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副總統呂秀蓮可說是「美麗島世代」的箇中代表人物。(圖/NOWnews資料照)
▲前副總統呂秀蓮可說是「美麗島世代」的箇中代表人物。(圖/NOWnews資料照)

「無差別攻擊」和「無差別殺人」為什麼是萬國公罪、全球同譴?

這種攻擊會「傷及無辜」,「恐怖份子」、「孤狼殺手」、「隨機殺人」、「縱火凶犯」、「生化武器」、「人體實驗」‧‧‧都是為了戰爭利益隨意濫殺無辜!

如果為了打選戰,砲火四射卻打到無辜的大學生,讓已經使用了21年,一代一代離鄉背景求學學子曾經住的好好宿舍,再也沒有安寧!

這樣,算不算也是「無差別攻擊」惡行呢?

稍有良知良能的人,碰到「傷及無辜」這樣疑慮時通常會遲疑,對於民進黨內核心骨幹的「助理和文青世代」卻是毫無罣礙,這一個世代的最大特色就是只剩下嗜血的本能,絕對沒有道德束縛,用盡一切手法都在所不惜。

三個本質迥異的世代,造就了三種面貌截然不同的民主進步!

黨外時期的「美麗島世代」,追求普世價值,核心思想是他們期待之台灣願景。細數「美麗島世代」,不管你喜不喜歡他們,也許你不贊同他們的理念,他們相信他們所相信的,也追求他們所堅持的,例如,仍不時出現的呂秀蓮,就是箇中代表人物。

「美麗島世代」都曾經「犧牲」過,他們更願意把他們的「犧牲」當成公共財,成為培育後輩的土壤。

美麗島世代「犧牲享受」,繼之而起「享受犧牲」的是律師世代,踩在前人血跡而走向執政的「律師世代」,機變靈活,心中還是有所自我期待和堅持,他們自許將來會成為國家主人,對於「治理能力」願意用功更用力實踐。

這些律師世代,或許沒有願景,缺乏理想,總還有著兢兢業業的精神,看看過去的宜蘭經驗、陳水扁的台北市政、蘇貞昌在台北縣的治理,都還算得上是有行政長才,治理能力。

時光流逝,現在輪到收割成果的「助理和文青世代」,他們個個手段高明丶舌粲蓮花丶詞藻華麗丶輕蔑理念,心中念念難忘的只剩「權力的滋味」。

這批「助理和文青世代」從來沒有真正的各行各業的職場經驗,踏入社會就當助理寫文宣在政治圈裡打滾,幫律師世代的老闆搞鬥爭、弄文宣、搞公關‧‧‧滿腦子裡都是權力的遊戲,核心的理念只有權力的角逐。

「助理和文青世代」這樣的一群人,正像過去那些發動「無差別攻擊」的戰爭機器一樣,除了攻擊、攻擊、再攻擊,他們的腦袋裡沒有其他的價值和惻隱之心,只在乎「給敵人打擊」,不管多少的無辜被傷及。

不幸的是,今年的選舉,這樣的「無差別攻擊」的反撲還會更猛烈,蔡英文執政成績不佳之下,這批「助理和文青世代」在青春已逝的壓力下,更有著「退此一步,即無死所」的恐慌!

過去兩年多以來,台灣各公營機關與附隨團體,「助理和文青世代」大規模、大規模的「圈地運動」,這些過去曾被民進黨在野時期批評到一文不值的單位,「助理和文青世代」雖然大多數只是法政學歷或是文藝青年,紛紛進駐他們一輩子也沒有學過任何專業的單位,不管是金融、財經、產業、科技‧‧‧都能位居要津。

因為,「助理和文青世代」特別飢渴,剛出社會時,跟著律師世代打天下,滿心是革命的浪漫情懷,沒有想太多;陳水扁執政時,在律師世代管控之下,打雜當苦工的多,吃香喝辣的少。

陳水扁的政權崩潰,馬英九執政八年期間,「助理和文青世代」散離各地、流浪飄零‧‧‧

好不容易跟著蔡英文「騎馬上京城」,才忽然發現自己四十好幾,青春遠逝!

「助理和文青世代」參加同學會時,會發現在各行各業打拚的同輩同學,起碼有車有房子,可能還有一點而積蓄,助理和文青世代爆發「活在當下」的急迫感:此時此刻不多拿點,將來老了只能當個獨居老人‧‧‧

正因為如此,今年的選舉不只是蔡英文的「政權保衛戰」,更是助理和文青世代的「既得利益保衛戰」,退此一步,即無死所!

接下來,「無差別攻擊」只會更多鬼扯、更無賴手法,流彈四射厄運難逃,無辜的台灣選民,只能禱告吧!

●作者:黃創夏/資深媒體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