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 財經 / NOWnews
中央社 財經 / NOWnews

(中央社台北23日電)北京房屋租金最近突然暴漲,引發關注和討論,有分析說,租金上漲引起的中產階級生存狀態問題更耐人尋味,也揭示中國進入階層流動逐漸延滯的軟階層社會時代。

英國金融時報(FT)中文網財經版主編徐瑾22日發文表示,北京租金近期突然暴漲的真實原因尚待更多探討,比起租金上漲的新聞本身,新聞背後的中產階級生存狀態更耐人尋味。

文章說,國際社會對中產階級的定義各有不同,若依照年收入超過1萬1500美元計算,有國際媒體估計中國的中產階級人數已達2億2500萬人,更將在2020年超過歐洲中產階級總數。

至於中國網上流行的中產階層條件,文章表示,不論是在一線城市有三套房或擁有1000萬美元財富,這些標準若在其他國家已足以被歸為富人,但在租金上漲面前,即使是年入人民幣數十萬元的中國白領或者中產階級,感受到的卻是「秋日寒風」。

文章分析,這並非中國的中產階級矯情,「他們的現金儲蓄比起國外中產好很多,但風險和不確定性始終讓他們如履薄冰」。

徐瑾認為,當下中國或許正在進入一個軟階層社會,最大特徵並非剛性的階層固化,而是階層流動的柔性壓抑,表現為階層向上通道變窄,向下的漏口卻真實存在。

文章說,當昔日知識改變命運或者創業帶來暴富的可能性退去,房產就成為階層的錨。有中國民眾表示,有沒有房子是個重要指標,看看各種社區地段的房價,甚至物業管理費的高低,就大致可歸納業主的「階層」。

這扁文章指出,中產階級難以安放的爆富夢想,構成過去中國社會的主要圖景。至於當前,軟階層社會來臨、機遇降低,中國中產的焦慮與彷徨倍增,無論從階層、財富還是個人安全感來說,現在是不進則退,以至退無可退的境地。(編輯:周慧盈/邱國強)107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