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IP回歸 《鬼吹燈之怒晴湘西》,再次激活「鬼吹燈」熱潮。(圖/翻攝《騰訊視頻》)

磅礡詭譎,栩栩如真。滾燙上架不久的《怒晴湘西》是以《鬥牛》、《殺生》、《老炮兒》等電影在金馬獎大放異彩的導演管虎,繼2017年夏天的《黃皮子墳》之後,又一部操刀炮製的《鬼吹燈》系列電視劇,拍攝質感出類拔萃,獨特風格原汁原味。

做為家喻互曉的《鬼吹燈》大IP系列的旁支作品(雙男主之一的「鷓鴣哨」,算起來是《鬼吹燈》主軸女一號「Shirley楊」的外公),把「摸金校尉」(「胡八一」系列描述得活靈活現的「摸金」、「發丘」)之外的另兩個江湖門派「卸嶺」、「搬山」做為核心,前者擅長地穴、挖山取寶,後者精通易經風水、尋醫求藥不為財,為耳熟能詳的盜墓大戲另闢蹊徑,天馬行空,匪夷所思,講故事技巧緊扣「節奏電光石火,結構跌宕莫測」等高明要領,全劇不論人設、視覺、氛圍、特效…諸多細節都呈現了超乎預料的「IP還原度」,大場面比例不低,拍攝難度擺在那,卻真正做到了讓人心服口服的一氣呵成,創作能量豐沛,駕馭能力卓越,甫一推出,在「豆瓣網」上佳評如潮,積分很快飆上了8.2,是2019年第一齣累積評分破8的精品好戲,值得鄭重推薦。

推薦《鬼吹燈之怒晴湘西》之前,負責任的劇評人有必要跟讀者們聊聊「類型電影」這個概念。

近百年前,好萊塢把電影工業(電影市場)推上全地球人類最風靡的娛樂生活的「最大公約數」位置之後,曾經把「喜劇片」、「西部片」、「愛情片」、「懸疑片」…等諸多題材不同的電影片型細分為「類型電影」,讓龐大的電影觀眾不必還要費心做事前判斷,在進戲院以前已經可以預期會接觸到怎樣的「觀影趣味」,一個「類型電影」發展成熟的影視環境,昭顯的正是這個娛樂市場的穩定與蓬勃。這麼長遠地發展下來,不同國家的電影工業也陸續衍生出自己旗幟鮮明的「類型」特色,例如印度「寶萊塢」電影不論哪種劇情免不了載歌載舞、韓國《原罪犯》、《追擊者》、《看見惡魔》…等「犯罪電影」的冷血寫實看得人從脊樑骨整個涼上來…,而「武俠片」、「功夫片」不啻華語電影最具特色,「辨認度」也最高的獨有「類型電影」(《追殺比爾》就是昆丁塔倫提諾用來向華語功夫片致敬的)。

而從2006年前後開始,網路作家「天下霸唱」、「南派三叔」兩人橫空出世,前者的《鬼吹燈》系列,後者的《盜墓筆記》系列平地兩聲雷,從小說IP到「影像化」作品接踵推出,十年左右的時間儼然已經誕生了另一個自成格局、章法,也自成「觀影經驗」的認同「眉角」的新興「類型戲」,這個前所未見的戲劇派別,在時空定義上,新不新古不古,剛好能夠名正言順(也老實不客氣地)把「武俠古代」色彩彌漫(還包括濃墨重彩的「江湖義理」)的氣息,東方玄祕充斥的鄉野怪談,以及有現代科技學理資訊可以撐腰的冒險、推理、解謎…等等元素兼籌並顧,融合成一個跟任何戲都不撞號,卻又「爽度」破錶的嶄新異變新品種。

花這樣多力氣解釋這些,正是想要凸顯一個事實:「盜墓戲」之在現今影視市場佔有一席之地,其背後的「學問」之繁多龐雜,其賣相的「刁鑽」之難以復刻,不論內外,都不是有錢就能拍,不論感官講究或情節鋪陳,都比其他的劇種存在著更大的挑戰。《鬼吹燈之怒晴湘西》之特別值得推薦,在於將這個類型劇種的精髓全都溫火細燉到了位,大處揮灑酣暢,細節用心講究,不僅止是講述了一故事,對於觀眾來說,更是神奇地建構出一個逼近眼前的奇詭世界,可以入戲,可以隨著劇情一起上天入地驚險萬狀,整體成績斐然,和2017的《河神》(也出自「天下霸唱」手筆,是獨立於《鬼吹燈》系列的單冊小說)並駕其驅,都是這個類型劇種至今最為登峰造極的精緻代表作。

