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德隊石垣島春訓基地。(圖/吳政紘攝)
▲羅德隊石垣島春訓基地。(圖/吳政紘攝)

2 月是日本職棒春訓的旺季,也是沖繩地區在夏天以外另外一項大筆觀光收入。根據沖繩縣的調查報告指出, 2018 年職棒春訓所帶來的經濟效益達到 122 億 8800 萬日圓,而人潮則達到 37 萬 7000 人左右,貨不用出去、人就能直接進來發大財;今年春訓尚未結束,但沖繩各地方政府都看好數字會繼續攀升。近年來有韓國職棒的球隊到台灣春訓,不過日本職棒球團人員直言,要將日本球隊從沖繩拉到台灣的可能性恐怕不高。

一位日本職棒球團人員表示,基本上職棒春訓基地要有一個主球場、一個副球場、一個不受下雨影響的投手牛棚和室內練習場、以及一個田徑場能讓受傷的選手進行復健,而台灣目前沒有這樣的環境。

不過,就算真的有這樣的硬體設施,軟體是否能跟上還是有很大問題,「台灣的料理大多偏過於油膩,對於選手的健康來說會造成影響。如此一來球團就必須要外聘廚師和食材包機到台灣,這些沖繩就能夠滿足。」另外,協助選手練習、復健或是其他協助等,都需要大批「理解棒球」的工作人員,以中日龍隊為例,一次春訓大約要動用數 10 名的工作人員,這還僅僅是場外部分;場內協助撿球、整理場地和移動設備的球僮,能夠幫助選手治療的訓練師等等,這些都可由沖繩大量的運動人才來滿足,「但台灣這方面似乎有些不足」。

另外,能否找尋到對手也是日本球隊考慮的重點。「大部分球團春訓第一階段都會在較偏遠的地方訓練,目的是不希望選手被打擾;第二階段比較要求實戰,會希望能就近找到對手」,所以像樂天隊在第 2 階段從久米島移師到沖繩本島的金武,目的就是能找到對手。

「找對手也是個煩惱」,一開始調整狀態時,球團大部分會找較無利害關係的台灣或韓國球隊,等到官辦熱身賽開打前,才會找同為日職的隊伍,但這些都必須要在數天內完成,「台灣目前有 4 支本國職棒隊和數支韓國球隊在春訓,但要與同為日本球隊實戰的話,還是得拉到沖繩,為了減少選手移動,那只能放棄去台灣。」

他分析,過去也有許多日職球隊會把隊伍拉到美國、澳洲或台灣進行春訓,但那都是在第 1 階段,「美國設備完善,棒球人才也夠;澳洲運動科學發達,球場也整備的很好,這些都還沒辦法滿足日本球隊」。

要像韓國一樣自己到高雄投資蓋球場,對日職球隊來說也不符經濟效益,「那是因為韓國本土沒辦法春訓,只能自己來;但是這些沖繩都一應具全,不需要另外投資再蓋」。他反而問記者,「台灣的球隊怎麼不考慮來沖繩春訓呢?」

▲日職春訓場地。(圖/吳政紘攝影)
▲日職春訓場地。(圖/吳政紘攝影)
▲日職春訓場地。(圖/吳政紘攝影)
▲日職春訓場地。(圖/吳政紘攝影)
▲日本球隊春訓會帶來大批觀光人潮。(圖/吳政紘攝影)
▲日本球隊春訓會需要有專業的室內牛棚。(圖/吳政紘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