿滿地文具和卡片,也展示了他所收藏的大型卡片。

在這個數位雲端時代裡,林隆益算是少數依舊崇尚實體物質的人。實體對他來說,是獨一無二的。「男生可以把同一款貼圖送給很多個心儀的對象,但送卡片不同,就算花色、內容都一樣,筆跡也不會一樣,卡片寫上的字是獨一無二。」林隆益說。

林隆益是全台唯一一間卡片專賣店「我思文創」的經營者。(圖/記者陳明安攝)

林隆益是全台唯一一間卡片專賣店「我思文創」的經營者。(圖/記者陳明安攝)

在沒有手機通訊時,「傳紙條」是學生們的共同回憶,長大後,「送卡片」就成了傳紙條的進階版。尤其是情竇初開那些年,情書是最浪漫的告白回憶。關於校園的戀愛故事,林隆益也曾有過:「我國一時買的卡片,到現在還留著,原本是希望有一天能夠送給自己的女朋友,但沒送出去,留到現在。」

沒寄出的卡片,被他留下來了,那些收到的,也是。

大學畢業後,他和女朋友都到美國讀書,但卻在不同的城市。在那個還沒有Email的年代,兩人溝通聯絡並不容易。有天,他收到女朋友寄來的卡片,卻是張「分手卡」!

「這種情況下,寫卡片好像是最適當的方法,不然要講電話嗎?好像也很奇怪。」林隆益回憶著說。

林隆益的店裡充滿各式各樣的卡片。(圖/記者陳明安攝)

林隆益的店裡充滿各式各樣的卡片。(圖/記者陳明安攝)

林隆益帶著我們看他珍藏的卡片,每張卡片都有數十年歷史,有些卡片甚至比來買卡片的年輕人還要老。有趣的是,他開口閉口都自稱是副店長,至於店長,則是他手裡抱著的愛犬──「牧牧」。

「會走到開卡片店這行,是一步一步的安排。」林隆益在美國唸的是旅館管理學,但回到台灣後,他沒有投身旅館業,反而當起了鋼筆公司業務員。他笑說:「收入沒有增加,但買鋼筆可以折扣,算是另類的開源節流。」

這樣的邏輯,絕對是一個鋼筆愛好者會說的話。他還記得,小時候,同年齡的小孩們拿到了壓歲錢,都跑去買玩具,他卻把錢拿去買鋼筆。「那年壓歲錢拿到1200元,我拿了800元買一支鋼筆,我媽發現之後快氣死了,那本來是要存起來的。」

鋼筆公司業務員後,他從事過車廠行銷、卡片經銷商等職業,但影響他決定開卡片契機,卻是行動通訊的相關工作。他說:「從軟體來看,雲端的東西都是空的。」指的也就是網路伺服器倒了,就什麼都沒了。

在他眼裡,網路通訊的確可以快速溝通,但往往只是傳遞消息,溝通的內容很淺。

「學管理的人,常常考量效果(Effective)與效率(Efficient)的取捨。卡片和信件讓收到的人是印象深刻,有效果但沒這麼有效率。」無奈現在逢年過節,會寄卡片來的只剩下保險業者、公家機關等官方單位。

林隆益自稱是副店長,店長則是他手裡抱著的愛犬「牧牧」。(圖/記者陳明安攝)

林隆益自稱是副店長,店長則是他手裡抱著的愛犬「牧牧」。(圖/記者陳明安攝)

店面位於富錦街的老公寓2樓,從靠窗的單人座望去,可以俯視一整片綠蔭大道。他笑說,會選擇把店開在2樓,一方面是租金成本考量,另一方面,可以自動篩選掉客人。

看著形形色色的客人,他偶爾也做做白日夢。「有一次,有個男生下午五點多,趕著來買生日卡片,買完就坐下來寫,一直寫到八點多,我才看他滿意的離開。我看了也很開心,我的店又幫助到一個人溝通,想得美好一點,可能因為這張卡片,他們有機會變夫妻。」

在外人眼中,總是懷疑賣卡片這門生意能不能賺錢。「就連我去商業登記處,承辦人員也驚訝問我,還有人在買卡片嗎?」他眼神飄向店裡滿滿的史努比周邊商品,他說,史努比的故事最像真實人生,尤其是主角查理布朗,每次放風箏每次失敗,到了新的一集,又會看到查理布朗在放風箏。

開卡片店,他想賣的不僅是卡片,還有人與人溝通的那分情感。人生就像「查理布朗放風箏」一樣,就算別人懷疑,也永不放棄。

我思文創裡賣得不只是卡片,還有人與人溝通的那分情感。(圖/記者陳明安攝)

我思文創裡賣得不只是卡片,還有人與人溝通的那分情感。(圖/記者陳明安攝)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https://sight.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