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朝亮導演坦言曾在夢中繼續跟豬哥亮拍片。(圖/記者陳明安攝)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也這麼想,農曆新年看不到豬哥亮的賀歲片,總是感覺少了那一份年味,尤其他的賀歲片經常只要上映5天就能破億,更已經成為傳奇,更讓這兩年的賀歲片都望塵莫及,也令連續與豬哥亮合作二部賀歲片《大囍臨門》和《大釣哥》的導演黃朝亮唏噓不已。

其實,黃朝亮導演今年也有賀歲片《寒單》上映,雖然與豬哥亮以往的賀歲片類型相當不同,但卻把台東知名的炸寒單習俗,拍攝得絲絲入扣,更讓電影主角胡宇威、鄭人碩和小薰的表演,完全不同於以往、令人耳目一新,然而只要一談到豬哥亮,導演和記者依舊是滿滿懷念。

導演透露:「豬大哥如果還在的話,我們現在應該會拍好另外一部電影了吧,他那時候有講一個故事滿有趣的,也是他一直想拍的題材,他甚至跟我說,都已經找了編劇在寫,內容講述一個很有趣的老人家,跟他的外勞看護以及子女間,發生的種種生活趣事,我記得全都是他的Idea,他還跟我講了好多搞笑橋段。」

豬哥亮有多喜歡這個劇本呢?可以從他2017年1月宣傳《大釣哥》,身體最不好的時候(2017年5月過世),依然跟黃朝亮導演不停在聊劇本橋段,就可以知道,當時的他完全沒有屈服於自己的病情,仍然興致勃勃談著下一部自己還要拍的外勞與老人家電影。

▲黃朝亮導演(右)和藍正龍(左)宣傳《大釣哥》時,都相當心疼豬大哥的身體。(劇照)

黃朝亮導演表示,當時宣傳就已經有心理準備,雖然難過但又很佩服豬大哥,「他很多事情都忍著,包括身體和心理的難過,我記得我們在拍《大釣哥》的時候,最後一天在中山堂拍完法庭的戲,大家換裝收工要走了,突然藍正龍從廁所衝出來,到我面前說『導演、導演,你知道大哥的情況嗎?我剛剛去廁所換衣服,他剛好從廁所出來,我一進去,那個馬桶都是血(大腸癌)!」我回說『我大概知道』,只是他每次都表現出病情沒有那麼嚴重,因為他只想把快樂帶給大家,所有的痛跟苦都自己吞,後來看到他整個人變得很瘦很瘦,就知道他一直在硬撐著而已。」

豬哥亮會一直想跟黃朝亮導演合作,也是看中他的認真,這從《寒單》花了6年籌備拍攝出來,更大手筆花了一千多萬做特效,以及一千多萬做環場音效,想帶給觀眾視聽饗宴便可以看得出來,只不過這兩位最佳拍檔的合作,恐怕只能留待導演的夢中續攤了。

▲黃朝亮導演拍攝《寒單》,親自寫劇本和籌備就花了6年時間。(圖/記者陳明安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