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在地方選舉慘敗,總統蔡英文宣布辭去黨主席職務。(圖/葉政勳攝,2018.11.24)
▲蔡英文政府執政後的用人邏輯,真的有適才適所?為國舉才嗎?(圖/葉政勳攝,2018.11.24)

歷史,永遠是找尋問題時最好的借鏡!

2016年,蔡英文帶領民進黨在總統與立法院選舉大勝。加上兩年前的縣市選舉六都大勝,創造了民進黨創黨後首次完全執政的權力高點。民意的擁戴與支持不言可喻。
僅僅兩年,2018的九合一選舉就失掉了大片江山。黨內外要求處理大選失敗的槍口開始無情的對著蔡英文。輿論的撻伐與黨內的鬥爭,在在令人感受到政治的冷血無情。

孰令致之?
蔡英文在寫給黨員的公開信上說,改革沒有錯……但在推動改革的同時,民進黨沒有給受影響人足夠的撫慰。我們在往進步價值前進的時候,沒有注意社會大眾沒有跟上。

只是因為沒有注意缺少撫慰,所以導致選民的失望而讓選舉失敗嗎?
檢查蔡政府這兩年的政績,狀況顯然並非如此

在外交上選擇與中國關係惡化卻毫無準備別人反撲。邦交國一再被斷交卻毫無辦法。
內政上錯誤百出,強調非核家園卻無力解決電能問題。倚賴的火力發電造成中南部大量空汙卻無法治理,想不燒煤卻又缺電的兩難一再重演。
經濟上被中國斷絕觀光與兩岸貿易,卻無力找尋新的經濟動能。東南亞國家無視台灣新南向政策,全球對台灣投資又屢創新低。
那更不必說各種施政細節。中選會這次的種種荒謬,一例一休怨聲載道,教育部拔管案,將年金改革搞成營造軍公教是既得利益者,黨產會成為抄家滅族的東廠。

很憂心的說,民進黨執政的政府,已經瀕臨統治失能的狀態!

不能否認,蔡政府是台灣近年執政時也強調施政理念的團隊。
堅持反核綠能環保,挺勞工講社會正義,防止軍公教年金破產危機,強調台灣主權。這些偏進左派的理念訴求也是民進黨支持者一路相挺的動能。
但為何到全面執政後,能把這些理念做成政策執行卻荒腔走板到如此?幾乎到崩潰的地步?

我們看見的,是專業的缺乏!
執政是高度專業,不是靠民進黨的選舉手法或派系制衡可以替代的。
專業就必須找專家,不是下指導棋或者個人意志的分贓。

從民進黨這兩年執政用人的邏輯完全可以看出,掌握了全面執政卻無法用人全面。政府是一部龐大的機器,是眾多公務員依法行政組成的系統。只有找來人才才能管理這個系統,才有機會向施政的方向邁進,開始你所謂的改革。
但很顯然的,拿到權力之劍的民進黨根本不將管理政府放在眼中,隨心所欲做自己愛做的事情,任命自己喜好的官員不管是否適任。將意識形態擺在專業之前而稱為改革。
電能案與拔管案就是最好的例子,更像是任性的傑作。明明就是發電數據與任命法規的專業就能解決的事情,卻要弄到人仰馬翻,讓事務官疲於奔命卻不知該如何解釋,離心離德。

這樣的政府管理,憑甚麼要人民相信你的改革?如果蔡政府無法在後續的任期內解決目前統治失靈的窘狀,那下次大選仍然必敗無疑。

改革不是壞事。但無視於主客觀環境隨意作沒有任何成功機會的改革,等於亂源。
每個意氣風發的政治人物,在侈言要帶領國家做進步的改革時都請注意,先成功的治理政府機器,運用這機器造福人民,才是得到政權的硬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