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64E攻擊直升機「全作戰能力」成軍典禮,阿帕契直升機性能展示。(圖/記者林柏年攝 , 2018.7.17\)
▲直升機因為飛行特性必須貼地飛行,藉以掩蔽自己的行蹤,同時趁機發揚火力打擊敵軍,惟貼地飛行會造成許多噪音。(圖/NOWnews資料照)

先說結論再論述。

軍隊內政戰體系軍官為單位的化妝師,往往擔任媒體/軍方/地方人士的溝通橋樑。必要時必須去「擋子彈」。
軍隊主管往往發生換了職位換了腦袋的窘事。
部隊的職務就是演訓,高階軍官切勿媚俗。

10月初,因應戰備月操演,陸軍601旅所屬直升機群升空舉行「地空整體作戰」操演,期間空軍部分架次戰機前來支援。未料戰機與直升機操演的聲音過大,引起龍潭區附近居民抗議,其中

里長楊仕鉦向軍方提出嚴正抗議,期間並於許多地方張貼公告,提醒里民注意:陸軍將於某日某時段繼續操演的新聞。對此軍方表示,10月7日與9日上午的操演,事實上已經派員向營區周邊里民說明。

▲601旅配備阿帕契攻擊直升機,對敵反戰車與反登陸能力一流。(圖/取自軍事新聞通訊社)

未料,10月2日,六軍團主任武立文少將卻於電子媒體前做如下表示:對於操演噪音問題向所有民眾致歉。新聞畫面曝光後,許多網友一面倒的質疑,六軍團主任道什麼歉?同時號召朋友灌爆三林里里長電話。

10月3日,國防部長嚴德發在立院外交國防委員會對噪音問題表示,這是聯合地空的訓練,跟明年戰訓工作策進有關係,目前為止民眾都很支持,應該沒有道歉的問題……。

10月4日,隸屬國防部所屬、原本不出影音視頻的青年日報卻發布一則「演訓的聲音,心安的聲音–自由的保障!」影片,大意就是軍隊演訓為正常,各類定翼機與旋翼機所發出的噪音,事實上是國家安全的保障。

首先要說明的是,台灣軍隊因為歷史因素,通常會有特業兵科擔任指揮官(主官),政戰兵科擔任主任/輔導長(主管)的配置,數十年運作下來,通常是主官擔任部隊的黑臉,主管擔任白臉的角色。政戰軍官通常處理所屬部隊官士兵的營外案件(酒駕、車禍、民事),越高階層的政戰軍官,通常也擔任該單位的所屬發言人,這裡所謂的高階單位包括陸軍軍團、聯兵旅、海軍艦隊指揮部、空軍聯隊之類的單位。武立文少將就是以六軍團主任的身分對外發言。

軍兵科發言人越往北部或是越往都會區越不好當,因為都會區民眾比較「難搞」,有的時候是部隊長官丟給政戰軍官處理,但更麻煩的是,有時候連上級單位都會這樣子說:「你這種地方小事都處理不好,幹什麼主任……」,但有些問題還真的不是地方主任或是政戰軍官能處理的,譬如噪音、演訓用地、兵力外派救災、營區搬遷等問題。

本次聯合地空訓練武立文為六軍團主任,當然得替部隊「擋子彈」去處理演訓噪音事宜,面對地方鄉親的抗議聲音,最佳的解答方式就是如下回答:「部隊演訓為國家安全保障,演習期間還請見諒」,這種事情武立文不是沒有經驗。

時間回到今年5月份,當時武立文擔任陸軍航特部政戰主任,網友「潮到出汗」PO文指出,難得休假日卻在一大早被直升機飛行聲吵了一個多小時,當時武立文做如下表示:因應6月初漢光演習,駐地在新社的航特旅,每天都會出動直升機至清泉崗基地操練,會發出不小的噪音,請民眾體諒。

5月到10月,距離不過半年,面對直升機所帶來的噪音卻有不一樣的回答,這是歷史的必然?人性的使然?六軍團壓力太大?還是其他因素導致武立文回答不一致不得而知。但是後續國防部長否認有噪音問題,以及青年日報的影片都算是部分否定武立文的回答方式。

波音
▲貼地飛行的美國陸軍AH-64D直升機,貼地飛行可降低敵軍雷達偵測,惟貼地飛行需要飛行員保持高度注意力,相當耗費體力。(圖/取自波音公司)

陸軍六軍團主任的回答案例讓人想起陸戰隊士兵2016年虐狗案件,事後檢討聲音指出,連國防部長都出來道歉了,這層級是否太高了?況且在南部發生的案件,需要弄到海軍司令或是部長來道歉嗎?試著想像一家有北中南分部的大企業,南部分社爆發虐狗案件,企業主會讓動保團體進入南部分部以手機方式錄影,隨後再由北部總部主管道歉嗎?肯定不會,那為什麼軍隊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這種事?有一派說法是,這是高階軍官媚俗所致。

虐狗案爆發後,也有部分評論指出,相關的「損害管制」到南部就好,怎麼會延燒到北部?國防部看到抗議人士聲勢浩大、媒體大陣仗報導,於是先道歉了事。完了,後續的事情該怎麼辦?既然虐狗案要道歉,那部隊演訓車輛損毀、槍彈遺失、彈藥庫爆炸、官士兵演訓傷亡時要不要道歉?當然要。

虐狗案要道歉是可以,但也是陸戰隊所屬士兵的上級單位長官道歉就可以,上升到海軍司令與部長層級,那就太超過了,因為海軍司令代表所有海軍官士兵,國防部長代表全體武裝部隊人員,這類層級人士的道歉通常是出了大事,例如雄三飛彈誤射事件。

流風所及,六軍團主任面對軍民抗議索性就先道歉了。問題是,陸軍601旅與空軍戰機飛官依令演訓,有何錯誤?既然依令而行又沒有犯錯,那六軍團主任道歉是怎樣的用意?

民主化國家的軍隊演訓面臨居民抗議與媒體的刁鑽問題是很難招架,但有時候是軍隊高層自己做小自己,那就不要怨嘆媒體與居民的刁鑽了。

●作者:楊威利/資深軍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