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經濟當道,粉絲流量成廣告商下廣告的重要依據,然而這些流量卻遭踢爆可能造假,引發廣告主群起抵制。圖為販賣粉絲數及流量的承銷商 Devumi 。(圖/翻攝YouTube)
▲網紅經濟當道,粉絲流量成廣告商下廣告的重要依據,然而這些流量卻遭踢爆可能造假,引發廣告主群起抵制。圖為販賣粉絲數及流量的承銷商 Devumi 。(圖/翻攝YouTube)

日前, YouTube 上的網紅公開業配價碼,為數可觀的收入嚇壞不少人,同時可見廣告商已然從傳統的廣告投放轉移陣地,瞄準這些自媒體平台上的素人明星,促成這股「網紅經濟」來勢洶洶。然而全球最大廣告主之一聯合利華 CMO Keith Weed 卻直指,這套看似欣欣向榮的體系恐將崩壞,原因是這些坐擁龐大粉絲及追蹤者的網紅,自身的流量可能全是造假。

美國藝術家安迪沃荷在 1979 年曾預言:「人人都有十五分鐘成名機會」,如今在新媒體橫生的現代確實成真了。近年 YouTube 、臉書、 Instagram 的蓬勃發展造就出一批素人明星,憑藉自身產出的創意內容積累大量粉絲,同時吸引廣告主的青睞,開始大量投放廣告於其中。而這之中「流量」成了關鍵,據營銷分析平台 Captiv8 的調查,廣告主要與一個擁有 10 萬關注者的網紅展開商業合作需要花費 2000 美金,而坐擁 100 萬關注者的博主開出的價格則高達 2萬美元。然在這條廣告供應鏈中,廣告主或許因看上了這些流量數據而投注大筆資金,卻可能被這群網紅帳面上帶來的數據蒙在鼓裡。

營銷分析公司 Points North 的數據顯示,那些擁有 5 到 10 萬追隨者的網紅,往往有 20% 左右的假量。《紐約時報》更披露許多名人正在從一家名為 Devumi 的公司買粉,其服務包括 Twitter 、 YouTube 、 PINTEREST 、領英等社交平台的數據造假服務。而客戶名單更驚見歌手 Clay Aiken 等當紅明星。

而這些欺詐數據將致使廣告行業陷入劣幣驅逐良幣的困境中,造假者能夠霸佔廣告資源繼續壯大,壓縮原本產出優良內容產品的創作者之生存空間。

聯合利華 CMO Keith Weed 表示:「那些網紅的權力應該源自其與消費者的深入、真實和直接的聯繫,但這些購買追隨者的行為可能輕易破壞這種關係」,ㄧ語道破了廣告主們對流量數據造假的擔憂,同時更指出當今流量數據做為廣告業的神主牌,其華美外表下的腐肉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