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任立委同時也是國民黨桃園市長參選人陳學聖今(23)日來到許厝港濕地,語重心長的說,原本是重要候鳥棲息地的許厝港,如今因為濕地生態保育沒有做好,造成滿地垃圾堆積,廢水橫流讓整個生態都受到破壞。如今,人不來,連鳥也不來了。


▲昔日美麗的海岸,如今遍地垃圾。(圖/拍鳥俱樂部鳥友鍾福興攝 , 2018.04.23)

陳學聖說,桃園野鳥協會應該是傷痛了很多年,因為每年四月這個時候,應該是會有非常多的鳥類會在許厝港這邊出現。但是因為這裡的濕地生態沒有得到妥善的保護和管理,使得整個許厝港濕地現在不但人煙稀少,連鳥都不來了。陳學聖說,許厝港是國家級的重要濕地,對於這塊濕地的保護也有很多的嚴格規定:包括了禁止傾倒汙廢水、廢棄物或其他足以降低濕地生態功能之汙染物。陳學聖強調,因為濕地保護的相關法令是我在2014年擔任立委期間非常用力一起跨黨派催生出來的。所以看到現今的許厝港,我感到十分的痛心和不捨。

陳學聖同時也提到桃園野鳥協會之前對桃園市政府的種種呼籲和建議指出,因為鳥友眼見這塊寶貴的濕地日益遭到破壞,鳥會曾彙集鳥友的建請鄭文燦市長救救許厝港濕地,還它本來美麗面目。這份由野鳥協會匯整的建議重點如下:

「建請桃園市政府重新檢討許厝港生態公園規劃案。許厝港附近,因地理位置適中,有河口豐富生態,每年均吸引眾多過境候鳥覓食與棲息,成為北台灣候鳥的重要驛站。因此,中華民國野鳥學會於2000年報請國際鳥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將許厝港濕地列為台灣的重要野鳥棲地(Important Bird Area, IBA)之一,編號為TW006,是桃園地區最重要的水鳥棲地。

2009年中華鳥會與桃園市野鳥學會提出劃設許厝港國家重要濕地之建議。2015年濕地保育法正式實施,許厝港國家重要濕地亦正式成立並受法律保護,但濕地內的污染與陸化狀況卻未因有了濕地法而有改善,反而急遽惡化。原本鳥況豐富的海口濕地現遍佈垃圾,河口生態系遭受工業廢水污染,底棲生物大幅減少,潮間帶的綠牡蠣即為明證。

桃園鳥會曾多次籲請市府,進行港區陸化清淤,移除人為不當紅樹林,清除垃圾污染及管理流浪犬等建議,然市府並未採納,僅宣示要在許厝港打造一個「水鳥樂園」,要以3年為期,編列3.3億元進行相關工程規劃,第1年施作濕地公園、潮間帶環境教育步道等設施;第2年整修自行車跨橋、遊客中心等大型設施;第3年規劃延伸自行車道等工程。

市長所提工程,對野鳥生態均無助益且背離打造水鳥樂園的願景,依桃園鳥會去年秋天至今年春天觀察,許厝港濕地過境候鳥數量因持續污染、陸化及流浪犬活動而銳減,原數以千計候鳥停棲的濕地,今年僅剩少數候鳥在垃圾堆間閃避流浪犬辛苦地覓食。去年耗費鉅資的108.9公尺木棧道,不但未吸引候鳥停棲,還因種植水筆仔影響漲潮後的候鳥棲息,另因交通、海風、海砂等因素,鮮少民眾至木棧道遊憩利用。

為保育野鳥重要棲地及打造鄭市長與全國鳥友共同期待的水鳥樂園,建請市府立即停止虛擲公帑的工程規劃,儘速邀集野鳥及濕地生態保育學者專家,共同體檢許厝港國家重要濕地,以提出具體、有效的改善措施,讓許厝港濕地生態先行恢復,才能吸引豐富候鳥停棲,回復原來的水鳥樂園。

(本連署書已請中華鳥會協助,邀集各團體會員連署中)」


▲臉書社團「拍鳥俱樂部」社團負責人黃小姐也在臉書上表示,「真是難過,許厝港真的變的好髒…連垃圾魚都活不成。(圖/拍鳥俱樂部鳥友鍾福興攝 , 2018.04.23)

另外臉書社團「拍鳥俱樂部」社團負責人黃小姐也在臉書上表示,「真是難過,許厝港真的變的好髒…連垃圾魚都活不成,鳥友是3/18 有去一趟,滿滿的垃圾。本來還好好的說,還可以看到整遍沙灘上有小螃蟹在跑,後來去殘不忍賭下面滿滿的垃圾。原本帶小孩去看螃蟹 (結果到現場一隻活的都看不到,小朋友蠻難過的)」。


▲原本希望來許厝港看到螃蟹的小朋友也失望落空。(圖/拍鳥俱樂部鳥友鍾福興攝 , 2018.04.23)

陳學聖在直播最後表示,希望市府對海岸線的經營不要只是蓋一個海螺館,連海螺館的設計圖都是抄人家英國的,這個政府太有錢,但就是沒有心。陳學聖說,我希望未來有一天,這個生態廊道,除了我們把它保護好之外,也希望把它變成一個產業,這產業就是鼓勵大家用綠色消費來永續經營這塊美好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