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未滿十八歲不得觀賞瀏覽

您是否已經年滿18歲?

即時快訊

專訪/曾之喬突破19歲黑暗期:寧願不紅,不要忘了自己

記者徐郁雯/專訪-2019-01-14 23:04:51
▲曾之喬出版新書《一個人去丹麥,寫一本書》。(圖/記者林柏年攝,2019.01.14)
曾之喬在30歲這年出版了首本著作《一個人去丹麥,寫一本書》,晉升成為作家,完成她7年前的願望。她笑說,這本書的起源很像一個鬼故事,當她在看「全世界最快樂的國家——丹麥」時,她聽見一個聲音說:「妳可以一個人去丹麥,寫一本書。」至今她也不清楚聲音的來源,不過對她而言也沒什麼好探究,總之,這本書終於誕生了。

曾之喬有著「聊姐」的稱號,換而言之,就是什麼事情都可以聊、無論你是誰。喬喬私下的模樣與螢光幕前如出一轍,陽光健談開朗,很難將過去患有憂鬱症的她連結在一起,雖然她現在已經有著相當名氣,卻也坦言仍然有缺乏自信的時候,「去年參加一場秀,裡面有很多大牌,我就會覺得跟他們比起來,我沒有這麼紅,就沒這麼有自信」。

▲曾之喬至今仍會缺乏自信。(圖/記者林柏年攝,2019.01.14)

身為藝人,或多或少都有經歷過低潮,但去年仍是曾之喬活躍的一年,為何還會覺得自己不夠紅?她大笑說:「藝人也是人!很多人無法想像,每個很紅的人,都還是有那個黑暗的房間。」(講完這句話,曾之喬馬上說:我不是說我很紅喔。)喬喬強調,自己不是想「賣弄憂鬱症」,會如此侃侃而談是因為認為「揭開傷口是誠意」,她願意打開心房,告訴那些身處在世界各地的人「你不孤單」,也才是她出書的目的。

在19歲時,曾之喬回到家、回到房間,總會開始檢討自己「今天哪裡做不好」,沒由來的開始攻擊自己,以至於壓力日趨變大,「我很清楚,我的敵人從來不是別人」,她這麼說。

19歲時期的黑暗小房間,藏著許多喬喬的眼淚和自我否定;現在雖然仍會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但她馬上就發覺「老把戲」又來了,然後就笑了出來,放過自己。曾之喬的小房間仍然存在,不同的是,她已經不會把自己逼到死路。

▲曾之喬私下親和力十足。(圖/記者林柏年攝,2019.01.14)

曾之喬曾經歷6年零代言的時期,她也坦言,曾經有廠商跟她的經紀人說:「新聞點太少!」對於藝人而言,有話題討論,總是好事,無論這個「討論」是好是壞。曾之喬當然也可以炒個緋聞,讓媒體追來追去,但她沒有,她笑說:「我寧願不紅,也不要忘了自己!」

在這段漫長的6年之間,曾之喬也拍過很紅的戲劇,無奈光環輪不到她,她也不怨天尤人,僅想著:「這是我的命。」相較之下,好友郭書瑤話題不斷、代言也跟著來,她總安慰瑤瑤說:「妳要學著感恩,我們想要有都沒有,我這麼努力拍戲,也沒有人會想寫我。」

在喬喬身上,可以印證「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在2015年,曾之喬開始找到跟粉絲互動的幽默樂趣,臉書的每篇文章,都可以成為新聞,連她自己都訝異不已,更被同事稱做「媒體寵兒」。問及她有無做什麼改變?喬喬表示,除了在臉書上分享自己的想法,其他都與往常一樣,不刻意與藝人好友吃飯時拍照打卡上傳,曾之喬還是那個曾之喬。

▲曾之喬出版新書。(圖/記者林柏年攝,2019.01.14)

而後在網路上出現一篇文章,「從豐華唱片出來的藝人,誰的網路聲量最高?」第二名是天后張惠妹,第一名則是曾之喬,這也讓她更相信「人是有運氣的」。或許也是因為經過那段低潮,曾之喬對新人都相當友善,甚至還會關心對方:「你有存錢嗎?」笑說腳踏實地才是最重要的。

問及為何不在23歲去丹麥那年就出書?曾之喬笑說:「那時候本來就是想出書,但能力不足,沒有得到支持,所以才會放棄。」雖然沒能如願出版,但她也不灰心,只是在心裡跟那個聲音說:「我盡力囉!」這件事也就擱置在心中,就一路到了2018年,喬喬透露,自己對每一年都有直覺,她早知道2018年不會一直拍戲,會做出不同嘗試,果然出書這件事,終於在她的願望清單上打了勾勾。

書中,曾之喬也透露有段時間很害怕在演藝圈交朋友,問及誰是在她憂鬱症痊癒後,第一個結交的朋友?她歪著頭想了很久說:「五熊吧!」喬喬也說,那時自然而然開始交朋友,也上了很多心靈課程,更開玩笑說:「我那時不紅嘛,就沒這麼多包袱。」

▲曾之喬勇於接受不同挑戰。(圖/記者林柏年攝,2019.01.14)

隨著時代改變,媒體的傳遞方式也開始有所不同,曾之喬表示:「我經歷過狗仔興盛的時代,所以覺得現在的記者比較溫和。」問她以前會害怕記者嗎?她想都沒想就說:「怕死了,都不敢講話。」更說長比較大之後,曾經出過兩次包,都是在專訪時、對方誤會自己的意思,以至於牽扯到別的藝人,讓她很不好意思。

曾之喬也曾自我反省:「是我表達上有問題嗎?」她不願意把責任歸咎到記者身上,不願意讓人性變得如此醜陋,她微微笑說:「真的可能是我講話讓他誤會了。」但也說,幸好這個時代很公平,可以自己在網路上澄清,不必藉由他人之手,也不必擔心別人會錯意。

從2002年以少女團體出道,直至今日,曾之喬見證媒體的改變,她表示:「這個時代、誰都可以經營媒體,相對比較公平,這個平等,很不容易。」

▲曾之喬不忘初心。(圖/記者林柏年攝,2019.01.14)

綜觀一切,曾之喬擁有「偶像劇女王」寶座,出了EP、舉辦小型演唱會、出版新書,她沒有改變,只是把握住了機會,問她現在是最滿意自己的狀態嗎?她點點頭:「現在對我來說很自在。」

2019年的曾之喬,戲約不斷,問及不是想做更多不同嘗試嗎?喬喬的演員魂馬上被勾出來,她說:「雖然都是拍戲,但類型完全不一樣,我知道我知道我對於演員這塊,是有優勢的,我是容易相信劇情的人。」

身為演員,總會想拿座金鐘獎,對此,喬喬則說,自己對拿獎沒有什麼得失心,只是覺得外界對於「商業演員就不會演戲」,相當不能理解。事實上,曾之喬以偶像劇《必娶女人》入圍第51屆金鐘獎「最佳女配角」,同時兼顧商業與演技,非常不容易。

好奇問喬喬,2019年既然嘗試這了這麼多不同角色,會不會激起她拿獎的慾望?曾之喬淡然表示:「我比較希望我的戲留在別人心裡。」

▲曾之喬在2019年,繼續找尋各種不同挑戰。(圖/記者林柏年攝,2019.01.14)

紅與不紅,或許是大多數藝人對於「成功」的指標,但這些對於曾之喬而言,不過爾爾,最重要的是在紅與不紅間,還能夠不忘初心,與最真誠的自己。

延伸閱讀

NOW民調中心

想看更多

即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