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集結賈靜雯、溫昇豪、吳慷仁等演技派演員,探討「無差別殺人事件」中的人性糾葛。才剛出道不久,便順利奪得金鐘獎「最佳新進演員獎」的陳妤,演出殺人犯的妹妹,而她的上司賈靜雯,同時也是受害者家屬,讓一邊想展開新生活的她,卻不時被黑暗漩渦捲入,身處在兩難之中。

陳妤從《植劇場》的《戀愛沙塵暴》中嶄露頭角,演出個性MAN爆的「林亦珊」,然而記者卻是在更早之前,就看到她的演出。當時還在念戲劇系的她,甄選上畢業公演的主角,不是那種夢幻公主、有著許多小矮人圍繞的浪漫劇情,她演出的是——孫悟空。

▲陳妤透露,選上畢業公演主角時,心情非常激動。(圖/記者林柏年攝,2019.04.01)

陳妤笑說,為了演出孫悟空這個角色,她花了一年準備,所以當要去面試「林亦珊」時,自然而然流露出一股「男孩子氣」,可以說是天時地利人和。她透露,其實一開始導演北村豐晴不想用她,「亦珊喔(指陳妤),外表看起來還好捏,但像魷魚絲,越嚼越香。」

面對如此堅強的《與惡》陣容,陳妤也坦言當時試鏡時,有聽聞許多厲害的演員都曾去試鏡,當得知選上後,更有種「一定要演好」的心情,她認為沒有演好,會辜負這麼多人對角色的期待。

▲劇中陳妤(左起)、檢場、謝瓊煖現身靈堂,向受害者家屬致歉。(圖/公視提供)

好奇問她,面對這麼多大咖演員,會不會很緊張?陳妤想一想說:「其實跟慷仁哥對戲壓力很大的,大家都以為我們合作過,會比較不緊張,但他會有一種『我跟你拚了』的感覺。」也說因為吳慷仁在《沙塵暴》中,演出她的哥哥,所以在《與惡》對戲時,眼神太有愛,讓吳慷仁直說:「妳不要把我當哥哥!」也讓陳妤自嘲「太菜了」!

陳妤也說,其實在劇中被賈靜雯罵,不太會走心,因為讀本時,賈靜雯就跟她說:「現在跟妳好聲好氣,之後就不是這樣囉。」但她也稱讚賈靜雯私下親切,會一直想對她散發愛心,更說被她罵,其實非常「開心」。

▲陳妤(右)演出賈靜雯下屬。(圖/catchplay提供)

除了演員,陳妤也坦言其實最怕的人是導演,認爲是自己的「剋星」。她說,「導演完全沒有罵我, 只是會一直提問題,而且會反覆問你,我是那種如果別人一直要我再講更深,我會更站不住腳的人。」

每當要跟導演討論的前一個晚上,陳妤都會反覆想好如何對應,但一碰到導演,就全忘光。她笑說:「我覺得我有跟導演接上線,我真的知道導演的意思,我被他逼出某種潛能。」最後連經紀人都看不下去,私下跟她說:「妳要準備要講什麼!」陳妤則無奈回應:「我準備一個晚上。」

陳妤也說,連私底下都非常懼怕導演,看到他時都會以僵硬的肢體動作打招呼,讓她笑說:「我每次都催過頭,導演一定覺得,我很像怪胎。」

▲陳妤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演出殺人犯的妹妹。(圖/記者林柏年攝,2019.04.01)

《與惡》劇本由金鐘編劇呂蒔媛執筆,陳妤也說劇本寫得太好,每看一次就哭一次。她提及在前兩集中,飾演媽媽的謝瓊煖帶她去改名,她本來以為正式演出時會大哭,沒想到卻是很壓抑的落淚,讓她頻頻認為自己演不好,導演林君陽則跟她說:「我說過了(意指沒問題)就是過了。」

陳妤回家後,認為角色「李大芝」在當下,應該不知道媽媽之後就躲起來,與她斷絕聯繫,在還沒發現「媽媽不要我了」之前,當然也就不會有所謂大哭的情緒,這才讓她放下心中重擔。

問她會不會在演出後,看自己的回放?她說:「不會欸,我會分心,我怕被自己醜到。」看得出來這個小女生,其實在某個程度上沒什麼自信,陳妤坦言:「我永遠沒辦法得到很具體的成就感。」

▲陳妤、謝瓊煖演出母女。(圖/公視提供)

雖然已經擁有金鐘獎的肯定,但陳妤其實還不覺得自己成為了「明星」,如果路上有人認出她,她還會驚訝地說:「好厲害!怎麼認得出來?」讓朋友都笑說她很誇張。

拿下金鐘獎,為何還得不到自信?她說,雖然得到的當下非常激動,但很快就回到正常生活,一邊看著很多很厲害的演員,可能因為沒有像她這麼幸運,就因此放棄演員之路,會讓她感到很難受,一邊說著、她還一邊比出誇張手勢說:「比我厲害的人還一大堆!所以我覺得自己沒有特別好。」

▲陳妤獲得金鐘獎「最佳新人」肯定。(圖/記者林柏年攝,2019.04.01)

出道短短幾年,不僅拿下金鐘獎、還有無數戲約,對於一個演員來說,其實可以被稱為人生勝利組,但對陳妤來說,她只是想好好體會每個角色,把握每次的演出機會。很害怕聽到稱讚的她,聽到記者最後讚美她:「我覺得妳演得很好!」她點點頭、輕輕微笑。記者想著,每一個真心地誇讚,都會是她未來充滿自信的最大來源。

▲陳妤演技動人。(圖/記者林柏年攝,2019.04.01)