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網 / NOWnews
鉅亨網 / NOWnews

人民幣匯價已突破「811」匯改以來高點,未來若美元指數繼續下跌,人行會否容忍人民幣兌美元繼續升值?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經濟室主任張明指出,過強的人民幣既可能影響出口增長,也可能帶來新的流動性過剩與資產價格泡沫。如果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升至 6.2 至 6.3 附近,人行可能採取措施來抑制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繼續上升

香港《文匯報》報導,張明認為,人民幣過快升值有悖於防風險這一經濟目標的實現,同時市場也可能低估了 2018 年中國經濟增速下滑的可能性,川普政府發動的雙邊貿易衝突也可能在春節前後升級。在上述背景下,當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進一步上升至 6.2 至 6.3 附近,人行就可能採取一些舉措來抑制人民幣升值。

人行可能有 4 個措施:1. 可能採取持續調低每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的方式來引導市場預期,「逆周期調節因子」發揮雙向的作用,而非僅僅用於抑制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過快貶值;2. 可能在離岸市場上通過多種方式來抑制離岸市場人民幣的過快升值;3. 可能會盡快改變資本流動方面抑制流出、鼓勵流入的非對稱性格局;4. 短期內在收緊貨幣政策方面將會格外審慎。在本幣匯率強勁升值的背景下,人行提高存貸款基準利率的概率無疑會顯著下降。

招商證券首席宏觀經濟學家謝亞軒也認為,沒有一個大國是希望匯率持續走強的,當前人民幣已經走出「811」匯改的衝擊期,因此過去的臨時性措施將逐步放開,比如 QDII 有進一步放開的可能性,以擴大資本流出。

美元指數走勢
美元指數走勢

張明還認為,如果 2018 年美元指數顯著升值或顯著貶值,人行都可能繼續調整中間價定價機制,重啟「逆周期因子」。而 2018 年美元指數出現較大幅度波動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為了擺脫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定價機制反覆調整的尷尬,他認為,人行應該充分利用當前人民幣升貶值預期比較平穩的時間窗口,增加收盤價 (市場供求) 對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定價因素的佔比,而適當下調籃子因素的佔比,收盤價 (75%)+籃子匯率 (25%) 的定價機制可能是更為理想的選擇。

提高收盤價佔比、降低籃子匯率佔比,既符合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改革的長期方向,也有利於在短期內維持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基本穩定。

美元兌人民幣走勢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鉅亨網》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