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井實彥
▲日本「慰安婦之真相國民運動組織」代表藤井實彥日前被人發現疑似用腳踢慰安婦銅像,引起國內一片撻伐。(圖/翻攝自臉書)

DC宇宙裡有個受歡迎的篇章「不義聯盟」,講述超人因為愛妻之死悲痛莫名,因而以自己的正義為正義,搖身一變成為地球上最強獨裁者。當「正義」變成「不義」,就是大量的死亡及悲劇。漫畫劇情可以很跳tone、很創意,但當變成現實時,誰來定義何謂「正義」?

蔡英文政府自從2016年全面執政後,陸續推動幾項具爭議法案,包括「不當黨產條例」、「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等,就是劍指最大在野黨–國民黨而來,而本週爆發出促轉會的副主委張天欽召集主祕許君如、研究員蕭吉男、曾建元、副研究員張世岳、吳佩蓉等人開會密謀對付侯友宜、如何與民進黨立委唱雙簧、如何利用促轉炒作影響年底選情,一時間,正義變的廉價,被消費的正義、不是正義。

無論歷史或是熟悉的故事劇情,以正義為大旗,想合理化自身行為者從來不缺。但正義並非清算對付他人,轉型正義的重點在於「實踐正義」,任何心裡有仇恨、任何心裡想報復、或是任何帶有偏見立場者,都不適合擔任協助轉型正義的角色,否則,當推翻極權的意義,不是為了公義正義,而是為了自己能成為那個擁有極權的人,這只是在汙辱正義。

上述講得太攏統?換個方式來說,如果你是漫畫迷,就請回想海賊王裡的海軍上將,穿著正義的大衣,難道就能合理化一拳擊殺艾斯的罪行?如果你是電影迷,就請回想在「復仇者聯盟三」裡搜集六顆寶石彈指之間滅絕了宇宙一半人口的薩諾斯,他的殘殺行為甚至還不是為了私利,只是希望宇宙資源別因太多生物而消耗殆盡,但以絕對武力貫徹「正義」,難道就能稱為是真正的正義?

綜觀全世界人類歷史,目前為止廣受討論的轉型正義,較被廣泛接受的是南非及東西德的轉型正義,這也是在促轉會或黨產會過往推動最喜愛掛在嘴上嚷嚷著,然而沒說的是,第一,東德是在瓦解後的東西德合併下所追究的過往功過,有功、有過並陳,這還是對於一個消失的政權做清查。反觀台灣社會是進行了近三十年的民主法治選舉而後政黨輪替,怎麼會今日一個政黨取得了執政權,就對另外個政黨清算打壓?根本邏輯不通。

第二,即便對於過往東德的不堪,每年德國政府也都編列預算以教育、電影、文化、展覽等全方面地盡可能的客觀立場來闡述過往的歷史背景,重點不是醜化、而是還原;唯有正視歷史、才能記住歷史,也確保永遠不再犯愚蠢的過錯。台灣社會目前為止沒有這樣成熟的條件,果不其然,促轉會尚未上路,「張天欽們」就耐不住寂寞、管不住那鬥爭邀功的心,帶著仇恨打壓政敵,又怎麼能心平氣和、客觀以待?

平心而論,目前最該被全體兩千三百萬人所認真看待的轉型正義,應該是僅剩兩位高齡九十餘歲,猶如風中殘燭的台灣慰安婦阿嬤的權益。根據歷史資料,二次大戰期間,共有約1200-1500名台灣少女被強押、或拐騙、或利誘而成為日軍的慰安婦,而如今仍在世的僅剩兩名,大多數已經離開人世的慰安婦阿嬤們身體機能已被破壞、不能生育,就這樣一輩子孤零、每晚於惡夢裡驚醒的結束受苦一生。遺憾地等不到一句正式的道歉,與時間賽跑的我們,這才是最應該做的正義,不是嗎?

然而,極為諷刺的是,促轉條例內卻把慰安婦受苦時間給排除,僅記指自中華民國三十四年至八十一年之時期。換句話說,促轉法眼裡的正義僅限對付國民黨,而忽視慰安婦阿嬤權益,當然更別說所謂原住民的權益了。

民主政治,就是一種信賴政治;因為相信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所以有了法治;因為相信一人一票票票等值,所以有了民主;因為相信政府就是眾人的公僕,所以有了公權力。在民主法治及公權力之前,這難道不是生長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我們所常引以自豪自己與對岸最大的不同嗎?

今天促轉會的「張天欽們」卻讓民眾看見,原來法律是會鎖定特定對象,所以法制不再;原來取得政權後就會對付政敵,所以民主無存;原來政府不但不是公僕,還能以政黨的東廠而沾沾自喜,這樣的令人可恥的公權力,覺青們、民進黨的支持者們,還好意思說自己比對岸高尚嗎?

所以,是誰把「正義」變成「不義」?誰就是我們共同的敵人;而誰在用正義來美化自己,這就是污辱正義、作賤正義,值得大家唾棄。

●作者:洪孟楷/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