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小燈泡父母今\\( 17 \\)日針對小燈泡案二審判決結果發出聲明「判決結果不如我們所盼」,期盼我們的司法由冷峻轉為溫暖「不要再有下一對心碎的父母。」圖為凶嫌王景玉。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107年7月3日
▲女童小燈泡父母今\\( 17 \\)日針對小燈泡案二審判決結果發出聲明「判決結果不如我們所盼」,期盼我們的司法由冷峻轉為溫暖「不要再有下一對心碎的父母。」圖為凶嫌王景玉。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107年7月3日

嚇壞全台父母親的3歲女童小燈泡無辜遭男子王景玉當街斷頭殘殺案,高等法院二審宣判,果然不出預料,又判免死。

一向主張廢除死刑的團體,會不會覺得根本就不必再繼續推動廢死運動了?反正有佛系法官與佛系法務部長,台灣已經成為殺人犯的天堂,而且還是凶殘殺人犯的天堂。

當街斷頭殘殺3歲女童的王景玉都免死了,那麼在華山大草原對女學員分屍的重大殺人犯還會判死嗎?多半也不會。如果那位在租屋處對自己女友分屍,卻畏罪自殺的凶殘殺人犯看到了其他人凶殘殺人卻免判死的新聞,會不會後悔自己太衝動?別誤會,不是後悔太衝動而殺人分屍,是後悔太衝動而自殺。

這些凶殘殺人犯不只在一審、二審、三審都不太容易判死,即使判死了也不會執行,根據法務部的統計資料,目前死刑定讞卻沒有執行的人數已有43人。

台灣不只法官是佛系法官,連法務部長也是佛系法務部長,反正時候到了,該死的人自然會死,何必判處死刑或執行死刑?至於那些不該死的人如果遇到殺人犯被殺死、被斷頭、被分屍,受害人與家屬只能埋怨自己生長在台灣。

要不要判處死刑,當然是深奧的生命哲學問題。很多人主張廢除死刑,是因為擔心調查與審判有瑕疵,如果誤判死刑,執行之後就再也救不回來了。死行當然要慎重,但是如果是當街斷頭殘殺小女童、犯行這麼明確的案例,該不該判處死刑?台灣是民主國家,就修法或全民討論公投吧,大家怎麼決定,以後就怎麼遵行。

在修法或公投之前,只要還沒有改變現行法律,就必須依法處理。法官可以自己一天到晚找理由幫凶殘殺人犯免死嗎?法務部長可以光領薪水卻不去執行法律要求的職務嗎?如果大家都想當佛系好人,那麼軍人與警察以後也都可以自行判斷要不要依法而行?凶殘殺人、依法當死而免死,這會造成什麼後果?佛系法官與佛系法務部長想過嗎?

有人說人死不能復生,死刑無法解決問題,就算處死殺人犯,被害者也活不過來。這句話某種程度上不算錯,但是換個角度看,可就大錯特錯。因為凶殘殺人卻沒有獲得應有的刑罰,從新制度主義的角度來說,這就是在鼓勵犯罪行為,等於是在教育、鼓勵更多現在正站在殺人等重大犯罪邊緣的人:「去吧,別怕,不會怎樣的,最多就無期徒刑而已。」

在廢除死刑還沒有全民共識以及周延配套之前,佛系法官與佛系法務部長不判死刑或不執行死刑,這是只在乎自己修行,而不管助長犯罪風氣、更不管社會大眾的死活。

死刑或許無法解決問題,但是不判死刑或不執行死刑,一定會幫助台灣成為殺人犯的天堂,創造更多受害者與破碎家庭。

●作者:賴祥蔚/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中華傳播管理學會理事長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