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普尼是菲律賓最常看到的大眾交通工具,便宜的車資是其受歡迎的主要因素。(圖/李兆立提供)

趁著農曆新年到菲律賓度假,除了走訪觀光勝地和跳島浮潛,也走進街頭,實際走訪當地人的日常生活。然而,越走入街頭,就越覺得眼前的菲律賓,跟過去幾年看到的財經報導差距甚大,幾乎到了平行世界的地步。

多數報導中的菲律賓,是近年經濟成長強勁,數字亮眼,逐漸擺脫海外移工的命運的「四小虎」。不僅台企搶進,甚至成為「台勞」逆向求職的天堂。

最常出現的關鍵字,是「馬卡蒂」(Makati,馬尼拉版的信義區)、「線上博弈」和「廣大內需」(1.05億人)。這三點都確實存在,但卻被放大了太多太多。

真正走訪當地後,更恰當的替代關鍵字,應該是「吉普尼」、「Jollibee」和「貧富懸殊」。

這次走訪的是菲律賓的第一及第二大城,馬尼拉和宿霧,出了機場的共同景象就是「塞車」,以及長長車陣中數以百計的「吉普尼」(Jeepney)。

面對塞車,司機打趣說,這裡不需要規定速限,因為總是塞車。出機場到飯店短短八公里,走了整整一小時是家常便飯,許多當地通勤族卻選擇擠在小小的吉普尼中,忍受著各種不舒適。原因很簡單,同樣距離搭計程車要100披索(簡稱p,1披索約等於0.6台幣),隨招隨停的吉普尼只要8p,4公里後每1公里加1p,非常便宜。

換個角度,一台吉普尼平均能載15-20人,司機一天在路上塞個10趟,每趟載到30人計,車資收入頂多2400p(約台幣1400元)。但菲律賓油價並不便宜,每公升約45.2至62.96p,一天加滿一次30公升也要1800p(約台幣1080元)。

每天辛苦開車賺600p(約台幣360元)是什麼概念?2017年10月,菲律賓修訂了最低工資,南方小島每日為255p(約台幣150元),馬尼拉則是512p(約台幣300元)。而來過菲律賓的人都知道,這裡吃喝並不比台灣便宜太多。就以在菲律賓分店超過1000家的國民美食「Jollibee」(快樂蜂,類似麥當勞的連鎖速食店)為例,一個套餐約90-130p(約台幣54元-80元),光是一個人的三餐就吃掉300p,而菲律賓往往是大家庭,如果再加上一家吃喝,實在很難想像,到底要怎麼維持生活。

菲律賓今年5月將舉行中期選舉,候選人推出各式競選廣告。(圖/李兆立提供)

更離譜的是,在都會區,每日收入遠比最低工資低的工作隨處可見。飯店和購物中心隨處可見的警衛,和各處的清潔人員都300p,工廠作業員是380p。一般白領月薪是15000-18000p,新進教師15000p,換算成台幣之後,都不到台灣基本薪資23K的一半。

許多觀光客抱怨,在菲律賓常常遇到亂喊價和坐地起價。或許,普遍的低薪及高昂的物價,就是背後的原因。但這並不表示菲律賓沒有富人,相反地,馬卡蒂的富麗堂皇程度,甚至超過了信義區。但更常見的街景,其實是連綿不絕的破舊房舍。

菲律賓街頭隨處可見誇張的電線佈滿天際。(圖/李兆立提供)

例如在宿霧,熱門景點「麥哲倫十字架」周邊其實是宿霧市政府和許多政府機關所在,但就在不到5分鐘路程外,就是龐大的貧民窟,甚至有一區貧民窟就坐落在郵政總局旁邊;在豐富殖民建築風格的馬尼拉大教堂周遭,雖然有許多美麗歷史建築,但其間仍夾雜著各種破舊房舍,噴漆牆面和簡陋屋頂隨處可見。

菲律賓貧富兩樣情,政府機關不遠處,轉個彎就是破敗的民宅。(圖/李兆立提供)

菲律賓近年的高成長率,背後真正的原因,是百廢待興。無論是基礎建設、都市計畫,甚至民生工業,都有很大很大的成長空間。來這邊遇到的菲律賓人,都對杜特蒂存有期待,希望他繼續展現效率,帶領長期被貧富差距壓迫的多數民眾脫離苦海。

菲律賓確實在復甦,但不需要過度包裝和美化。菲律賓佔台灣移工的比例確實下降中,但仍為僅次印尼的第二大來源。我們相信前進菲律賓有其商機,也早有台企進場佈局。實際走一趟,了解當地的混亂及美麗,對於商機與風險才能更掌握全貌。

●作者:李兆立/時代力量發言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