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二為布吉納法索位於外交部的國旗。(圖/林仕祥攝 , 2018.5.24)
▲左二為布吉納法索位於外交部的國旗。(圖/林仕祥攝 , 2018.5.24)

「中國挖我外交牆腳隨便出手就是10億美元,而台灣外交部全年預算也才8億美元」,面對大陸如此強大經濟資源及蠻橫的做法 ,外交部發言人李憲章感性的說,外交人員長期承受極大的工作壓力,許多同事健康亮紅燈,最近碰到幾位駐外同仁回國,身體都出現問題;他還透露和他同期的3位同事,年紀輕輕40幾歲就過世,竭盡心力為台灣的外交打拚,何曾預料卻英年早逝。

中國大陸經年累月的打壓,造成台灣在國際社會的困境,也使有意跟台灣發展或深化關係的國家卻步,甚至自我設限,「這就是國際現實,是外交困難所在」。但每當斷交或其他外交危機出現時,國內經常無法齊一立場支持外交部,甚至在不了解事實真相的情況下指責外交部,讓外交人員相當痛心,也深深打擊外交部同仁的士氣。

李憲章說,外交工作的目標是協助台灣走向國際社會,是為台灣確保國家尊嚴及爭取國際地位,應該獲得不分朝野與黨派的支持,才能一致對外,發揮真正的戰力。

他坦言,外交危機出現時,固守第一道戰線上的外交部當然不能推卸責任,但台灣面臨的國際現實,是對岸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壓及挖牆腳,隨時可能狠砸銀彈,一出手都超過台灣外交部全年的總預算,而這些預算還要扣掉外交部2600多名同仁的人事成本、事務性開銷、從事國際會議與活動交流及接待各國訪賓等費用,真正運用在國際合作項目及協助友邦合作計畫的預算,大概只有3億多美元。

李憲章回憶自己駐英時說,過去泰晤士河東岸有個老碼頭,中國大陸企業看準碼頭位置鄰近金融中心,一出手就開價10億英鎊投資,超過500億新台幣,「大陸企業就是中國在外交上的打手」、「台灣是個高度民主及透明化的國家,政府施政及預算運用皆須接受國會、媒體及民眾的監督,現在根本無法也不應該再從事金錢外交」。

李憲章表示,台灣在第一線邦交國的駐外同仁,不論是南太平洋、中南美洲或非洲也好,派駐人數少則5、6人,最多不過10餘人,面對大陸龐大的人力及經濟資源,還有各種誘引友邦的手段,能夠維繫邦交到今天已經非常不容易。除了將有限的外交資源做最有效的發揮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台灣在友邦推動真正「以人為本」及嘉惠友邦人民國計民生的雙邊合作計畫,還有外交人員在當地與友邦政府高層及當地人民搏感情,讓對方真正感受到台灣是一個真誠助人的夥伴。但是對岸為挖我外交牆腳,除了不計代價不擇手段外,也會跟相關友邦搞小動作和假動作欺瞞台灣。

雖然站在第一線的外交人員,每天費勁大量的心力,在友邦撒網布線,並分析種種跡象判斷台灣與該國的外交「健康指數」,但若對方刻意隱瞞,相當容易就被唬弄過去,如同當年中美破冰時,時任美國務卿季辛吉祕密前往北京一樣,他們整日無不戰戰兢兢。尤其派駐友邦的外交人員,在當地醫療條件不及台灣,又因業務繁重及固邦壓力,延誤回台健檢及診療的黃金時間,前不久就有人不到50歲逝世,而前多明尼加大使湯繼仁也為了拚外交,差點性命不保,所幸月前開刀才撿回一命,外交精英耗損率可說是非常的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