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演戲自我要求甚高的吳慷仁,正經歷撞牆期。(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8.21)
▲對於演戲自我要求甚高的吳慷仁,正經歷撞牆期。(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8.21)

猶記得去年台北電影獎,吳慷仁憑《白蟻:慾望謎網》勇奪影帝之後,媒體排排坐等著訪問他,本來還以為他會喜孜孜、笑容滿面的出現,結果出人意料之外,吳慷仁才坐下來提到「得獎之後」,卻是滿臉愁容,但…這可是他演員生涯的第一個電影獎呀,高興都來不及了……。

而且令人訝異的是,他整個人根本不在得獎的喜悅上,一坐下就說,他下一部作品是有史以來最難演的角色,煩惱了好久才決定接演,可是,一確定演出卻又擔心自己會搞砸這個角色,讓他煩惱到不知道該怎麼突破自己,可以讓演技更上一層樓,並運用在新片上,而且從吳慷仁心不在焉提到頒獎典禮,叨唸著不停思考這件事的狀態,連我們這種旁人都可以感受到他的憂慮。

▲▼吳慷仁去年勇奪北影影帝,並不如想像中的高興。(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8.21)

直到這次專訪才了解,吳慷仁遇到「撞牆期」了,而那部他口中最難演的角色,正是國片少見描述法醫與檢察官的議題電影《引爆點》。他在片中飾演法醫,為此還特地看了許多解剖影片,跟真正的法醫實習,除了要演得像一個法醫,還必須顧慮到劇情節奏,讓角色更鮮活化,著實下了不少苦功,如今成品出來即將上映,是不是代表他終於跨過了那個「很難」的門檻?

沒想到吳慷仁卻說:「沒有,完成了《引爆點》之後,我反而覺得被掏空了!不過《引爆點》對我而言只是一個起頭,只是我給自己問號的一個開始。其實,我覺得之前得獎反而更糟,更加速這個疑惑的生成(擔心得獎之後自己無法演得更好),但這對我而言也是一件好事,促使我要不斷的去找到自己下一部戲該怎麼做?該如何演得更好?讓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演員。畢竟我演過的戲也不少了,該變的也變了,那下一個階段,我還能夠端出甚麼樣的表演,給不一樣的導演、或是給觀眾新鮮感,對於表演上的自我挖掘,以及必須不斷不斷的進步,我覺得這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

於是就在前幾個月,吳慷仁決定好好休息放空,再也沒有接任何戲,他笑說:「我真的失業了!沒有戲演了!我接下來沒有接戲,也完全沒談好任何一部戲,就是一個失業的狀態,我也不知道自己會休息多久時間?」

▲吳慷仁希望給自己多一點思考的時間和空間。(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8.21)

但另一方面他又覺得輕鬆,「難得這樣,很棒吼,我已經連續2個月沒有在想演戲這件事了,因為以前的休息,不算是真的休息,因為只要我接了戲,腦子就會一直思考準備下一個角色,這次則是完全不知道下一部戲要演什麼?中間是有過濾掉(推掉)一些戲,我現在只想思考下一部戲該找到怎樣不同的演出方式。」

吳慷仁進一步解釋:「我還沒有追求到演員對於自我認同的一個喘息的地方,我雖然還不知道那是一個怎樣的境界,但感覺得到自己可以達到,就會一直想去追求,因此覺得現階段,我沒辦法演好接演的任何一個角色,所以覺得能夠休息一下更好,就當作是在讓自己的前置時間可以更長一點,做多一點的準備,可以更對得起作品,或者更對得起自己。」

▲《引爆點》導演莊景燊(左)透露在拍片前,和吳慷仁深談了好多次,才讓法醫的角色更立體化。(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8.21)

撇開其他事情不談,吳慷仁在表演方面,真的有他嚴肅和鞭策自己的一面,乍聽之下,你會畏懼他的長篇大論,但其實他也有讓人意想不到的另一面。當聊到在臉書與粉絲互動時,他透露,倘若有粉絲真誠地在臉書私訊問他問題或讚美鼓勵他時,他不僅會回應,還會仔細閱讀對方的心意,甚至有粉絲每天像寫日記般私訊吳慷仁,講自己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給他聽,而且居然持續了2年之久,一直到現在。

吳慷仁說:「我覺得他其實只是想要有個傾訴的對象、發洩一下,並沒有要求我一定要有所回應,好像只是想紀錄他自己的心情,所以我沒有打攪他,就讓他繼續寫下去。」不過也可以想見,對方應該是把吳慷仁當作是一種可以信賴的依靠吧,所以才會連續抒寫了2年自己的心情,而吳慷仁可以做的就是,什麼話都不用說,只要默默支持對方就好。在表演之外,吳慷仁原來也有這麼柔軟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