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副總統呂秀蓮(圖)19日參訪台北迪化街,受訪時對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將自提人選一事表示,相信總統府秘書長陳菊應該不會出來選,但若陳菊要選,她「一定禮讓」。中央社記者施宗暉攝107年5月19日
▲前副總統呂秀蓮(圖)19日參訪台北迪化街,受訪時對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將自提人選一事表示,相信總統府秘書長陳菊應該不會出來選,但若陳菊要選,她「一定禮讓」。中央社記者施宗暉攝107年5月19日

台北市長選戰,無疑是今年最熱門的政治議題,每天都占據新聞版面。這戲碼從柯文哲和民進黨的關係發展下來,一整個愛恨糾結,口水噴過來巴掌呼過去,不管橫看侧看都頗為有戲。這劇情一直到民進黨決定自行提名,才終於進入第二個重點,就是究竟最後民進黨會推什麼人出馬角逐。

也許是觀眾太入戲了,很多人期待後半段的戲能夠繼續這麼高潮迭起,於是陳菊就成了許多人力拱的對象。花媽的輩分與親和力,在黨內無人能出其右,儘管她本人否認有意願,但不可諱言,她是很多民進黨支持者心中的超級強棒。

但這一拱,不得了,她當年的獄友呂秀蓮頗不開心,呂秀蓮認為煽動陳菊出來選,就是在針對她,因此,只要陳菊敢選台北市長,呂秀蓮將會發表文章,使陳菊「終身受傷」。

是的,大家沒聽錯,就是這四個字。雖然呂秀蓮並沒有說出要如何讓陳菊「終身受傷」,但當中濃濃的威脅意味,讓民進黨支持者都驚呆了,不禁思索著呂秀蓮和陳菊之間,到底是有怎樣的深仇大恨啊?

陳菊和呂秀蓮當年因美麗島事件關在同一間牢獄,兩人在政治路上各擅勝場。呂秀蓮六次選舉六連勝,陳菊也從黨外前輩幕僚一路拚成南霸天,在台灣男性掛帥的政治戰場和民主運動中,這兩位女性的奉獻和拚勁,都不愧為是先驅的角色。

做為一位卸任的副元首,還能在退休之後的74歲高齡,挑戰台北市長這場不好打的選戰,呂秀蓮對政治的熱情的確讓人佩服。只不過,做為台灣民主運動先驅,呂秀蓮應當知道誰都有參選的權利,也應當尊重每一個人參選的權利,如果把別人的參選視為是針對她而來的挑釁,語帶威脅的出言恐嚇,那實在失了民主前輩的高度。

從世大運成果是靠中國放水,到只要陳菊參選就要她終身受傷,這一連串狂放的發言,都顯示出呂秀蓮最大的缺陷:她的自我中心和孤芳自賞。她總是把自己的一絲優點看得比天還要大,卻絲毫不把別人的努力看在眼裡。她覺得自己的成就都是打拚來的,別人的成就則是運氣太好。這樣的性格,讓她成為政治上的孤鳥,大家敬畏三分卻敬而遠之,而她越不受民意的青睞,就越覺得社會不公,怪天怪地怪別人,但問題絕不在自己。

或許體察到社會反應普遍不佳,呂秀蓮後來改口說陳菊如果要參選 ,她會禮讓,但會發表一篇文情並茂的聲明,以柔性訴求,陳菊會感到終生遺憾,她並無意傷害陳菊。這些解釋都是狗尾續貂,傷害已經造成,只是這些話傷的不是陳菊,而是呂秀蓮自己。

陳菊從來沒有釋放出想選台北市長的意圖,也沒有任何對呂秀蓮不敬的言論,如今卻是莫名其妙躺著中槍,這槍還是來自黨內同志,這無辜的程度,才真的會令她終身遺憾吧。

●作者:王時齊/政治評論家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