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派人士今(28)日衝入慈湖陵寢內,朝前總統蔣中正的靈柩潑灑紅漆。(圖/桃園市議員楊朝偉提供)
▲獨派人士今(28)日衝入慈湖陵寢內,朝前總統蔣中正的靈柩潑灑紅漆。(圖/桃園市議員楊朝偉提供)

獨派幾位年輕人在228當天到慈湖向故總統蔣中正的棺柩潑灑紅漆,引發外界譁然。潑漆事件除了凸顯看守慈湖陵寢的憲兵訓練不足、嚴重失職外,也顯示台灣社會即便歷經政黨輪替,仍舊非常原始而幼稚,離真正的多元民主自由距離還很遠、很遠。

潑漆的年輕人,口口聲聲說他們必須如此,才能徹底清除威權遺緒,落實轉型正義,甚至當場撕毀中華民國國旗,還動手把媒體記者趕出記者會會場,只因為提問問題與他們立場不同,就限制他人的言論及行為自由,試問「這不是威權,什麼是威權?」

他們還嗆聲,若總統府、國防部、桃園市政府等單位沒有相關回應,他們會繼續行動,且還會提高強度。這些人不知道把自己看成是正義使者,還是復仇者聯盟,向政府機關喊話,若不照他們說的話做,就自己看著辦,敢問「這不是地痞、流氓,什麼是地痞、流氓?」

從他們潑漆時激動的言情與偏執的言論,不難想像他們對於蔣中正以及威權時代的刻板之深,然而,他們在威權時代都尚未出生,何以感受及了解威權時代的種種,又何來仇恨;

如今,他們跳出來潑漆,說要喚醒更多人去除威權,請問他們拿什麼來說服大家?是拿自己親身經歷?是拿獨派團體所灌輸的觀念?還是拿剛去賣場買的紅漆?還是前一天討論出來的標語?

這些人闖入陵寢內,對蔣中正棺柩潑漆、舉布條、呼口號,然後一哄而散,這樣的行為怎麼看都不光明正大。更讓人看輕的是,幾位看似「勇敢」潑漆的年輕人,潑完漆後就消失不見,不僅不敢面對外界質疑,連到警局自首、面對司法的勇氣都沒有。

「敢做不敢當」,不敢對自己行為負責任的人,還想當台獨建國的先鋒,要別人接受自己的論點,真讓人笑掉大牙。

「一個民主國家,法治是最為基本的要件」。如果背離法治、漠視法律,任何再高尚的行為都會失去正當性,何況是如此激烈的作法。要知道,法治的相對就是人治,如果每個人都不遵守法治,恣意妄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到最後就會變成比誰拳頭大、誰的權力大誰說了算,反倒真成了威權國家。

「無知的真正特點是:虛榮、驕矜和傲慢」,從這次潑漆的年輕人身上不正好看到這幾項特質嗎?

什麼是正義、什麼是威權都搞不清楚,內容毫無論述,也不敢接受挑戰,只會用最廉價的潑漆手段來吸引目光,丟了就跑;這些人連最基本的法律及公共道德都能背棄,這種暴民式的抗爭手法,不只是可悲,終將會被人唾棄。

●作者:錢震宇/資深媒體人、開放智庫發起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