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菜女神中「都會VS.鄉村」的對比「世界觀」建構得栩栩傳神,角色在處境中的「反應描述」合情入理,許多戲哏的堆疊極富巧思,並沒有被素材「切入點」局限了創意的發揮。(圖/台視提供)
種菜女神中「都會VS.鄉村」的對比「世界觀」建構得栩栩傳神,角色在處境中的「反應描述」合情入理,許多戲哏的堆疊極富巧思,並沒有被素材「切入點」局限了創意的發揮。(圖/台視提供)

清風拂面,沁人心脾。一齣戲在題材、風格少可以有迥異的抉擇,但凡能夠讓人「過目難忘」者,除了創作、演繹上的「真誠」(不浮誇,不矯情)之外,作品本身的「品味」很像提味的松露,本身不是食材的主體,卻成就了一道菜的「高級」與否。

廖士涵的新作品《種菜女神》沒有他2016《望月》的犀利探討,沒有他類型電影《粽邪》為了感官刺激量身訂作的商業元素,卻以淡而有味的敘事風格,同時兼顧了通俗故事片「主線清晰」的戲劇張力,以及類同於「情境喜劇」的靈動與自由,畫面賞心悅目(導演廖士涵對鏡頭構圖不錯過任何一吋空間的直觀本能,再次讓人眼前一亮),人物清新討喜,整體風格自然、生動、脫俗,在社會氛圍瀰漫嘈鬧甚至暴戾雜音的現時當下,不啻一道爽口小品,好入喉也好入心,同時也發揮了一定程度「洗滌情緒」的療癒效果,相當值得推薦。

《種菜女神》說的是一個發展不順的失意作曲家,陰差陽差被「處罰」在對外交通斷絕的鄉野村落種田一個月的,帶點童話、寓言氣息的可愛故事。都市主人翁由於不同原因被困在偏鄉的哏不算新鮮,就在同一檔次,便有韓劇《超級巨星柳白》講一個闖禍的大明星被流放到偏遠島嶼勞動,大陸網劇《小心,我要放大招了》講一個受挫折的女插畫家誤打誤撞地困在一個破落民宿,意外成為能療治旅客心靈創傷的「女廚神」。

「主軸人物VS.唐突環境」所造成的反差,已經具備了容易營造出「喜感」或「懸念」的情節因素,主角和環境中的人由對立、理解到磨合的過程,也順理成章地鋪陳了「起承轉合」的脈絡。

《種菜女神》可貴在對於這個故事「框架」的細緻精營,群戲角色的塑造個個特色突顯,「都會VS.鄉村」的對比「世界觀」建構得栩栩傳神,角色在處境中的「反應描述」合情入理,許多戲哏的堆疊極富巧思,並沒有被素材「切入點」局限了創意的發揮。

所謂「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首集劉以豪闖入「耘海村」一場雞飛狗跳的戲,居然用了五個以上的細節設計(蘆葦叢裡的人頭、帶鬼面的小孩、壓壞草莓圃、揮著武器的農夫、狂追不捨的狗)行雲流水地串成,每個哏的安排還都能做到不落俗套,有些人的腦細胞對於影像跟節奏天生格外敏銳,有些人的「戲感」是流淌在血液裡的,《種菜女神》比絕大部份的台製時裝劇好看、流暢、舒服許多,是一部方方面面在成熟技術外還透著靈性的作品,足以與韓、日劇的前段班好戲並駕齊驅。

這麼讓人不時莞爾的「奇遇」,在讓人看得津津有味的同時,一個「敬畏自然,回歸初心」的核心主旨呼之欲出,卻又不讓觀眾有絲毫「說教」的嚴肅壓力,舉重若輕,渾然天成,這是《種菜女神》深刻的地方,也是她的「溫度」和「精神」之所在,特別值得一提。

《種菜女神》說的是一個發展不順的失意作曲家,陰差陽差被「處罰」在對外交通斷絕的鄉野村落種田一個月的,帶點童話、寓言氣息的可愛故事。(圖/台視提供)
《種菜女神》說的是一個發展不順的失意作曲家,陰差陽差被「處罰」在對外交通斷絕的鄉野村落種田一個月的,帶點童話、寓言氣息的可愛故事。(圖/台視提供)

