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 國際 / NOWnews
中央社 國際 / NOWnews

(中央社記者唐雅陵聖保羅25日專電)根據伊比利亞美洲國家組織(OEI)的報告,巴西是所屬國家成員中,由女性做為作者或共同作者簽署發表論文比例最高的國家,在2014年至2017年間,比例高達72%。

伊比利亞美洲是使用西班牙語和葡萄牙語的所有美洲國家和地區。OEI報告指出,在2014年至2017年間,巴西發表約5萬3300篇論文,其中72%有女性研究人員簽署。

尾隨巴西之後的是阿根廷、瓜地馬拉和葡萄牙,女性發表論文的參與率分別為67%、66%和64%。在薩爾瓦多、尼加拉瓜和智利發表的文章中,女性所占比例不到48%。

除這些國家外,OEI還分析玻利維亞、哥倫比亞、哥斯大黎加、古巴、多明尼加、厄瓜多、西班牙、宏都拉斯、墨西哥、巴拿馬、巴拉圭、秘魯、烏拉圭和委內瑞拉的學術生產。

這些資料是OEI學術科技社會觀察站(OCTS)就伊比利亞美洲國家學術生產中兩性不平等研究的一部分。

OEI巴西代表卡魯(Raphael Callou)說,巴西比其他國家稍好,研究顯示巴西正在朝著更多機會、兩性平等的積極方向前進。

儘管簽署了大部分的論文,分析期間發表的女性研究員的人數,則低於男性。

以巴西為例,根據2017年的資料,女性研究員占49%。與2014年的50%相比,這一比例幾乎保持不變。同年巴拉圭位居榜首,60%研究員是女性。智利吊車尾,女性研究員人數只占37%。

報告指出,研究領域之間也會出現差異。在巴西各領域中,發表醫學論文的作者大多數是女性,占比56%。工程學的占比最低,只有32%。

坎皮納斯州立大學(Unicamp)電子與電腦工程系教授塔瓦瑞斯(Maria Cristina Tavares)說,這個現實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在教室裡,女生約占學生總數的5%;而整個工程學系大約有90名教師,只有5名教師是女性」。

塔瓦瑞斯對女性在簽署發表論文數量中的凸出地位感到欣慰,因為「今天在學術界,發表文章就是一切,而大學本身更願意揭露研究結果。如果想為自己和指導學生爭取更多的獎學金,就得達到一定程度的文章數量,且不能只是為發表而發表,必須有它的重要性」。

巴西利亞大學(UnB)生物學家派斯(BarbaraPaes)說,發表論文一直都不是容易的事,關於性別陳規定型觀念是如何扎根的,則有一些經典和標誌性的案例。

比如當我們讀到中國、烏克蘭或波蘭研究員的文章時,幾乎沒有人會從作者的姓名想像她是女性,因為在一般人的腦海裡已經有了根深蒂固的想法,認為生化科學領域只有男性。

儘管如此,學術界本身卻抵制承認這類問題的存在。

根據2016年高等教育普查,在大學科系註冊的學生中,女性占57.2%;在教育部高等教育進修獎學金得主中,她們也是大多數,占畢業後和教師培訓方案受益人總數的60%。

然而,在聘請教授時,情況就不一樣,變成男性占多數:在38萬4094名在大學授課的教師中,45.5%是女性。(編輯:陳永昌)108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