都說「IP影像化」面臨最難克服的一關,不在於書中「想像力」的腦洞開得有多不知節制,而在五湖四海的普羅書迷心目中每個人都已經存在了一個自己最「理想化」的世界觀,影像創作再怎麼誠懇恭謹兢兢業業,死忠「原著黨」該黑還是要黑,但就戲論戲眼見為憑,《鬼吹燈之怒晴湘西》在「還原度」上是十分貼合讀者的想像與期待的(所以,網路毒舌會罕見地讚不絕口),說到這個「貼合想像」,《鬼吹燈》系列拍了又拍,論拍場,論氣勢,自然是烏爾善的電影版《尋龍訣》2015拔頭籌,論傳神,論引人入勝,除了製作跟視覺,主角人選比任何元素都重要。

2016的《精絕古城》用了靳東演「胡八一」,整齣戲的傳神程度已經墊高了起點,2017的《牧野詭事》、《黃皮子墳》拍攝水平都稱得上出色用心。然而前者王大陸演技飄忽,演起來一驚一咋(演的是胡八一後人「胡天」),後者阮經天把胡八一的豪氣、睿智全給演沒了,兩人都沒撐起來,生生讓兩個不錯的好戲扣了分,這次《鬼吹燈之怒晴湘西》總算又讓人眼前一亮,潘粵明2017的《白夜追兇》膾炙人口,既穩又man還時不時帶些帶些儒雅與詼諧的多層次好演技,一亮相,「卸嶺魁首陳玉樓」的人設份量已然妥妥地耀眼生輝,高偉光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演「東華帝君」木口木面幾十集,這次演與陳玉樓分庭抗禮的「搬山道士鷓鴣哨」,總算看得出靈動、鮮活(深邃俊美的五官,更是擺明了「顏值擔當」),與辛芷蕾的感情線發展微妙筆觸細膩,好看極了。辛芷蕾是新一代女星中格外亮眼的一位,不但演技能量澎湃,能演敢演(《繡春刀2》裡「丁白纓」狠戾張狂的凌厲氣場,直追電影《武俠》裡的惠英紅,讓人過目難忘),骨子裡更透著一股少見的颯爽英氣,這個特殊氣質,在《如懿傳》裡被「掩蓋」(糟蹋)得嚴嚴實實,這次《鬼吹燈之怒晴湘西》「紅姑娘」這角色上倒是終於被成功放大了,舉手投足,人戲合一,是全劇的亮點之一。

其餘,諸如風風火火不可一世的軍閥「羅老歪」、精通藥學醫理的小師妹「花靈」、忠心耿耿有為有守的「卸嶺軍師花瑪拐」、口不能言的巨漢昆崙,甚至莫名其妙被綁架去給探險人馬帶路的山寨男孩…,全都不是像是「演」出來的,生動立體,要形象有形象,要神韻有神韻,沒一個不是有靈魂的,這讓整齣戲已經成功了一大半。

既看熱鬧,更看門道。《鬼吹燈之怒晴湘西》的「電影感」不遜於A級電影水平,但特效、攝影、武打…這些「技術面」的元素,在運用上臻於爐火純青,跟情節中必要的「戲味」更是緊密結合,首集,大隊一入湘西,空拍鏡頭下的崇巒疊嶂、描繪苗寨生態的畫龍點睛,已然讓人歎為觀止。

前進瓶山元墓的歷程,時而妖異陰森(「耗子精」一段看得人目不轉睛,還間接帶到對古代女子貞節束縛的悲憫,更是巧妙深刻),時而驚心動魄(兩派人馬各使出渾身解數,以不同手法直下古墓地穴的一段戲,也足夠讓人大開眼界),戲的前六集節奏明快異常,堪稱高潮迭起,隨後戲分二路,卸嶺一派連闖元墓多道兇險機關的驚心動魄,搬山道人與紅姑娘設法奪取「有鳳族血統」的「怒晴雞」的鬥智鬥法,無不看得人嘖嘖稱奇。綜而評之,《鬼吹燈之怒晴湘西》娛樂效果爆棚,手法、創意卻絕不平庸、浮誇,大排場重頭戲的推陳出新(例如潘粵明拼死翻上牆透,赫然見假人成陣,視覺上的毛骨悚然),人物關係的層次與發展(花靈之於巨人昆崙的親近友好、紅姑與鷓鴣哨由對立到吸引)都證明了:這,不只是一齣看起來過癮的「厲害的戲」,更是一齣人味與戲味並重的,足以深入人心的「高級的戲」,好戲之人,不宜錯過。

●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