《種菜女神》的另外一條故事線,以「娛樂圈」立體化了相對於「耘海村」的「質樸,真摯,對自然充滿疼惜與信念感」,都會生活裡的「本位主義」、「婚姻、合約等符號化的價值icon背後潛藏的謊言與自私」、以及「並不是努力就一定能保證有收穫」的種種迷茫與忐忑,在編劇吳佩珍細膩而宏觀的刻劃下,被做了精準的平衡處理,也就因為這樣,不會讓人有「為了對比而對比」的「生硬感」,這使得「陳庭妮VS.李千娜」人設的彼此鏡像(reflection),以及劉以豪隨著在「耘海村」越介入越深之後的「自我蛻變」,都不乏值得細品的文學筆觸,也洋溢出現下的偶像劇作品裡少見的雋永。

《種菜女神》另一個讓人沒辦法不注意的特色在於演員之間「人味盎然」的化學效應,這不但讓每個人物不論戲份多寡都顯得色彩飽和,並且有著極高的「獨特性」和「辨認度」,同時也更讓角色互動時顯得「有血有肉,酣暢淋漓」,生命力十足,趣味性也十足。

這種角色「活」起來的效果,成功地構築出「耘海村」這個寫實中流露出寓言況味的「烏托邦」式社會,變得充滿「說服力」和情境「感染力」,尤其有著美、日流行的「共居公寓」(Co-living Dorm)的某些生活型態:村人們在一個極大的餐桌上進食、村長以廣播噓寒問暖、村人們對於彼此的生活情況都瞭若指掌…這些細節中的「人物」(演員)份外顯得真實、溫暖,也交融成這個故事獨樹一幟的面貌,十分引人入勝。

劉以豪(左)、陳庭妮(中)兩位外型出眾的年輕演員,多年來演出機會不少,在演技提昇的努力上也都看得出來用心與積極。(圖/台視提供)
劉以豪(左)、陳庭妮(中)兩位外型出眾的年輕演員,多年來演出機會不少,在演技提昇的努力上也都看得出來用心與積極。(圖/台視提供)

劉以豪、陳庭妮兩位外型出眾的年輕演員,多年來演出機會不少,在演技提昇的努力上也都看得出來用心與積極,《種菜女神》中得力於角色設定跟本人內在氣息的不謀而合,陳庭妮的虎虎生風,劉以豪在肢體、節奏(甚至眉宇之間)的微妙喜感,都有了比以前更完整內化,也更人戲合一的呈現,幾場男主角必須同時跟多位村人應對的群戲,劉以豪跟對手演員間「拋接球」的情緒線條之流暢,配合劇情的某些頓點的力道與戲味,都展現了更敏銳、精準的把控能力。而陳庭妮在眼神和口條上的放鬆,也讓自己的演出發揮了另一種亮眼但不搶戲的圓融演技,是一種對自我狀態「駕馭能力」的進步,值得喝采。

《種菜女神》卡斯組合中好手不少,新科金馬影后謝盈萱無疑再次成為一個聚焦點,與「劉三蓮」的聲嘶力竭截然不同的「氣音式口條」,輕描淡寫間,是角色內心世界陰影處處的瞬息萬變,客串的戲份不多,但對情節的發展影響極大,有別以往的演法跟戲路,依舊是「教科書級別」的演技。鄒承恩有點「渣」字當頭的角色,也是明顯區隔了過往熟悉的安全光譜,沒有偶像包袱的演法,讓角色顯得層次繁複,不論外型的酷帥或內在糾結的閃現,都甚有可觀。

劉子千帶點台灣國語的「米康」一角,不論角色或演法,都有著足以吸引人看得「目不轉睛」的能量,活靈活現,往往成為一段群戲的焦點。資深女星金鐘得主林美照,演一個時不時「絡英語」的村長珍妮佛,也挑戰了從影以來未曾碰觸的喜感演法,而她在喉嚨受傷後,以受到影響的狀態,依然將演技的所有細膩處演到好演到滿,更是讓人動容,非常值得年輕演員們效法、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