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政府正施壓要求北京履行貿易承諾,恐怕沒有一項是對中方有利的條件,而中國的退讓態度讓所有的觀察家跌破眼鏡。(資料照/美聯社/達志影像)

是大反彈還是逃難波呢?

從去年12月24日開始,美國股市結束平安夜股市大殺戮後,在沒有太多企業營利利好的條件下,科技股發動報復式的大幅反彈,至本週二收盤,谷哥的母公司Alphabet大漲達 35%。臉書大漲了12.2%,亞馬遜漲幅達24.7%並拿回美國最大市值的公司。部分理由是來自於美國聯準局表態,未來升息態度從積極轉成緩和,但是真正的理由當然是美中貿易戰,川普可望拿下他想要的貿易條件,而習近平政府將要憂慮,川普要的不會只有現在的條件,包括南海爭議和中國退出主要的國際貿易機構,川普要的是絕對的主導權。

2019年初美國股市表現良好,當然因為川普在對中態度強硬而且可望取得中國的讓步主導全球經濟走向,不是談判才剛開始,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就在週一放話,中美兩國可望達成協議,解決所有關鍵問題。中國外交部先前也迫不及待的對外呼應羅斯,北京有信心在3月截止期限之前,與華盛頓達成協議。著實不可思議,中國外交部是出了名的態度強硬的表現會突然一百八十度的變得如此溫和,影響所及當然不會只有單單這次美國和中國的北京談判,而是未來包括中國在南海的爭議,一帶一路的資金來源,中國半導體的發展中斷,甚至國際組織中國席次的退讓,川普要的絕對不是短線上的美中貿易的美國戰果。

川普當然不會只是要短線上美國貿易的戰果。1月7日,世界銀行突然毫無預警且選在中美貿易談判時宣佈,行長金墉將於2月1日辭職。金墉是川普政治死敵歐巴馬2012年提名、在2016年獲得連任,任期到2022年還剩3年時間。金墉是出生於韓國的美國人,作為世界最大的國際金融機構,世界銀行在傳統上由最大出資國美國壟斷行長職位,當然不容中國染指。金墉突然辭職,原因當然是在對中國融資態度上與川普政府的不和。世界銀行在2018年4月決定增資,但美國財政當局作為增資條件,要求大幅減少對中貸款。

金墉竟逆向的提高中國的出資,還承諾改善縮減對中項目的貸款規則,在最後關頭雖然實現了增資,而六月川普正式積極的發動對中貿易戰,金墉當然成為絆腳石,拔掉金墉就是美國在國際機構反撲的發起、這也絕對只是開始,別忘了在APEC會議當中,美國副總統彭斯曾經公開強烈的批判中國「一帶一路」政策。當時彭斯不僅拒絕和習近平單邊會談,更發表措辭強烈的演說,他語帶強硬表示,「美國會提供更好的選項」、「我們不會帶來重重束縛的一帶一路」,並向各國喊話強烈指責新興國家「不要必須妥協主權的貸款」。

彭斯的談話隱含了強烈的對中國以經濟入侵全球態勢的殺機,世界銀行與中國主導的亞投行共同參與對新興國家銀團貸款,自2014年開始以資金的穩定運用的大原則是一定要與中國合作不可或缺、還被迫增資。川普政府作為最大出資國怎麼可以忍受中國政府可以透過世界銀行對國際機構發揮絕對的影響力,所以世界銀行在金墉的親中態度與川普政府的分歧正在加深,結果導致金墉在美中北京談判中辭職,這樣的強烈訊號,美國川普政府的意向將明顯體現,一定會將處理對中國的貸款態度上,掐住世界銀行的銀根,就是間接掐住亞投行的脖子,也就是釜底抽薪的要讓中國在一帶一路上退出對非洲、南太平洋、南亞洲甚至中東歐的影響力,看得出川普的下手越來越兇猛。

歐美股市8日盤中走高帶來全球股市一些暖意,但是對於中國資本市場千萬別有樂觀的態度。川普政府正施壓要求北京履行貿易承諾,恐怕沒有一項是對中方有利的條件,而加碼採購美國黃豆就是川普要的起手式。美中貿易談判才進入第二天,美國總統川普8日就推文表示與中國的協商「進展順利」,表面上,川普的推文內容當然是要表達他的影響力可以推升全球兩大經濟體將達成協議的樂觀預期,但實質上談辦的條件肯定非常嚴苛、如果用滿清時期八國聯軍要求當時的中國政府全面開放、關稅外包來形容,這次美中北京談判,中方的態度就是退讓在退讓包括中國增加採購美國商品及服務、對美國企業放寬市場准入、加強保護美國的智慧財產權,及中國政府減少對國內企業的補貼。

從世界銀行行長金墉任期內「被」解職,而且是美中談判期間敏感時刻,到川普毫無給予中國顏面的發表戰勝者般的推文,與其說是美國可能的初步勝利,倒不如說是中國內部到底出現了什麼樣的經濟危機,「對外關係強硬」一直是中國自七零年代進入聯合國慣有的態度,原本郭台銘還認為會持續5到10年的貿易戰,結果發展至今不到一年,中國的退讓態度讓所有的觀察家跌破眼鏡,2019年的投資,當然是美國投資優先。

●作者:汪潔民/財經專家、玉京投資執行長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