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中央
▲國民黨在九合一選後,黨內人士對2020大選初選制度及時程出現焦慮感。(圖/NOWnews資料照)

民進黨面對九合一慘敗後的重新整軍,在卓榮泰當選民進黨主席、賴清德預計本週四請辭閣揆,而後再由蘇貞昌接任,雖然過程中幾經波折,但面對2020綠營已經邁出第一步。而國民黨雖未沈浸在大勝的氛圍中,黨內卻為了明年總統、立委大選佈局焦慮不已,自選後起算已經喊了一個多月,但黨中央就像「腳麻」了,始終未有明確動作。

回顧過去歷次選舉時程,無論是地方或中央層級都從未有提前一年就公布初選制度,乃至於確認提名人選。主要因素有三點,在選戰中,過早提名等於是標靶提前暴露,讓競爭者有更多時間準備提出對應人選和戰略;其次,要維持一整年的運作能量,對於候選人和團隊都是沈重負擔;而最重要的是,有意角逐者需要時間「運作」。

其中,最焦慮的就是要競選連任和趁勢回鍋的眾藍委,中生代接班、世代交替的情勢逼人,新人紛紛表態參選,讓資深立委急的喊出「現任優先」,黨中央雖表示抱持開放,但也未明確承諾;而在上屆選舉因大環境不利而落敗的前任也都磨刀霍霍,甚至部分選區已經是殺的刀光劍影。

然而,黨中央對於初選制度的態度始終不明,雖已經開始徵詢有意參選區域立委者的意見,但預估最快也要三月中旬,等第二梯立委補選後才會有明確動作。更遑論總統提名,面對各方質疑,黨務人士以既有制度作為制式回答,然而一方面黨主席吳敦義雖說未言明,但又接連拋出「全民調」灌票疑慮和黨員投票的「美國制度」,都再再引人遐想。

而就其究原因是因為國民黨的初選制度「變數」太多,雖然國民黨提名辦法明定上至總統,下至立委、縣市長的提名,都是以30%黨員投票、70%全民調作為依據,但時常都會出現特例,譬如2016年總統候選人黨內初選時,僅洪秀柱一人參選,黨中央祭出「防磚民調」,後又以臨時全代會撤銷洪的提名資格。各種不確定因數,也是令黨內人士憂慮的原因之一。

兩相比較之下,民進黨主席補選、內閣團隊預期改組,對外是否能夠符合民眾期待尚未可知,但對內起碼確立未來一年的戰略與走向;國民黨卻把握此刻有喘息片刻的時間,展現出改革轉型的態度,仍是給外界被傳統思維束縛、權衡個人政治利益的觀感。去年選舉是民進黨背著包袱、被韓流吹的跑不動,但明年選舉不容國民黨因「腳麻」而行動緩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