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稱「陶爸」的陶傳正,不僅是奇哥董事長,也是一名演員。(圖/記者林柏年攝)
▲人稱「陶爸」的陶傳正,不僅是奇哥董事長,也是一名演員。(圖/記者林柏年攝)

人稱「陶爸」的陶傳正不僅是位演員,也是嬰幼兒品牌奇哥創辦人、董事長,雙重身分總讓人以為他的人生一帆風順,其實,陶爸的人生經歷過很長一段時間低谷,他有20多年時間都在替父親經營的企業償還鉅額債務,他以「痛苦又快樂」形容自公司退票以後10年的日子。

為了償還債務,陶爸25歲那年拎個2個皮箱,毅然決然地闖蕩巴拿馬做生意,雖然最後失敗收場,但他也意外認識了位合作夥伴,成了他之後創立奇哥的基石。回憶起這段日子,陶爸說:「現在回想起來,這也算一種冒險!奇哥對我來說,就是巴拿馬經驗中意外的收獲。」

提到冒險精神,陶爸認為自己是個「勇於接受、面對現況」的人,他在上大學以前家境富裕,對於未來完全沒有想法,也沒有遠大夢想,因為父親生意一直都很好,所以他從來不知道「沒飯吃」是什麼感覺,根本沒有想過自己未來一定要做什麼事,完全不是想要冒險的人。

民國50年後,台灣經濟起飛、各行各業蓬勃發展,有錢的人越來越多,要做生意的人也越來越多,競爭相對激烈。陶爸回憶:「我在上大學的時候開始感覺到,好像家裡的生意沒有想像中那麼好。」他指出,父親一直在開工廠,舊的工廠生意不好,就開一個新的,開一個救一個。

「我父親像是賭錢一樣,一直投資下去,在我大學快畢業的時候,他又開了一個合成皮廠,不賺錢之後他又想要繼續要投資,資金只好靠借貸,投資了又不賺錢,等於一直滾雪球,債務越滾越大,這就是我父親事業出問題最大的原因。」

▲陶爸人生當中有20多年的時間都在替父親開的公司償還鉅額債務。(圖/記者林柏年攝)
▲陶爸人生當中有20多年的時間都在替父親開的公司償還鉅額債務。(圖/記者林柏年攝)

身為家中的獨子,陶爸自知自己沒有什麼選擇,一定得跳下去幫忙。於是,在他當完兵後接手了父親的貿易公司,25歲那一年,他決定自己出國去賣東西,拎著兩箱樣品,憑著自己大學時念了半年的西班牙文,毅然決然地跑到中南美洲巴拿馬科隆自由港Colon Free Zone做生意。

「但是,我們考慮得不夠周詳,沒有考慮到應該要賣什麼東西人家才會買。」後來才知道,他們要的東西是「輕薄短小、價值高」,因為走私裝箱好運、好賣,「不像我們做鞋子、西裝、毛衣,都有size的問題,他們那邊都做電器、菸酒比較多,所以做了一兩年,我們就不做了。」

不過,陶爸這一趟巴拿馬冒險之旅也不是沒有收獲。他回憶:「在那段時間,我的第一個孩子出生了,有一個合作夥伴剛好是做義大利品牌的嬰、幼兒用品。」他們覺得台灣的市場可以做,因此前前後後談了4年,奇哥就這樣創立了,「對我來說,奇哥就是巴拿馬的經驗中,自己插了一朵小花,有了意外的收穫,沒有白跑。」

無法再每天與錢賽跑,民國74年,陶爸與父親決定將公司退票。

陶爸說:「公司的狀況越來越糟,資本額才1億的公司,每個月就賠500萬,根本看不到前途,我就一直勸父親,趕快開股東大會,看是不是想辦法關掉公司,起碼有個交代。」所有的公司都是賠錢的,錢就是一直往裡面丟,為什麼後來負債那麼多,其實都是去付利息。「我每天要調幾百萬,去還這些利息,好不容易湊到錢了,想到『明天還要再來一次』,那段日子非常麻木,我不知道那段時間是怎麼過的!」

▲陶爸覺得人生中最冒險的一件事,就是去巴拿馬做生意。(圖/記者林柏年攝)
▲陶爸覺得人生中最冒險的一件事,就是去巴拿馬做生意。(圖/記者林柏年攝)

民國74到84年之間,是陶爸一生中是「痛苦又快樂」的10年。他形容「非常痛苦但是非常快樂」痛苦的是每天要去找錢,還要忍受一些債權人到家裡丟垃圾,人生變成極速下降(指欠了大量債務)卻很緩慢的上升(還錢速度緩慢),「這10年的人生體驗很多,幾乎什麼樣的人都看過了。」但是,快樂的是體驗到了這些經驗,「就像你為什麼要吃苦瓜?人生就是酸甜苦辣都嘗過,你才曉得你吃的糖有多甜。」這段時間以前,陶爸自認人生都是「甜的」,開始掉下來以後,體驗就變多了。

在經過父親公司負債,以及後來的還債生活後,陶爸本以為生活就這樣過下去,一直到他46歲時,因緣際會之下,人生又有了不一樣的挑戰。「我39歲退票、46歲開始演戲,那時候錢還了差不多五分之三。」事業開始穩定以後,某一次陶爸的妻子應小萍所參加的婦女會,表演節目要演話劇,剛好裡面有人認識賴聲川和劇團表演工作坊的人,找他們來幫忙,「那時剛好缺一個男角色,需要會山東腔、彈吉他,還要滿嘴髒話的人,我就自告奮勇想要演這個角色。」

陶爸的表演獲得滿堂彩。「表演完後吃飯時,賴聲川、李立群跑來找我說『你可以演戲』,我就這樣做了半年的明星夢。」半年後賴聲川果然打電話來,陶爸也立刻答應接演,就這樣半路出家,2年演了4齣舞台劇,就此一腳踏進戲劇的世界。

陶爸說:「很多人對我會有刻板印象,所以很常找我演董事長、律師、會計師或是部長,把我定型,但是我就是喜歡演不同於我形象的角色,越不同越好,像是gay、瘋子流浪漢,我都演過。」

▲陶爸初中時期學吉他、唱歌,很喜歡聽西洋歌。(圖/記者林柏年攝)
▲陶爸初中時期學吉他、唱歌,很喜歡聽西洋歌。(圖/記者林柏年攝)

人生中經歷過大起大落,今年已經72歲的陶爸,面對未來他看的很開。「我認為只要吃藥可以解決的問題,都不算病,就算此時此刻就結束了,我覺得也很夠了。」對於自己的孩子,或是身旁會接觸到的年輕人,他想說的是「快快樂樂過餘生」,「我本來就是追求快快樂樂過一生,現在我會想把『一生』改成『餘生』,只要你的快樂不是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那麼每天快快樂樂過日子,沒有什麼比這個更重要的,快樂不是那麼困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